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言情小说 > 我在古代打辅助 > 第四十三章 吃个饭

第四十三章 吃个饭

推荐阅读:综武之我不是完颜康混在古代当军阀七零大院来了个绝色大美人大明:五年狗县令,震惊朱屠夫长生天阙韩三千苏迎夏踏星魔门败类贵妃吐槽日常(清穿)在竞技场毁天灭地绝对搞错了什么

    可当沈存庚把人带到后山时,他又问四叔自己是不是给多了。

    沈长岁指了指捆扎好的一垛一垛菘蓝,道:“花花草草都是虚架子,这些扎好,扛下去装一车送走,咱们没亏。”

    “我还以为需要再找辆车,再往山下跑一趟,可实在太累了。”沈存庚话是这么说,却在四叔和赶车的扛菘蓝时,他也一起干。

    所以沈小叶经常说他,挺能干一小伙子,多长了一张嘴。

    等他和沈长岁拉回一大车菘蓝到家,已经过了午正二刻,赶车的老大不情愿的说:“你们装的东西也忒实在了些,我家老牛都累坏了。”

    “麻烦大哥了,都是乡里乡亲的,中午在家吃个饭。

    牛让我侄子牵到河边去喝个水,草料咱这河边多的是。”沈长岁很热情的送上一碗杂酱面条。

    虽然是高梁黄豆面的,但架不住是肉卤,赶车的大哥欢喜接过,午饭又能省几个大钱,赚了。

    他连吃两大碗后,不好意思再要第三碗,不想,沈小叶又给他端来一碗红糖鸡蛋水,“这咋好意思呢?”

    乡下待客,一碗红糖鸡蛋水真就是很顶格那种。

    沈长岁放下碗道:“大哥别客气,出门在外都是互相帮衬,今天要不是遇上您,就我叔侄两个一挑一挑的往山下扛,还不定扛到什么时候。”

    “是的呢大叔,今天可得谢谢您帮忙。”沈小叶还准备了面汤,她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赶车人一身染色不均的粗布青衣,背着圆顶宽沿草帽,脖子里挂着长布巾,右手腕比左手腕略粗,手上的老茧乃常年持鞭拉缰绳磨出来的。

    应该是常常给人运送货物之类的。

    在县城东边的七错渡口,就有很多这样的赶车人,他们除了农忙收两天粮食,其他时间都守在渡口给各个货船卸货。

    舅舅留人家吃饭,定是有什么想打听的。

    “不敢当不敢当,咱就是吃这碗饭的,往常千斤货送个百八十里,也不过几百文钱。

    你家的草虽然重,但离的近。”赶车人也实话实说,因为行情也确实如此。

    拉货的车马是按重量和路程长短计费的。

    沈小叶看一眼舅舅,见他点头才问,“这么说大叔对咱们县这方圆百十里地很熟悉。”

    “小大姐说到哪去,我闭着眼睛都能把车赶到。”赶车上一口灌下半碗糖水,毫气云干的说道。

    沈长岁接话道:“我们也不上哪儿去,就是想问问灵河哪些村镇的棉花好,想着买些便宜土布。

    您也知道,县城的布料好归好,可不是咱们穿的起的。”

    “是呢,我家一年四季的衣裳,都是孩子娘自己织的,然后找隔壁村的老牛家给上上色,穿着也不孬。

    你们瞧,我的衣裤是棉布,比什么丝啊缎啊的,吸汗耐穿。

    咱们乡下人又不能见天赏花吃酒写文章,耐穿才是正理。”赶车人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上知八仙过海,下晓山道行河,也算是这一行的行风。

    他瞟了眼院子里晾晒的布料说:“你们要是想做铺盖染色,可以找去灵河西南角,我们辛庄隔壁北曹庄的老牛家。

    不过老牛头只会染青布,也上了年岁眼花,他的儿子一心读书不学这个,现在染的布不如从前。”

    “原来大哥是辛庄的?我记得那边好些人家种棉花,一到初冬时节,好些棉花从渡口运走。”得益于有个以务实为本的先生,沈长岁跟着潘先生到七错渡口连续观察过半个月的民生,更因先生有教无类,他各村落同窗多,听过不少地方。

    赶车人连连点头,荷包蛋也顾不上吃了,“我家就种了好几亩棉田,一到摘收时节,就有客商到地头收棉花。

    那会儿,我一天光拉棉花也能顾住几口人一冬天的吃穿。”

    “是大叔勤快。”沈小叶认真的听着,适时插上句话。

    赶车人嘿嘿一笑,“庄稼人,可不得勤快才能过饱日子。”

    “大哥赶紧吃完,锅里的面又煮好了。”沈长岁看见大嫂招手让去端饭。

    “诶,别别别,饱了饱了。”赶车人哪好意思再吃一碗,他连三拐四吃完荷包蛋,喝完糖水道:“我也该回去了。”

    “面都下好了。”沈长岁把人按下,“我姓沈,九梨村的老少爷们都叫我岁哥儿,还不知大哥贵姓?”

    “大叔,蒜泥您自己浇。”沈小叶这边很快端了面过来,给赶车人碗里拨。

    赶车人伸手拿过碗:“够了够了,小大姐也快快吃饭。”

    “我在这儿听你们说话,可有意思了。

    大叔家种那么多棉花,只留少许织布怪可惜的。”沈小叶没说自己在他们回来前就吃过饭。

    现在家里还没吃饭的,估计就表哥一个人了,也不对,表哥牵牛去喂的时候,外婆塞给他一小坛肉米粥。

    她接着又说:“对了,大叔您贵姓?”

    “不贵不贵,大伙都叫我辛老九。”赶车人这会真觉得不好意思了,他说,“日后有用的着的,上七错渡口喊一声辛老九,我随叫随到。

    就沈小哥儿刚才说的布,其实我们原来有好些纺线织布,但比不上人家南方的密实平整,卖不上价。

    后头,就很少有人大批的织布。”

    “这么说还是有人织的。”

    “有,但没有挨边隔壁县的桐村多。”

    “桐村有织坊吗?”

    “那倒没有。”

    “辛大哥先吃,吃完咱们再说。”

    “嗯嗯嗯。”面真香,幸老九觉得自己还能再来两大碗,不过他碗里肉多,他也差不多吃饱了。

    过了会,面汤一喝,他说:“你要多少布,我给你回去问问数量和价钱。”

    都是常在外面混的,辛老九开始没过心,现在听话也听出了音。

    沈长岁抱拳:“麻烦大哥了,我想要三十匹白色棉布,粗细不论,但价格最好低一些。

    到时,还得劳烦您给送货过来。”

    “没问题,跑个腿儿的事。”他家那口子就能办到,辛老九起身道:“真得走了,下晌还得接活儿。”

    “行,那我就不留您了。小叶,找你表哥把牛送回来。”沈长岁送他出来,两人边走边聊着话。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01213/423088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01213/423088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