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四七一章 白影铜钱怨镀满,血染红衣悔亦无

第一四七一章 白影铜钱怨镀满,血染红衣悔亦无

推荐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被凶兽忽悠去穿越开局就是在逃荒水浒话事人至尊八皇子我在古代打辅助都市超强仙尊太后别宠了,疯批暴君恃宠而骄都市之兽血沸腾觉醒后小师妹拿稳女主剧本乡野小傻医

    “几位!”

    玉京城上,龙融界化作缕缕白烟,纳入了徐小受躯体之中。

    伴随龙杏枝条的收回,对面打得热火朝天的鱼老、方问心和梅巳人,同时停下了动作,循声望去。

    城内众人视线不再受阻,再行看去时,战局中只有徐小受赫赫一身黑衣醒目。

    至于璇玑殿主,难觅其踪。

    “道璇玑,已被我斩于剑下!”

    “三位都是我尊敬的前辈,这一战胜负已分,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徐小受风轻云淡说完收剑。

    藏苦跟蛇一样嘤嘤盘上了他的胳膊,意犹未尽。

    三圣闻声,齐齐一怔。

    结束了?

    南城墙上,鱼知温恍神过后,快速伸出双手抓向眼前。

    她分明已经抓住了一些温度。

    急急转身过去后,身后却空无一人。

    星瞳一路向北,看到的,亦只有漫天萧瑟的飞雪。

    “师尊,死了……”

    鱼知温垂下脑袋,目光复杂地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像是遗失了什么珍贵,心头也空落落的。

    玉京城内,陡生喧哗:

    “璇玑殿主死了?”

    “不可能,她才刚上任啊!”

    “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有烧死自己的?”

    “她是半圣!半圣不是有很多手段可以反抗的吗,纵然她一时落了下风……半圣,是杀不死的啊!”

    半圣确实遥不可及。

    于常人而言,就是这个世界战力的峰值了。

    但半圣还真不是杀不死的,这点在虚空岛上,就被验证过了不下数回。

    “受爷他,斩过的可不止一圣了……”

    玉京城沸腾过后,当着一声出,那股茂烈的火如是被浇灭了般,一下变得无比安静。

    不知是谁第一个忆起来了,幽幽出声道:

    “我记得,上一个七剑枭首圣神殿堂殿主的,也是……七剑仙?”

    这一句有如烈火燎原,一下又将城内的死寂焚烧殆尽。

    “侑荼!”

    “你这么一说,受爷当下此举,不正跟上一届七剑仙的那个侑荼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时候,侑荼还老,老殿主也老,现在受爷年轻,璇玑殿主……”

    “璇玑殿主,却不年轻!”

    玉京城的隔音阵法,早被徐小受一手掏空。

    当城内的沸议传到天上来,传进圣神殿堂三圣的耳里时,鱼、方、仲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虽然打从心底不愿意去承认,徐小受区区一介青年辈,能做到如此。

    甚至都可以拿来跟侑荼相比了!

    但好似,事实正是……

    在他的同龄人还在求道寻路之时,他已将天赋和潜力兑现,超越了时代,走到了老一辈之前!

    “怎么说?”

    鱼老头一偏,望向了方问心。

    他并没有去试图征求仲元子的想法,没这个必要。

    方问心沉沉一叹,压下了一切波澜,缓缓摇起了头。

    “吼!”

    鬼兽贪神,适时从天边黑洞中蹿出。

    它的身上,隐隐多了些时间的味道!

    鱼老一侧首,顿时就知晓了方问心的选择为何。

    不论道璇玑是生是死,是败是退,老一辈的红衣不能离开战场。

    因为贪神还在,鬼兽还在!

    红衣诞生的初衷,是为了维护世界秩序,扫除可能为祸人间的异次元鬼兽,匡扶真正的正义。

    哪怕迄今,坚守此道者少了。

    有的人走着走着,走到了高层去,便忘记了初心……

    方问心不曾。

    白影铜钱怨镀满,血染红衣悔亦无。

    ……

    “趴下!”

    徐小受见到频频出来坏事的贪神,不由都生气,一脚轰踹过去。

    时间,仿若一错。

    贪神分明没有躲过这极速的一击,徐小受却感觉踹中了空气。

    一转头,贪神九尾,携各般力量,乃至是祖源之力,轰在了玉京城的璇玑大阵上。

    “嗡!”

    无人操纵的大阵,顿时摇摇欲坠。

    贪神不满于此,向天一探头,猛扑而去。

    “哇!!!”

    被拘在高空之中,如风筝一般看完了全场的叶小天,顿时发出一声怪叫。

    他一错身,险而又险从贪神的獠牙下避开。

    时间,忽而又一错。

    叶小天分明是避开了,可贪神的嘴,似乎咬在了他规避之前。

    舌头裹携一切,黑暗席卷所有。

    “救我!”

    贪神的嘴里头,传来了叶小天歇斯底里的闷喊声:“徐小受,我刚才就想说了,你能不能先把本圣救出来再打!”

    徐小受微微心凛。

    贪神给鱼老一脚踹到时间碎流里去,竟吃出来了些时间的运用之法?

    这简直没天理了!

    再耽搁下去,怕是老天爷来了,都收不了它!

    可刚欲动,对面方问心已摸上了腰间铜钱,足足九枚尽数一抛,悬于他身前虚空。

    “振!”

    噔噔噔……

    九枚血影铜钱一字排开,如被人轻抚而过,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那古怪振动频率由浅入深,最后演化成十分高亢而怪异的音调。

    “噫——”

    直至肉耳完全听不见!

    霎时间,玉京城内外,街道上的积雪、桂杏上的树叶、空气中的尘埃……同时振动。

    如蝴蝶振翅一般,不过转瞬之息,天地发出不堪重负的一声巨响。

    “隆!”

    贪神方欲吞下人型空间圣药,忽而浑身毛发如电击般乍起,九尾笔挺如枪悬天而翘。

    “嗷……”

    它胃部一阵痉挛,便呕出了无数刚吞下不久的空间、时间风暴,以及一个染上了腥臭涎液的白发道童叶小天。

    “鱼老!”

    方问心一侧眸。

    鱼老心有灵犀点头后,杀气四溢般的目光望向徐小受,然没有出手针对。

    只是一晃,鱼老身形消失当场。

    “呜——”

    悠扬鲲吟声起。

    这一刻,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没有人见到此前伴随鲲吟而起的水幕和鲲影,但城内外上下众人,此刻无不毛孔舒张,齐齐陷入呆滞状态。

    “受到控制,被动值,+1。”

    徐小受只是慢了一步,精神受控,这触发了“精神觉醒”。

    当反应过来时,方问心不知何时,已跳到了贪神的上空。

    他身周飞速旋绕九枚血影铜钱,双目合闭,嘴里念念有词,忽而一口精血喷出,洒在身周铜钱之上。

    “万鬼摄魂,敕!”

    一声喝出,天穹当即失色。

    众人清醒回来再看去时,只见方问心身后高空,多了数以万计的鬼兽虚影。

    这些鬼兽遥遥张力,合作一只虚幻空透的鬼气大手,抚向贪神头颅,试图抽离它的神魂。

    鬼兽之中,有狮虎,有龙蟒,有树怪,有精灵……

    有的具备实体,同人类认知中的生物能牵扯上一些联系。

    有的直接是元素态,或是音波状,亦或是一团稀奇古怪的七彩颜色……

    凡所应有,无所不有!

    凡所不应有,血影铜钱也有!

    成千上万的鬼兽虚影压来,世界如同镜面要被压碎——这一幕和虚空岛内岛将出,何其相似?

    “鬼兽……”

    “全是鬼兽!”

    那触目惊心的画面太过惊悚。

    玉京城内有人抵抗不住压迫感十足的鬼兽之力,一下晕厥。

    “住……”

    徐小受本欲阻止。

    看得出来,方问心释放出了血影铜钱里的所有鬼兽。

    他的用意,许是想将贪神同那些鬼兽一般,以异能武器镇之。

    然第一眼看去,画面是惊悚;

    第二眼看去时,徐小受瞧见了更多!

    那漫天的鬼兽精魂,除了对外肆虐鬼气、怨气滔天外……

    一旦有转眸对上方问心者,竟能看到一些感激!

    “感激?”

    某一刻,徐小受以为自己眼花了。

    被镇压在血影铜钱里的鬼兽精魂,对镇压者方问心,产生了感激?

    这是一种什么变态心理?

    但他并不蠢,同时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和直觉,当即想到了更深处……

    ……

    “刷。”

    鱼老出现在了贪神的前头,遥遥对上了徐小受,似乎只要后者稍有异动,他就敢一脚踹来。

    徐小受闪身而去,却没有出现在贪神面前,而是来到了院长大人身边。

    他好奇了。

    他想看看,具备了空间、时间、彻神念、祖源之力等能力的贪神,方问心是否镇压得下。

    他更想验证一番自己的猜想——于方问心,于虚影铜钱,乃至是于初代红衣的一点猜想!

    “嗒。”

    伸手搭在禁武令上。

    叶小天此刻身上布满了几十枚禁武令,似乎他比魁雷汉还要厉害。

    “呵呵,如何?”

    这位空间奥义半圣脸上带着几分尴尬。

    但他是极强的……强行挤出来一副“你小子终于成长了,不枉本院长千里迢迢来救你”的表情,看着这位天桑灵宫外院大弟子。

    徐小受没有说话,静静感受着禁武令的力量。

    他快速读出了内里的“禁法之力”、精纯无比的“神性之力”、和封于谨能力十分类似的“封印之力”,以及多种不认识但也臻至圣帝层级的特殊力量……

    这些个力量杂糅交错,又泾渭分明,像是融合到了一块去,但各还有各的想法与智慧的“缝合人”。

    “正常情况下,无解。”

    徐小受抬眸,认真地看向院长大人,并没有开口解释禁武令的存在有多么高级和特殊,只给出了结论。

    叶小天头一甩,用一种春风和煦般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的,我就喜欢不正常的方式……”

    “那会有点痛。”

    “啊?”

    叶小天才一怔,才刚心生起不妙预感。

    便见徐小受如化身贪神,俯身而来后,对着自己脖子上的禁武令,嗑药般猛一嘬。

    “嘶!!!”

    禁武令猛地亮起高光。

    天地间的道则之力、元素之力,通通消失。

    连过程都无,全被徐小受的“呼吸之法”纳入气海和身体。

    “轰!”

    叶小天身前炸出了狂暴的毁灭性能量。

    那是禁武令这般介质被破坏,里头各种圣帝层次力量紊乱所致。

    “卧……”

    叶小天面色大变。

    爆破甚至还没炸死他,那陡升的高温,几乎要将毫无灵元防御的他给烤成无袖·赤焦叶!

    所幸成就半圣,肉身洗尽铅华,有了质的飞跃。

    藉此短暂之时,徐小受背后大快朵颐一开,配合呼吸之法,将那股毁灭性能量一把吞入腹中。

    “烫!”

    叶小天惊声尖叫。

    他刚想痛斥一番徐小受此举,忽见吞下禁武令紊乱能量的徐小受,身形陡然一臌胀。

    “咔!”

    他的圣体发出龟裂之音。

    他身上还裂开了道道裂纹。

    他散发出了焦烂的味道,同时还有些淡淡的生命清香……

    叶小天看得沉默。

    徐小受的肉身强度有多可怕,他自然知晓。

    这家伙的解救方式固然很搞,看上去也十分粗暴,但竟需在不声不响间承受了可能是“爆体之痛”的痛楚!

    相较而下……

    自己只是烫了一下,便叫苦不迭,简直有失半圣尊严。

    “辛苦了。”

    叶小天鼻子一酸,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徐小受是个懂得回报的人。

    “呼。”

    吸下那般狂暴力量,徐小受感觉龙珠都快被填满了。

    而叶小天身上的禁武令,还有三十多枚……

    他没有说话,给了热泪盈眶的院长大人呵了一口生命灵气,继续开始解救动作。

    “轰!”

    “轰!”

    “轰……”

    ……

    高空轰鸣不断。

    玉京城内的人看得头皮发麻,总感觉这是风暴降临的前奏。

    但场内人没这么想。

    正如徐小受、梅巳人等,都没有破坏方问心的镇压鬼兽之举一般,鱼老静静望着远处那小子为解叶小天之困局,大吞爆破能量,吞得遍体鳞伤。

    他颇为动容。

    这年轻人,是有些可取之处的。

    至少他为了自己人,真能拼命!

    瞥向了南城墙上的乖乖小鱼,她的身后已悄然消失了徐小受的踪影,鱼老也就放过了此前那点小芥蒂。

    双方似乎都很有默契。

    彼此都不想打断彼此。

    鱼老作为局外人都看得感动的同时,徐小受也在痛并快乐地吸收着营养……

    “被动之拳(蓄力值:25.38%)。”

    “被动之拳(蓄力值:31.66%)。”

    “被动之拳(蓄力值:52.43%)。”

    “……”

    “被动之拳(蓄力值:93.79%)。”

    继虚空岛一役、自肉身强度起来过后,徐小受基本没怎么受过大伤了。

    为数不多能伤到自己的,还属圣帝北槐。

    但那家伙修的是神魂之道,实际在进攻的,还是圣帝麒麟。

    因此,较之于幻灭一指的蓄力值涨幅,被动之拳的,那是慢了太多、太多。

    这一次,徐小受足足吃了个饱!

    当将叶小天身上三十多枚禁武令全吃掉的时候,他再看向了自己的那两大特殊被动技:

    “幻灭一指(蓄力值:91.09%)。”

    “被动之拳(蓄力值:108.86%)。”

    徐小受看沉默了。

    幻灭一指的蓄力值,是观战神亦大战北槐时,借助北槐圣帝级神魂之力的影响,偷偷刷的。

    这已突破了极限,超越了射杀饶妖妖神魂之时的峰值,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

    而现在,以肉身硬生生抗下三十多枚禁武令的爆破能量后,被动之拳破了百分百……

    还能破百分百?

    86.34%的幻灭一指,饶妖妖吃中后,都只能靠灵剑主动兵解而苟活残念,继而伏诛。

    那这破了极限的被动之拳……

    道璇玑本体接得住么?

    圣帝本体,接得住么?

    要是双管齐下,左边被动之拳,右边幻灭一指……八尊谙、魁雷汉、道穹苍等,接得住么?

    “感谢,感谢。”

    身前,如蒙大赦的叶小天一边适应着重新归来的力量,一边不住道谢。

    徐小受表现得一脸虚弱,不住摆手,什么都没有说。

    “我知道、我记得,以后有难,尽管喊我!”叶小天拍着胸脯保证完……

    徐小受,满血复活!

    杀不死的,只会让我变得更强!

    他此刻心情,就像是给纹上了左青龙、右白虎,豪气莫名,试战天骄。

    横眼向后。

    方问心以十大异能武器催使的共振之力,直接越过时间与空间的阻隔,控得贪神颤颤巍巍,神智不爽。

    而他身后的万鬼摄魂化作的大手,鬼气呼啸间,强行抽取贪神神魂已然过半。

    双方,还在对峙之中!

    贪神分明没有吞过对抗神魂之法的力量。

    否则,血影铜钱万鬼摄魂之术,大概率没能这么简单让它无从应对。

    “方老前辈!”

    徐小受救下叶小天,在鱼老警惕的目光下,遥遥看向了方问心。

    “你想做什么?”

    鱼老有些后悔了。

    这家伙打破了君子默契,救完人后,还想干涉鬼兽之事?

    “仲元子!”

    他一唤仲老,没唤动,赶忙抛出钓竿将那个蓬蓬爆炸头钓到身前来。

    “徐小受,你最好安分点!”

    捏着爆炸头,就像是捏着一个大杀器,鱼老开口威胁。

    徐小受却是摆手一笑,并没有试图上前,只轻声开口道:

    “方老前辈,我不出手,只问您一个问题。”

    场内城外,所有人闻声,好奇心顿起。

    鬼兽贪神是徐小受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不制止方问心的“恶举”,又是想搞什么幺蛾子?

    “不要听。”

    鱼老反应极速,传音给了方问心。

    徐小受这句话,比他出手还让人感到可怕。

    方问心犹豫了一下,没有封闭六感,手上压制贪神的动作不变,偏头看向了那个年轻人。

    他对徐小受,其实没有太大的反感。

    乃至于他对梅巳人、叶小天等,其实都略有好感,因为这些人说到底只是为了压制鬼兽而来。

    “说。”

    方问心这话一出,鱼老暗自叹气,感觉大势已去,却无力制止,只能看回徐小受。

    他其实也挺好奇。

    如果不出手,徐小受怎么才能左右方问心之心——初代红衣意志之坚定,那是海枯石烂无法更改!

    “吼吼吼……”

    徐小受没有理会痛苦疯吟的贪神。

    目光一扫,他扫向了血影铜钱唤出来的那上万鬼兽精魂。

    这是初代红衣方问心的勋章,是他的盖世战绩,是他斩过的一条条活生生的生命!

    它们死了。

    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活了下来。

    刷刷刷!

    脑海里掠过小红衣路轲,掠过斩道但有太虚之力“浩然正气”的守夜,还掠过太多太多此前有过的思考与问题……

    徐小受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波澜,当着玉京城上千万人的面,扬声而道:

    “方老前辈,我只问你!”

    “救赎鬼兽之路,倘万众背离,亲朋相弃,只能以一人一肩,负重前行……这个人,他不累吗?”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0665/372990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0665/372990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