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都市青春 > 真少爷摆烂心死后,姐姐们都慌了 > 第170章 鼠鼠我呀,打算摊牌

第170章 鼠鼠我呀,打算摊牌

推荐阅读:快穿:美魅娇女主又生崽崽了乒坛大魔王山风微澜海贼:第一个伙伴是汤姆猫让你当检察官,你韩剧里当曹贼?神奇宝贝之武神降临穿越古代:从直播带货开始网游:神级刺客,我即是暗影!杨辰秦惜山村无敌战龙

    “小时候我因为不懂事,在妈因为渐冻症折磨去世的时候都没有陪伴在她身边,我曾经下定决心不会让这件事再次发生,结果我最重要的父亲生病一点都没有察觉,纠缠一些挥之不去的细节……学弟,我觉得自己真该死。”

    “学姐,这不能怪你,伯父谁都没有告诉,而且我看伯父还有能力掌控一个集团,说明他的抑郁症还是轻度的,我得过抑郁症,相信我,我知道这个病!”

    如果抑郁症抵达中度水平连生活自理都变得困难,更别提执掌沈氏集团继续发扬光大,只要轻度抑郁症可以通过药物控制,至于重度抑郁症……根本没有能力继续活下去,不被绑着捆着分分钟都会诞生厌世自杀的念头。

    “学弟,你得过抑郁症?你是不是治好了?”

    “……”

    看着沈疏棠充满期待的目光傅川只能味着良心说道:“中轻度抑郁症都是能够通过药物控制,治好,我就是个例子,学姐,我没有骗你。”

    这是傅川确诊抑郁症问过医生,上过百度搜查的结果,上辈子傅川是重度抑郁症,自杀好几次没有成功,最后车祸死亡解脱重生,回到这个全新健康的身体。

    傅川无法跟沈疏棠说他这般奇妙人生经历,重生一事太过玄乎,是老天爷的恩赐,他们能做的只有把握现在,面向未来!

    “可是……爸以前就表现出一些端倪,忘记母亲的东西,现在控制不住会发脾气,我担心爸的抑郁症加重,而且治疗抑郁症的副作用很大。”

    “学姐,凡事有得必有失,抑郁症的危害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恐怖,就算有副作用病人都必须按时吃药,才能控制抑郁症不更进一步,在我看来伯父现在的状态还处于药物控制的轻度抑郁症阶段,需要家人的关怀,学姐,跟伯父坦诚相待,多关心关心伯父吧。”

    傅川以一个得过抑郁症过来人的经验跟沈疏棠诉说着,患上抑郁症像是坠入无穷无尽的海洋,越发沉沦,无法自拔,只要有个人能够在最黑暗绝望的时候伸出援手,及时陪伴,还能够在海底稍微喘息一下。

    很多患上抑郁症或多或少都有基因,重大精神刺激有关,再多的陪伴都无法阻止由病情发生想去死的人,至少这是一种治疗方式。

    最重要的还是及时诉说,不要藏着憋着,自我内耗。

    沈疏棠感激地看着傅川:“学弟,谢谢你,听你诉说这些成熟的经验我本来难过,六神无主的心好受很多,你那段时间……还好吧?”

    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傅家患上抑郁症,沈疏棠一点都不意外,以前不知道沈山河患上抑郁症胡乱猜想沈疏棠就难受无比,要是沈疏棠代入傅川的位置,怕是早就难受得发疯。

    “重要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跟未来,现在我好好地坐在学姐面前,这是最重要的。”

    傅川冲着沈疏棠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

    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

    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属于傅川最大的难关已经过去了。

    现在该轮到沈疏棠。

    去解决这一切,才能迎来沈疏棠最大的幸福。

    不要再把难受跟悲伤留给自己,这样反而会让身边最重要的人担心不已。

    “谢谢你,学弟,如果没有你跟颖儿在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今我像是迷失在黑夜里的船只找到灯塔的方向,你的建议我收下了。”

    沈疏棠一扫刚才的悲伤,懵懂,趁着现在还有弥补,拯救的机会,沈疏棠不能一蹶不振,一直重复着错误

    ,重要的是沈疏棠还能够跟沈山河好好说清楚!表述彼此之间的心意!

    母亲的事情沈疏棠留下遗憾,无法修复,那是已经逝去之人,如今沈山河还活着,他们有很多机会!错误不去修复永远都是错误,没有正确的余地!

    沈疏棠已经振作起来,傅川不需要过多担心。

    俞颖儿一直躲在洗手间纠结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发信息去找傅川确定,眼下她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沈疏棠,只是想着傅川有办法才将傅川找过来。

    尽管俞颖儿不愿意承认,有些事情只有傅川才能做到,唉~原来没有所谓的重色轻友,傅川跟沈疏棠确实天生绝配,只有傅川才能救赎这位孤独高冷的校花。

    忽然间手机收到一条信息。

    沈疏棠:“谢谢你,颖儿,我会努力的/加油”

    俞颖儿:“糖糖你说清楚点,这样我根本不懂啊/黑人问号”

    沈疏棠:“鼠鼠我呀,打算摊牌啦~”

    ——

    囧,今天为什么胃疼?求礼物安慰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04773/455367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04773/455367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