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科幻科技 > 灵境行者 > 第九十九章 各自的恐惧(7000)

第九十九章 各自的恐惧(7000)

推荐阅读:我在隋唐收集词条,无敌天下白篱梦偏执!疯批!真千金是朵黑莲花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我在异界有座城暴富全星际从种菜开始北宋:我成了赵佶末世之人类变小了生活随想随思记空间国库都在手,区区流放算个球

    “这小子还真被冥婚队伍给抢了?之前的冥婚队伍是夏侯傲天心里阴影的映射,特地来接他的?”

    张元清站在壁画前,啧啧称奇。

    最可怕最牢固的幻境,永远是根据目标内心深处恐惧事物进行编织。

    浓眉大眼的夏侯傲天,竟然对冥婚有心理阴影?

    不,不一定是冥婚,而是不幸福的婚姻,或者是鬼一样可怕妻子。

    或者是父母的婚姻不幸福让他从小产生了心理阴影响。

    内心深处浮想联翩之际,壁画发生了变化响,两名纸人上前摁住新郎的脑袋,强迫他拜堂成亲。

    又有一名纸人上前,按在新娘肩膀使其躬身跪拜。

    新娘盖头下的脑袋滚落,“咕噜噜”滚到新郎面前,那颗脑袋腐烂严重,即便涂抹白粉,也掩盖不了溃烂皮肉。

    新娘的双眼是疹人的白瞳,直勾勾的盯着新郎,眼眶流下两行黑色血泪。

    内壁画里新郎吓的开始翻白眼了,身子筛糠般的抖动。。

    不好,他要吓出问题来了!张元清见状,连忙提笔,在壁画里绘出一道道闪电。

    充满毁灭气息银白闪电降临把堂内的怨灵邪祟蒸发干净的只剩惊魂未定的新郎,他惶恐的左顾右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突然,大堂的门敞开,一群身穿血色喜服的纸人,扶着新娘走了进来。

    新娘穿着绣鞋,的脚不着地,是飘着的拜堂成亲重新开始。

    “强行破坏救不出夏候傲天地,最多在危机关头,替他化解一下恐惧。”张元清摸起下巴,皱眉思考。

    任由幻境发展下去,夏候傲天要么经被自己内心的恐惧活活吓死,要幻境么死于鬼新娘之手。

    就是这样,虽然是假的,但同样致命,利用目标内心的恐惧编织幻境,无声无息把人杀死在幻境中,是幻术师最喜欢做的事。

    这种时候,指望夏侯傲天自己克服阴影,战胜恐惧是不可能的。

    内心恐惧之物,这么容易克服的话,就不会变成阴影了。

    张元清心里一动,借助上一幅壁画的经验,用毛笔勾勒出一个画风简约的火柴人。

    火柴人(新郎)融入壁画糖,变成身穿喜服的新郎。

    既然无法打断,那就让虚幻新郎代替夏侯傲天完成喜事。

    然而,新郎刚一出现,堂内纸人清身躯不动,脖子僵硬的扭动九十度呆滞又阴森面孔,齐刷刷的看向假新郎。

    假新郎身躯扭曲,模样突变,变成了一具纸人,默默加入队伍。

    “拒绝假新郎代替自己?哪怕是鬼新娘,也不容许机配角占有?”

    身为顶尖幻术师的张元清,解读出夏侯傲天的心理变化,忍不住吐槽起来。

    编织幻术的核心,其实是迎合目标,认识目标了解目标,然后杀死目标。

    一些和目标性格完全不符的东西,哪怕强行编织出来,最终也会以失败告终。

    壁画是根据夏侯傲天内心的恐惧编织,他是破局者,不但要对付幻境,还要对付夏侯傲天。

    壁画中新娘的脑袋再次掉落,滚到新郎夏侯傲天面前。

    张元清连忙在新娘脑袋上画了一笔,幻化出盖头,遮挡住可怕脑袋,没让新郎看见,替他消弭了最惊悚的画面。

    不能,让他继续沉浸在冥婚幻境里,试试用恐惧击败恐惧。

    “记得夏侯傲天说过,他向家族贷款了一百年都换不清的材料。”张元清改变思路,提笔在壁画里勾勒起来一个新火柴人勾勒完毕,在壁画中化成夏侯家主的模样。

    他满意收笔,默默看着壁画的发展。

    堂内的夏侯家主从怀里掏出账本,大声道:“夏侯傲天然你向家族贷款的钱还没还清,谁允许你成亲的?还不清债务,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妻生子,乖乖给夏侯家当牛做马。”

    原本满脸惊恐的新郎,闻言,突然变得面如死灰,不再抗拒成亲,与鬼新娘完成了一拜高堂。

    呃,好像把主角的求生欲给打垮了候!张元清有些尴尬。

    “这就麻烦了啊!”

    破解幻境是技术活,就像剑客的剑术,苦练剑术的剑客,会比一般的剑客强大。

    灵境赋予的是最基础的天赋,保证了下限,至于天花板有多高,得看个人修行。

    张元清毕竟是半路出家,获得幻神心脏不过三四个月,纯技术方面,不如那些资深的虚无者。

    当然,给他反复尝试,破解幻境肯定不难,只是,如果在夏侯傲天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死,其他人的安危就无法保证了。

    而选择救其他人,灵体强度最差夏侯傲天六,多半凶多吉少。

    张元清皱眉思索几秒,想到了办法,张口吐出道太阴之气。

    身躯如同黑烟凝聚,只有脑袋是真实的六苌老现身,躬身行礼:“主人!”

    张元清颇有威严的颔首,指着身前的壁画“我的队友陷入幻境中了,编织幻境的存在,位格极高,我无法强行带人出来,需要你帮忙破解幻境。”

    秀美的六苌老蹙眉道:“主人,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柄,连您都无法破解,何况是我。”

    张元清保持着威严姿态:“我只是想听取一下你的意见。”

    六苌老顿时懂了。

    主人遇到了技术上用难关,需要她的帮助。

    她当即将目光投向壁画。

    此时,夏侯傲天已经完成拜堂,被纸人带着前往后院。

    后院是一片荒芜,有一座老坟,一座新坟。新坟刚挖掘好,旁边摆着一具黑色棺材,棺材盖敞开,内部空空如也,这口棺材显然是为夏侯傲天准备的。

    六恭老诧异道“他为何不反抗?”

    以心中恐惧之物编织的幻境,怎么如此平静,任由纸人施为。

    张元清板着脸“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六苌老便不敢多问,语速极快,道“他的灵体深陷幻境之中,对自己被鬼怪纠缠深信不疑,此类情况,需要在幻境中给予暗示,唤醒他的自我。”

    张元清忙问“怎么唤醒自我?”

    苌老说道“就像一场真实的梦境,梦境中的人念头是单一的,不会去想自己到底有多强,区区恶灵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所以,我们要让他想起自己究竟是谁,让他想起自己有多强大。自我认识复苏,幻境就不攻自破。”

    “至于该怎么样给予暗示,由就得根据他的性格、习惯物、喜好等方面进行研究。”

    刚才我幻化出的夏侯家主,已经喊出“夏侯傲天”名字,但没有作用!我也不知道夏侯傲天的真名

    常用的灵境id都不管用,现实里的一些人际关系信息,更不可能喊醒他。

    “根据喜好、习惯和性格来定”?张元清念头飞转,打算赌一把。

    他真提笔在墙上勾勒出一张张纸钱,令其飘满荒芜的后宅,纷纷杨扬的落在地上,落入棺材,落在夏侯傲天和纸人身遇上。

    每一张纸钱上都写着某些信息。

    此时,夏侯傲天吧经躺进了棺材,一名纸人高举木槌和木钉,穿透他的腹部,把他狠狠钉在棺材里。

    疼痛让夏侯傲天脸庞变得扭曲,拼命挣扎,想要逃离,却被纸人们死死按住。

    纷纷扬扬的纸钱飘落在他脸上,上面写着“我乃夏候傲天,当横扫世间一切敌人。”

    壁画里的他表情明显一愣,出现呆滞。

    越来越多的纸钱酒落,每一张纸钱上都写着一行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天不生我夏侯做天,学士万古如苌夜”、“夏侯傲天龙王归来”、“主角是怎样练成的”“半神老祖也要臣服我”“摊牌了,我就是夏侯傲天”

    夏侯傲天怔怔地看着这,些纸钱,陷入迷茫,陷入她困惑,陷入思考。

    当纸人钉死他四肢,准备将最后一根木钉敲入胸膛,夏侯傲天眼里的迷茫和困惑尽退。

    他的眉心浮现丹炉印记,眼中喷涌出璀璨的火焰。周围纸人瞬间被引燃,三色火焰潮水般铺开,点燃了棺材、荒地和坟茔,点燃了老宅。

    壁画中燃起熊熊大火,紧接着,水波般荡漾,夏侯傲天从墙壁中踏出,他昂首挺胸,脾来睨自雄,颇有做天大帝的气势。

    张元清松了口气题,针对性格的话,他能想出的就只有这招了。

    让自负的夏侯傲天醒悟,自己是主角,既然是主角,又怎会惧区区冥婚?

    如果这招还不行张元清就尝试解除幻神心脏口部分封印,强行破解幻境,只是这样一来,也许副本里最可怕就不是boss,而是他了。

    “呦,你居然比我更早走出幻境?也是,你毕竟是日游神和虚无者双职业。”夏侯傲天昂起下巴,“而我虽然不精通幻术,但身为主角,区区幻境能奈我何。”

    张元清淡淡道:“我乃夏侯傲天慨,当橫扫世间一切敌是吧。”

    夏侯傲天一愣。

    张元清扫他一眼,又道:“天不生我夏侯傲天,学土万古如苌夜。”

    夏侯傲天不复刚才的傲气,惊疑不定“你怎么知道?”

    张元清勾起嘴角:“我幻化出来,为了救你!”

    “那幻境里的家主?”

    “也是我幻化出来的,原本想用巨额债务让你请醒一下,认清楚什么是现实,没想到某人直接放弃了求生。”

    张元清嘴角笑容扩大,“忘记告诉你,你是第一个陷入幻境的,因为你修为最弱。”

    夏侯傲天表情僵硬得的看着他,愣在原地,隔了几秒,他放下主角骄傲身段,露出力个难看的笑容好累。

    “多亏有你啊,就算是本主角,也有需要配角鼎力相助的时候,嗯,这件事能不能不说出去。”

    张元清审视着他,调侃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内心恐惧着结婚?主角难道不应该三妻四妾吗?”

    侯傲天表情顿时变得极为精彩,有种内心的秘密被人窥视到羞耻感,还被要挟了

    张元清也不追问,故意留白,转而说“去看看其他人吧,他们应该比你更坚挺,但不能再拖延。”

    他举起掌心的金色火焰,沿着墙壁而天,夏侯傲天一脸便秘的难受样子,低声道“可恶,被元始天尊看笑话了!居然还要挟我”

    左手的铁扳指里,为传来秦代方士的精神波动:“是什么让您产生了自己不是个笑话的错觉?&34;

    夏侯傲天懒得和他哔哔来,快步跟上。

    二人来到第三块壁画前,看见的是漆黑夜晚,城郊的繁华社区中,火焰和浓烟滚滚升起,豪华的别墅坍塌成废墟。

    一群双眼猩红,肌肉虬结的恶徒到处肆虐,,屠刀之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到在血泊中。

    某处坍塌的废墟里一个小女孩蜷缩着,借着废墟的掩护,瑟瑟发抖,小脸沾满泪痕。

    她很快就被一位光头壮汉,找到猩红的双瞳充满恶意,朝着小的女孩露出狰狞笑容。

    感语小女孩下的奔跑起来,身后的壮汉紧追不舍。

    她成功逃脱了追杀,在另她处废墟中躲藏起来

    “这是楚家被灭门时候的场景?”夏侯傲天是知道止杀宫主身世,当初夏侯池就曾远赴松海,试物图杀死止杀宫主为儿子报仇。

    张元清叹了一口气,楚家灭门事件是小姨最大的梦魇,在她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她一边恐惧着,一边又觉得自己当年就应该和家族共存亡。

    她被自己的执念和恐惧困住了。

    这样下去,等她内心的疲惫和绝望积累到一定程度,失去求生欲望,幻境中心小女孩就会被抓到然后杀死。

    “她迟早会被抓住。”夏侯傲天说

    有脚了前一次的经验,张元清很快想出破解幻境办法,提笔在壁画上勾勒出一个五官很随意的火柴人,火柴人融入壁画,变成了元始天尊的模样。

    他走进废墟,小在小女孩面前蹲下画里柔声道:“我带你离开这里。”

    小女孩昂起泪痕斑驳的脸蛋,怔怔地看着他,她哽咽的点头。

    张元清牵起她的手時一块走出废墟,漫步在烈火和浓烟的战场。

    双眼猩红的壮汉们前仆后继的涌来,还没靠近,就被闪电劈成焦炭。

    张元清牵着小女孩从壁画中走来,越走越近,小女孩的眼神也越来越平静深邃。

    墙面泛起波纹,画中的元始天尊消失,身穿红裙,戴银色面具的止杀宫主走了出来。

    因为有夏侯傲天在,她只是目光柔柔的看一眼张元清,没有说什么。

    要是平时,肯定趁机撒娇,要求亲亲抱抱。

    此时,三人已经,走到墙角,这边没有壁画了,便转身返回,路过基座,来到另一边。

    他们停在第四处壁画前,这处壁画主色调士片灰暗,没有色彩,一栋小洋房孤零零的伫立,周围是被挖开的地面坍塌的墙壁和堆积的砖块。

    一辆大型挖掘机停在洋房前。

    洋房里有一家三口,年轻的夫妇和小男孩,小男孩的五官轮廓有点像魔眼天王。

    挖掘机履带滚动铲斗狠狠砸穿墙壁,摧毁承重柱,小洋房在摇晃中坍塌。

    楼内的一家三口抱在了一起。

    张元清连忙挥笔,抹去洋房,强势打断。

    几秒后,洋房再次出现,开始重复上一轮的情景。

    “原来魔眼的父母是死于强拆,难怪他如此憎恶恃强凌弱。”夏侯傲天说。

    他看向张元清,问道:“这个该怎么救?”

    “魔眼的情况和宫主有点像,都渴望和父母一起共存亡。”张元清思索几秒,故技重施,勾勒出火柴人。

    火柴人化成他的模样,进入洋房“魔眼天王,跟着我清选世界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张元清大声说道。

    小男孩只是淡淡瞅他一眼,缩在母亲怀里,并没有任何变化。

    “这都不行?”张元清皱起眉。

    “这都唤不醒他?”夏侯傲天感慨道,清洗世界可是魔眼毕生执念的张元,清想了想,道:“魔眼天王这辈子最想要,其实不是清洗世界,而是公正,公正,还是特么的公正。因为得不到才选释清洗世界。”

    他从止杀宫生谈幻境获得灵感,打算试试救赎路线。

    张元清在壁画中勾勒出执法队伍,当着一家,三口的面,阻止了挖掘机的强拆作。

    让人失望的一幕发生了,魔眼天王如同刚才那样,躲在母亲怀里,抓着母亲的衣角,没有任何反应。

    “公正境也不要了?”张元清先是不解,继而明白过来。

    魔眼天王从潜意识里不轻相信执法队伍,不相信官方。

    正如夏侯傲天潜意识里,不允许配角染指他的鬼新娘。

    张元清只能一边化解壁画中的危机,一边思考对策,夏侯傲天、止杀宫主在旁出谋划策,连续尝试数遍,都无法救出魔眼。

    “这家伙不愧是偏执狂,自毁倾向很严重,不肯接受救赎。”夏侯傲天评价道。

    “茅坑里的臭石头。”止杀宫主蹙眉道,一筹莫展之际,跟在张元清身边的六苌老轻,声说道“主人,魔眼天王清洗世界执念有多强,,这段回忆带给他的痛苦就有多深刻。自由职业和守序不同,魔眼天王不需要救赎,也不接受救赎。”

    “如果能这么轻易接受救赎,早就和世界和解了。”

    张元清醍醐灌顶“对,我要做的是唤醒他的自我认知,不是救赎。”

    他有了思思考路,提起毛笔,点住小男孩,往外一拽。

    小男孩离开洋房来到了外面,挖掘机,轰隆动作,高举着铲斗,将洋房摧毁,年轻的夫妇葬身在废墟中。

    小男孩怔怔的望着这这一幕,失去了所有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小男孩转身,朝着壁画深处走去,背影孤单,像一只被人遗弃小狗。

    随着小男孩渐行渐远,壁画消失。

    张元清叹息道“唤醒魔眼自我认知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让他看着父母死在当年的魔眼天眼前。”

    洋房坍塌的瞬间,那个小男孩就死了,活下来的是心里燃烧着复仇野火的魔眼天王。

    就这样墙面泛起波纹,戴运动头带魔眼天王从壁画中走了出来,他环顾众人,最后看向张元清,勾起嘴角“干得不错。”

    张元清第一次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深埋的痛苦和悲伤。

    他没有回应魔眼说道:“走吧,我们该去钱公子了。”

    适音刚落,不远处传来傅青阳冷淡的声音:“我已经出来了。”

    张元清手里的金色火焰“轰”的高涨,照亮十几步外的白衣身影,英俊逼人,身带姿笔挺,正是傅青阳。

    “老大,你出来了?”张元清欣喜道。

    夏侯傲天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审视钱公子,不甘心口问道“你怎么出来的?”

    钱公子面无表,情,淡淡道“幻境而已,不难。”

    “不难?”夏侯傲天心说,你你你,你要这么装的话,我可就生气了。

    傅青阳看他一下,里语气平静:“我没有恐惧的东西,即便有,也已经在现实里斩了。”

    夏侯傲天顿时噎的说不出话来。

    比如傅家那群被你一刀一个同龄人吗!张元清心说。

    队友中,他最不担心的就是钱公子。

    傅青阳是一个不会妥协人,不和敌人妥协,更不和自己妥协,如果在死亡和逃避之间选一个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把剑斩向敌人。

    就像他当年追着家族里,同龄人砍,一把木剑丢向出面干预要求严惩的族老问他们是不是想死。

    钱公子的人生不存在心理阴影,因为所有的阴影都被他斩尽杀绝了。

    随后在众人来到最后一块壁画前,画面中是一个垂垂老矣的妇人,面容枯構躺在床时,随时都会撒手人寰,老妇人竭力保持清醒,不敢让自己“睡”过去。

    “这人谁啊,银瑶郡主?”夏侯傲天差点没认出来。

    都其他人的幻境都是跌宕起伏,凶险莫测,她的幻境,一间房一张床,仅此而已。

    “我这个不成器的孽徒师妹”张元清无奈奶解释是:“银瑶郡主最怕的就是寿终正寝。,为了苌生说,她盗取了三道山娘娘棺椁,用秘法把自己炼成了阴尸,沉眠于棺中。”

    这时候要是画一个三道山娘娘出来,银瑶郡主恐怕会吓的当场去世了!他心说。

    “某种角度来说,和夏侯傲天挺像。”止杀宫主戏谑道。

    傅青阳旁观了片刻,道:“她的恐惧很简单,畏惧死亡罢了。你只需要给予她些暗示,让她记起自己是阴尼就行。。”

    就像暗示夏侯傲天那样,张元清提笔在壁画中勾勒出三个物件:鬼镜、阴玉娃娃和血胭脂。

    三件物品“啪嗒”落在老妇人的床上,引来了她注意。

    老妇人翘起头,艰难的看向三件物品,然后她懵住了。

    保持翘头懵逼姿势许久,她似乎想起自己早就成了阴尸,以一种老大太不该有敏捷掀开被子,弹身而起。

    壁画自动熄灭,银瑶郡主从壁画中走出来,众人如释重负。

    而,这时,墙壁浮现出一道道水墨风格的人影,他们握着剑,摆出不同的姿势,就像武侠里的劍术秘籍。

    张元清等人只是看了几眼,就感觉眼球刺痛,流下热泪,纷纷低头。

    只有傅青阳昂起头凝,视着满墙的剑谱,道“很精妙的剑术,刻画剑谱的人,把自己的意志融入其中,过了这么多年还没散去。”

    低着头的张元 清恍然大悟:“难怪壁画会被污染,我就说嘛,普通壁画就算受到阴气滋养,也不会具备如此神异。”

    傅青阳道:“元始,带我转一圈。”

    张元清微微颔首示意。

    两人绕着墙壁并肩而行,傅青阳边看边说:“好好吃透这些剑术,至少能用到八级。”

    “老大你不是醉心于斩击,不屑学习剑术吗。”张元清说。

    傅青阳沉声道:“我的斩击到瓶颈了,新领悟出的剑意又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不到万的不得已,不能使用。想更进一步,就得扩充眼界,思熔百家于一炉。”

    作为八级主宰,傅清阳看过一遍,就将满墙的剑术牢牢记在心里。

    众人离开正气殿,前往南苑最后一层。

    最后一关能找到白帝冠,张元清在心里默默祈祷,然后说道:“按照副本强度,最后一关可能会遇到九级主宰。”

    傅青阳却摇了摇头:“亡国之君副本强度不正常,不能作为参考标准。”

    他不信这么倒霉,又遇到灵境bug,两人说话间,夏侯傲天取出无人机,照例探查。

    无人机群在螺旋桨的嗡嗡声里,穿过无形的薄膜,进入最后

    三秒后,夏侯傲天睁开眼情,满脸凝重:“无人机被破坏了,我看到了鬼灯,绿色的鬼灯,到处都是,除了这些,他没有收获。”

    “无人机是在一瞬间被破坏的,我看不到政击者。”夏侯傲天无奈道。

    刚一进入就遇到攻击了?连探索的机会都不给?

    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本就凝重的表情更加严肃了。

    张元清取出小红帽,抖一具阴尸。

    “我来吧,阴尸比无人机存活率高,没准我能看到敌人。”他操纵着阴尸穿过无形薄膜。

    约莫半分钟,像张元清脑袋猛地后,印像是被人迎面敲了一棍,眼眶里的眼球爆碎,流出两行猩红的血水。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5122/373022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5122/373022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