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穿越历史 > 顽贼 > 第一章 鱼河堡

第一章 鱼河堡

推荐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被凶兽忽悠去穿越开局就是在逃荒水浒话事人至尊八皇子我在古代打辅助都市超强仙尊太后别宠了,疯批暴君恃宠而骄都市之兽血沸腾觉醒后小师妹拿稳女主剧本乡野小傻医

    刘承宗焦躁地蹚进浅浅的无定河,撩起带绒毛的红色甲裙下摆,蹲下身子用颤抖的手把水囊按进河里。

    二月里结着冰花的河水冰凉刺骨,灌进喉咙更让人冷到牙根发酸,紧跟着仿佛整个喉咙都被攥住。

    他起身后退几步眯起眼睛,视线越过对岸干涸河床与枯草,看向更远处层峦起伏的荒山秃岭。

    旱灾让陕北变了模样。

    过了半晌,腹中饥饿带来的心慌稍轻,他才按着腰间雁翎刀柄,一脚深一脚浅地踩着干裂沙堆河床走向官道。

    官道旁枯树拴着匹蒙古杂花马。

    马儿很乖,就是有点瘦显得脑袋巨大,几个月前长长的刘海儿还是白色的,名字也还叫三膘。

    不过后来它主人发神经,用红硃染料把刘海儿成赤色,名也改了,叫红旗。

    红旗身上背负不少东西,辔头鞍鞯自不必说,马臀左边挂弓箭、右边还别了两只大雁。

    大雁下边是条精瘦的黑毛陕西细犬,跟红旗的命运一样,从前它苍彪,后来改成了小钻风。

    小钻风浑身毛发湿漉漉的刺炸着,冻得浑身发抖还不忘鼻子翕动去嗅大雁的味道,清澈口水顺着嘴边在地上淌成一滩。

    刘承宗有问题。

    他有两份记忆。

    就在不久前,一场高烧过后,脑海中除过去十八年记忆外,多了份来自四百年后的记忆。

    两份记忆相互交织,矛盾的很,严重影响正常生活。

    就说这坐骑吧。

    从前他看见这黑毛蒙古马,第一反应是亲切的唤上一声三膘,添上把草料。

    现在给小马儿染了头红毛不说,看见就要叫红旗,甚至还想给它挂个发动机。

    刘承宗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猜测可能那份记忆的主人魂魄都被他吞了……因为他确实很饿,一连数月没吃饱过,别说有个魂在脑子里,就算有只鬼在面前,弄不好都叫他吃了。

    他现在很喜欢没事就找个地方安静坐着,回忆脑中四百年后光怪陆离的世界,学学奇怪的新知识,甚至还想过去体验体验不用挨饿的生活。

    可惜每次做完白日梦,还是要回到旱灾肆虐的陕北。

    属于边军马兵的直缝牛皮靴踏在龟裂的黄土地上,远处失修坍塌半壁的民宅与用土坯糊上窑洞让官道显得分外荒凉。

    枯死的老榆树没了树皮,仍旧执拗地立在地上,断掉的枝桠落了满地也没人捡拾。

    刘承宗撒了缰绳,穿过官道走到道旁倒塌的民宅外拾了块大土砖,在封死的窑洞土坯砸出豁口,透着黄昏的光向窑洞里望着,钻了进去。

    不一会,先向外面拿出个陶水罐,罐里放着半根蜡烛、一条麻绳、还有块黑乎乎的磨刀石。

    等他从窟窿爬出来,后腰别了只脏兮兮的水瓢、肋下还夹了尊祖宗牌位。

    至于最值钱的物件则被他拿在手上用块灰布包着,是副镜面擦不干净的铜镜。

    刘承宗边朝路对面的大榆树走,口中边念念有词:“估计你们子孙不回来了,让我刘狮子把你们带到鱼河堡去,省的叫流贼回头拿你们烧火。”

    他不是乞丐也不是强盗,有秀才功名和一份令人羡慕的正经工作。

    国家现役边防军,隶属大明北方九大边防军区之一的延绥镇,直属长官是鱼河堡守备贺人龙。

    职位为家丁选锋,习武六年、从军一年半,骑嘶风快马、开百斤强弓,精锐中的精锐。

    可再精锐,也敌不过朝廷不发军饷。

    鱼河堡已经不能活人了,这里越过长城去塞外蒙古比去延安府还近,对旱灾毫无抵抗能力。

    去年堡外军屯田的庄稼苗饶是细心灌溉仍被大面积晒死,种地的百姓不是上吊就是舍了田地向南逃荒。

    老榆树扛过干旱,却没躲过乞活的饥民,树皮被扒得干干净净,留下光秃秃没有水分的树干,很快就枯死了。

    “可惜了。”

    站在这颗老榆树下,刘承宗抬头望着一丁点新芽都没生出来的树枝,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牵马向前走。

    鱼河堡不远了,天边的火烧云映着远处城堡的阴影轮廓,如果这颗树还活着,再过一个月就是伴着白面吃榆钱窝头的好时节。

    可惜,不是可惜这棵树死了,树虽死,但素未谋面吃下树皮的人能活。

    他可惜的是鱼河堡里既没白面也没有榆钱,只有四百多个饥肠辘辘的边军,和仅够他们一月半饱的小米。

    眼看着开春要招募流民把那一百四十五顷军屯田种出来,却一没种子二没牛。

    今年的军屯田荒上大半,板上钉钉。

    地荒了不奇怪,刘承宗在这当了一年多的兵,种地的百姓换了两茬,人一次比一次少。

    天启七年,他跟兄长从延安府武举乡试的考场上被撵出来,被担任副考官的贺人龙募来当家丁,到鱼河堡正赶上当年军屯百姓大举向关中逃难。

    农夫辛苦一年,收的粮食还没撒到地里的种子多,不走还能怎样呢?

    到去年开春,从山里来的另一批流民,又辛辛苦苦忙活一年,到头来还是老样子,同样不是往南去逃荒,就是进东山做了匪。

    这年月的陕北不缺地。

    陕北田土贫瘠,要广种薄收,小米种一斗收七斗就是高手,鱼河堡的军屯田多、要人耕种,百姓只要愿意来,这就有大量的地给他去种。

    但这片十年九旱的土地留不住人。

    鱼河堡也留不住人。

    被贺人龙招募时说好了家丁是双饷双粮,月饷白银一两五钱、月粮小米两石。

    石是容积单位,小米粒子小,两石有近三百斤。

    再加上白银一两五钱的月饷,陕西流通的白银少,官府的一条鞭法规定百姓交税都要用银,所以这是硬通货,搁在夏秋两季交税时一两银换三石米都不难。

    极好的待遇。

    刘承宗的举人父亲两年前是延安府从九品的税官,那可是正经的朝廷命官,月俸也就才五石米。

    但是吧,他这军饷跟未来记忆里满大街招聘月薪一千二到两万一样,后头那个不算数。

    实际上给老朱家戍边十五个月,秋防还取了套虏首级,可朝廷的口粮发不足就算了,军饷和赏银也欠着不给发。

    一百多斤小米不光要吃,盐、菜、酱、布料,一切吃穿用度都要拿粮食来换,剩下的自己吃都不够,还要想办法养活战马红旗和猎犬小钻风,压力大的很。

    如今朱家皇帝已经欠了他白银六十二两五钱,合官兑通宝四万三千七百五十文。

    这才让刘承宗借着出来打猎的机会钻钻没人住的破房子,淘点东西补贴家用。

    提出来一陶罐废品让刘承宗心情大好,拍着红旗满足的乐道:“大脑袋,你夜里草料有着落了!”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147/370584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147/370584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