无畏书库 > 都市青春 > 完蛋!在恋综被病娇前女友包围了 > 第200章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第200章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推荐阅读:归隐四年出世便无敌兽星双胎后,主脑强制配婚开局被赐毒酒,我夺暴君身体杀疯朝堂太玄剑尊天经九剑娇养小玫瑰系统让我当贤妻良母龙潜苍穹开局忽悠燃烧军团:为我征战诸天宠妾灭妻,和离后被暴君宠野了

    尽管方舟只在两年多前见过楚萱一次,可她留给自己的印象还是太深刻了。

    任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在会场里保持着一副优雅端庄姿态的妇人,私下里会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一个男大学生。

    是,方舟承认自己没钱,在物质上给不了楚歆然太多。

    可那时,自己也是真心喜欢着她的,哪里受得了那样的鄙夷和威胁。

    时过境迁,陈年旧事随着楚萱的出现,再一次浮现在方舟面前。

    当年受到的屈辱和歧视,当然没有办法对现在造成伤害了。

    但是楚萱留下来的不好相处的印象,终究还是落在了他心里。

    而一旁的楚歆然,见到方舟回头了,眼中划过一丝开心,但是又很快被阴霾盖住。

    他居然现在才发现自己。

    还有,刚才在角落的卡座里看到的那个他,并不是错觉对吧?

    他该不会是在故意躲着自己吧?

    楚歆然越想越难受,眼神也变得越发哀怨起来,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怨念,几乎要把身边的人都笼罩住。

    韩希也一眼扫到了那对母女,她有些意外,但是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

    以楚家的实力,这宴会当然是她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余光瞄到方舟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于是倾身过去问道:“怎么了?”

    方舟收回视线,摇摇头,没说什么。

    “没事,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如果可以的话,方舟不想直面楚萱。

    当年那件事情,多少还是自己实力不够才会受到威胁。

    现在两年过去了,他也不想见到这个曾对自己不友善的人,想起那段不愉快的过往。

    “应该还要一个小时左右,晚宴没有开始呢。”

    韩希看了看腕表,给出了一个时间。

    方舟点点头,知道这种场合韩希肯定是要拉拢合作的老板的,当然不能走太早。

    一个小时,也能接受了。

    二人默契地没有提身后那两人,只专心地看着台上的拍卖。

    楚歆然的失态,自然是被楚萱注意到了。

    她顺着女儿的视线看过去,只觉得前方有个年轻人的背影,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直到那个年轻人起身,拿起了手中的一个女款包包往后面走去,才看清楚他的正脸。

    楚萱眼睛微微一眯,认出了方舟。

    是他。

    难怪歆然这么失魂落魄,原来是看到了那个念念不忘的人。

    要说此刻对方舟恼火倒也没有,只是觉得替女儿感到心疼。

    那坐在他身边的女强人,一看就是很强势的人,以歆然这种柔弱的小白兔,是很难抢的过豺狼的。

    随后,她却听到女儿说了一句:“妈妈,我去一下厕所。”

    然后也起身离开了座位,但是她前往的方向,分明是那个男人那里。

    楚萱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难受得慌。

    这个女儿性子还是太倔了,遇到困难也完全不会退缩,反而迎难而上,殊不知,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不过她并没有出声。

    心疼就疼吧,撑过了这段时间,心死了就好了。

    这样才能凤凰涅盘,迎来新生。

    方舟是看到张芷茵终于回来了,过去给她送包包的。

    二人相视一笑,都没有说话,但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

    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

    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一个眼神,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张芷茵找了个位置坐下,方舟也正要回到韩希身边。

    忽然一个转身,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你没事吧...”

    回头一看,是楚歆然,说到一半的道歉也停住了。

    怎么是她?

    她刚才不是还好端端地坐在那里吗?

    怎么这会儿就到这边来了?

    而且,好巧不巧的是,她手上端着的一杯红酒也被方舟撞翻了,全倒在她自己身上。

    而衣服的主人公正用自己那双湿漉漉的圆眼盯着自己,里面装满了无尽的哀怨和化不开的忧愁。

    “我的衣服...”

    楚歆然扁了扁嘴唇,似乎很委屈的样子,那轻柔的语气又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心疼。

    方舟心头一梗,也看到了她身前被泅湿的布料,好大一块,十分难看。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多的衣服?”

    方舟脚一抬,就要往韩希那边走过去。

    她手眼通天,应该能在酒店里找到备用的衣服。

    刚刚抬脚跨出去一步,手臂就被楚歆然拉住了。

    “不用,我带了,在房间里,你陪我去吧。”

    楚歆然偏头,眼中流露出求助信号,想让方舟帮她挡一挡沿途的目光。

    方舟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撞到她的,而且酒店里这么多人,看到一个女孩身前的痕迹,应该会有不太友好的信号释放出来。

    于是他点头答应了。

    二人一前一后,顺着会场的最边缘离开了大厅,一路在酒店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另外一栋楼的住宿区。

    楚歆然按下五楼的电梯,隔绝了外面几人的视线之后,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不然回去我妈该说我了。”

    她独自嘟嘴呢喃着什么。

    方舟不禁有些想笑,她这么大的人了也会怕母亲说吗?

    不过也是,楚萱那么强势的人,肯定是会对楚歆然的方方面面都注意到的。

    “抱歉,这件衣服多少钱,我回去赔给你。”

    方舟知道,这种礼服一般都挺贵的,不过好在刚刚接受了韩希的聘用,他应该能支付得起。

    楚歆然没有搭话,只是在电梯到达之后,拿出了包里的卡刷开了房间大门。

    “我在外面等你吧。”

    方舟止步,礼貌地在外面等待。

    熟料,楚歆然却抬头,用那双红彤彤的眼睛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对我的厌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连跟我共处一室都觉得无法忍受?”

    方舟瞳孔微微放大,惊讶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又是这句‘有话跟你说。’

    乔思思也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方舟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逆反心理。

    为什么她们总觉得自己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呢?

    难道自己就活该被拿捏吗?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00211/455364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00211/455364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