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科幻科技 > 呢喃诗章 >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厄运教团

第两千一百六十三章 厄运教团

推荐阅读:征战无限历史九天星辰诀寒门崛起:开局迎娶绝美女帝她携财产离婚,前夫全球追妻唯一真魔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玄幻:开局圣子,我能融合万物绝天剑帝盗墓实录,从被卖开始华娱璀璨时代

    接下来夏德便带着艾米莉亚去了老约翰典当行,只是下了马车才看到典当行的门把手上挂着“歇业”的牌子,夏德到隔壁的衣帽店打听了一下才知道,约翰老爹今日外出访友,大概明天才能回来。

    “要不然我们明天再解决这件事情吧。”

    艾米莉亚扯着夏德的衣摆说道,不想再给夏德添麻烦了。

    “那可不行,如果你在此期间再遇到危险怎么办?”

    她其实想要提议,自己今晚再住在夏德家里,然后被夏德忽然转身注视弄得满脸通红:

    “怎么了吗?”

    她担心被夏德看出了心思,但夏德想到的是别的事情:

    “艾米莉亚,你去过教堂吗?我是指正神教会的教堂。”

    “什么?”

    乘上还没离开的马车,两人又前往了托贝斯克教区的黎明教堂。如今距离月底的圣祷节越来越近,教堂里的神父和修女们也都忙碌着各种事情。

    精灵姑娘信仰古神树父,身为异教徒当然没有进入过五位正神的教堂。她下了马车,磨蹭着不肯向前走,并声称自己想要看风景,就在教堂门口等待夏德,但还是被夏德拉着走了进去。

    比起面对遗物,她显然更害怕这里。扯着夏德的衣摆几乎贴在他的身上,但夏德知道只要不去教堂后面,她绝对遇不到能够堪破她的幻术符咒的环术士。

    就在教堂入口处的礼堂里,夏德便遇到了正在与信徒们对话的欧文主教,老主教见夏德带着陌生姑娘走了过来,便和与自己说话的几人抱歉的笑了一下,然后迎上了夏德:

    “汉密尔顿先生,许久不见,最近怎么没有经常来教堂做礼拜?”

    “真是抱歉,这些天有些忙碌,不过月底的圣祷节我肯定会来的。”

    他以“委托人”的身份介绍了艾米莉亚,随后又告诉了精灵姑娘眼前的就是这座教堂的主教。金发姑娘露出的敬畏和惊恐的目光很让老人奇怪,不过他还是指出了奥古斯教士现在的位置:

    “拉特在后面走廊,指挥着那些年轻人更换油画呢。”

    艾米莉亚在此之前只是听闻过拉特·奥古斯这个名字,但一直没有见过他,这天下午才算是第一次见面。而老教士听闻夏德是来寻求帮助的,便带着他们两人去往了距离黎明教堂不远处的那处地下室魔药工坊。

    他仔细的听夏德描述了事情的经过,当听说半周内艾米莉亚接连遇到两次遗物的时候,还诧异的问向夏德:

    “这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被选者的命运?”

    艾米莉亚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的一下从煅烧炉旁的小板凳上跳了起来,那模样不知为何让夏德想到了小兔子,而尖耳朵的“兔子小姐”又是激动又是惶恐的问道:

    “我是吗?”

    “伱当然不是。”

    夏德又将她按回到了板凳上,如果她是被选者,露维娅早就发现了:

    “我怀疑这是某种诅咒,只是不知道是自然还是人为。教士,您帮忙看看这三件物品,我们本来想去找约翰老爹,但他外出访友现在不在。”

    枯黄的树叶书签、黑色20面骰子和生锈的镀银胸针被依次取出,艾米莉亚老老实实的坐在小板凳上等待“宣判”,眼睛则打量着这处魔药工坊。她也是出身化学学院,自然能够辨认出这里的大多数用品。

    “这个认不出来。”

    老教士将那书签放到一旁,皱眉拿起骰子嗅了一下,又去看那枚胸针:

    “这是.”

    他的表情逐渐严肃了起来。

    “骰子上有亵渎要素,胸针上是低语要素。”

    夏德解释道,奥古斯教士点点头:

    “这胸针是某种很独特的遗物衍生物,这个我不是专家。不过这可不是镀银那么简单,你没发现它有些太轻了吗?这是骨镀银,既然约翰不在,你们晚上去城外见一下考普斯先生,他说不定有答案。”

    考普斯先生专卖各种尸体类材料,也曾向夏德收购过他从“生死狭间”带出的亡灵类材料。

    “至于这骰子骰子先于胸针获得对吗?”

    “是的,树叶、骰子、胸针,这是获得顺序。”

    艾米莉亚乖巧的回答道。

    “树叶和骰子都有亵渎要素,也许最后的胸针并不重要,是前二者引发了这位精灵小姐身上的事故,然后在托贝斯克引来了那胸针,并引来了你们说的两个遗物。所以说,这位精灵小姐实际上已经在一周内遇到三次遗物了。”

    老教士轻声说道,又拿起骰子递给了夏德:

    “捏碎它。”

    夏德挑了下眉毛:

    “您确定?”

    “是的。”

    夏德又看向这物品的主人,艾米莉亚当然也表示没问题。

    于是他将骰子放到右手掌心掂了两下,左手猛地向着右手一拍。两手分开后,金属骰子已经完全被压扁。他扭动了“金属饼”,很快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中撕开了金属。这骰子从重量来判断就知道肯定是空心的,而里面也果然有东西。

    那是一张从羊皮纸上剪裁下来的方形纸片,刚才夏德“撕扯”金属的时候不小心将它也撕开了一些。纸片上用鲜红色的墨水画着一个很显眼的圣徽,展开纸片后夏德和奥古斯教士一下就认出了这是什么:

    “邪神-【厄运先生】的圣徽?”

    玛格丽特访问托贝斯克期间,与【真理会】合作的就有【厄运教团】,伊露娜在预言家协会里参与的那次“骰子故事集”中的其中一方就是这位邪神的信徒然后他们就因为为双方招来厄运,在夏德家门口遇到了医生和教士。

    而老教士此刻想到的可不是这个,老迈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艾米莉亚:

    “原来如此,这下就说的通了,他们盯上了这位精灵小姐。”

    “奥古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艾米莉亚露出了怕怕的表情,伸手扯住夏德的袖子向他靠近了一些。

    “邪神-【厄运先生】是掌管厄运的神明,他的信徒们最常做的事情,便是选定一个人选,将有着邪神力量的标识物送给她或者他,然后等待那个人在厄运中一步步走向疯狂甚至死亡。他们将这种行为视为取悦神明的仪式,并通过这种仪式来攫取力量。”

    老教士简单的描述道:

    “我在教堂工作,虽然在教堂的人们看来只是普通人,但也接触过类似的案件调查报告。这类事情一般来说很难察觉,因为除了安娜特这种专业的占卜者,想要观察到不自然的命运诅咒很困难。你瞧夏德这么厉害,他也只是发现要素痕迹而已。

    既然这枚骰子是在火车上获得的,那么你恐怕是在来托贝斯克的路上,就被这群人盯上了。最近的一系列事情,都是因为厄运在你身上积累。安娜特说你的运势极差,大概就是这个原因。现在唯一的问题是,那些邪教徒传播的厄运,我记得应该不会见效的这么明显才对,这才一周就遇到这么多遗物了难道是因为你到了托贝斯克?”

    “那该怎么办?”

    精灵姑娘就差直接靠在夏德身上了。

    “现在要解决三个问题。”

    老教士说道:

    “首先是那个胸针,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遗物衍生物,但肯定已经在你的身上见效,所以今晚一定要去找考普斯先生;然后是你身上被邪教徒施加的厄运诅咒,这个问题去找预言家协会解决,他们就擅长对付诸如厄运之神-【厄运先生】、诅咒之神-【概率大魔】的信徒们的诅咒;最后要解决那些邪教徒,他们将厄运施加给了你,肯定不会任由你脱离他们的视线。他们就在你的附近,找到他们,解决他们,然后才能安全。”

    说完又迟疑了一下:

    “另外,我们并不能确定,你的厄运是否还招来了其他什么东西。要彻底检查你周围,说不定就在你的床底下,就藏匿着足以致命的邪物。”

    “呀!”

    艾米莉亚抱住夏德的手臂怎么也不肯松开。

    “教士,你就不要吓她了。”

    夏德无奈的说道,依然在沉思的教士根本没去看他:

    “这只是用最坏的打算去考虑这件事。夏德,尽快处理掉那些邪教徒,否则就算你24小时都看着她,她迟早也会出事的。被邪教徒看上的精灵我不清楚他们是否知道她的种族背景,但不要放松警惕,一切都要向最坏的方向看,只要你出现疏忽,说不定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就会消失不见,当你再找到她的时候,她说不定就只剩下”

    老教士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当然不是在开玩笑或者故意恐吓两人,而是真的就是这样想的。

    而夏德虽然很赞成教士的谨慎,但这也让他怀疑,施耐德医生的心理治疗是不是根本没有起任何作用。

    “这次也不要告诉学院好不好。”

    精灵姑娘扯着夏德的袖子小声的问道,被夏德注视以后还抖了一下身体,然后慢慢低下了头:

    “好的,我知道了。”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1841/372900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1841/3729000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