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仙侠修真 > 赤心巡天 > 第九十二章 使天下人皆能视前路

第九十二章 使天下人皆能视前路

推荐阅读:末世囤货躺平,妹妹却杀疯了真龙主宰大唐之最强皇太孙重生药王我有九个绝色未婚妻乱臣当道,朕杀疯了震世天骄我的绝色女总裁我,狂少无敌流氓神捕

    李一在入阁之日直接缺席,派一个王坤做代表,又连续两次太虚会议失约……其余八位阁员都或多或少有些想法。

    今天他一来,剧匮便提出更改太虚会议的召开时间,也算是一个下马威。

    但他的反应,实在跟所有人的想象都不同。他好像从来没有“下马”,也不知道什么是“威”。

    最后还是剧匮开口:“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事情就这么定下了。第四次太虚会议,在道历三九二七年六月九日召开。如无必要之事,诸位不要缺席。”

    略顿了顿,他又推进下一个话题:“太虚幻境在雪域的推广已经圆满完成,姜阁员是否要跟大家讲一讲过程,分享一下经验?”

    姜望道:“钟阁员都记下来了,史笔如铁,言简意深,大家有空回去读一下。”

    说着,他还开了个不冷不热的玩笑:“下次来我要抽背的!”

    没有人笑。

    剧匮继续挽救这个冷掉的场子,继续推动会议进程:“接下来讨论杂家心法,秦太祖在超脱之前,留了一部杂家心法给姜阁员,希望通过太虚幻境,推广于天下,使天下修士多一份选择。太虚道主已经查验过,确实是纯粹的合流心法,不涉及其它。诸位怎么看待?”

    “超脱者的意图我们不必揣测,那不是我们能思考的。”钟玄胤在一旁补充道:“大家从这部心法本身来看即可。”

    秦至臻毫无疑问第一个响应:“秦太祖此举,大益于天下!太虚阁岂能不顺天应人,抚黎庶之心?我自从之!”

    说着,他看向斗昭,准备看斗昭如何反对。无论斗昭从哪个角度开口,他早已打好腹稿,要狠狠驳斥、鞭挞、羞辱此贼,在这次太虚会议上,确立他秦至臻的优势!

    “我同意。”斗昭道。

    “你——”像是一口陈年老痰卡在嗓子眼,秦至臻那喷薄欲出的情绪戛然而止:“同意?”

    斗昭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废什么话!”

    他与伍陵从小就认识,尤其知晓其人在兵儒合流上所做的努力。偶尔也会想过,伍陵会以什么姿态站到面前来,会展现怎样的风采,来继续他的挑战。

    从未想过伍陵会死得那么仓促。

    也不曾设想,伍陵所走的路最后开花结果,是在秦太祖嬴允年的手中完成。

    杂家已经开辟,杂家之学还有偌大的空白等待填充。这才是对伍陵来说最好的时代。可惜他先于时代殁去……

    斗昭并不会觉得谁就不该死,他只是可惜,少了一个可能会很强的挑战者。

    他所求天下无敌,是败尽强敌后,而不是本就无强敌。

    “杂家不立宗、不立派,秦太祖也无相关著作留世,就是不希望这件事情掺杂任何政治意义。”姜望作为嬴允年超脱的亲历者,站出来说道:“杂家非道,是合道之道,属于对修行体系的补充。它既然已经开辟,迟早会流传开来。我们通过太虚幻境来尽可能快地推广它,也是让有志于此的修行者,少走一些弯路。这件事本身,也能进一步加强太虚幻境的影响力。我个人是同意的。”

    “那我也同意。”黄舍利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姜望只作没听到。

    “草原早就在推进万教合流,这未尝不是杂家的理念,只是从教派换成学派。学识又何尝不是信仰?”苍瞑难得地多说了几句:“如果它能够解决兼修者思想混乱、自我冲突的问题,那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推广的。”

    “这只是修行心法,解决的是不同流派修行法不相容的问题。思想上的冲突,还是要在杂家学说里找答案。”钟玄胤说道:“秦太祖超脱而未留相关著作,应该还有一层理由——是为留功于后来者。”

    这是姜望没有想到的点,但确实是嬴允年会有的格局!

    “如此人物迈向超脱,只恨我未能亲睹!”重玄遵慨声道:“杂家心法,观之可行。我同意推广。”

    剧匮看向李一。

    李一点了一下头。

    “你得发言表态。”剧匮强调。

    李一惜字如金:“可。”

    剧匮有时候会怀疑,这太虚阁里,真的来的都是各方精英、天骄代表吗?还真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沉默一阵后,还是负责任地宣布结果:“原则上我认为道应该纯粹,什么儒法、法墨,无稽之谈。杂家的理念我不认可。但我承认共议的结果——现在是八比一通过,那便开始推广吧。”

    “杂家心法的推广是一定的,但是怎么推,面向什么范围,我认为还需要商榷。”姜望坐在他的阁椅,向所有人阐述他的想法:“苍瞑阁员刚才说到自我冲突,提醒了我。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杂家心法,兼修多路,难得一功。虽则它解决了修行上的冲突,思想上的冲突实难把握,道途上的冲突更是容易失衡。”

    因为知晓太虚幻境的影响力,所以姜阁员认真对待他在太虚会议上的每一次发言,审慎地道:“我认为杂家心法需要一定的门槛才能授予,以免好高骛远者,误入歧途。这个门槛,我建议是‘持道’。也就是说,最少也得是道途外楼,才能开放此法……”

    重玄遵用食指抹了抹眉梢。他后知后觉的发现,姜望确实是与以前不太一样。

    以前他俩都是在紫极殿里做门神,埋头修炼,不发一言。公卿何事,不萦于心。

    在杀死庄高羡,又成为太虚阁员的现在,姜望则是越来越愿意表达自己的看法,当然是很审慎的表达——这意味着,或有意或无意之间,姜某人开始对这个世界有所传达。

    从修道者到传道者的身份改变,未尝不是一种探索。

    所谓真君者,天地之师也。

    从洞真到衍道,正是从“洞世之真”,到“自衍其道”。

    在前冠军侯默不作声的观察中,姜真人很快就与其他阁员确立了杂家心法的传授门槛,并商定等杂家学说自然繁盛,再酌情调低门槛。

    剧匮于是主导会议进入下一个阶段:“下面这件要议的事情,是【太虚玄章】,由姜望阁员提出来,由太虚道主推演完成,与第二次太虚会议的星路之法,是一体的事情。上次【外楼之章】算是预演,相信大家私下里或多或少都有过讨论——”

    说着,他看向李一。毕竟李一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上次太虚会议的。

    但李一也不眨眼地看着他。

    剧匮收回视线,也收起本来要再解释几句的心情:“太虚幻境是人道之舟,我等加入太虚阁,维系的是人族整体利益。我们所做的决定,也都应该基于这个原则。”

    他提纲挈领地讲了句,便道:“还是姜阁员你来讲吧。对于这件事情,我的出身没有太大说服力。”

    姜望也便当仁不让:“我在这里向大家介绍【太虚玄章】。此刻是一位小镇走出来的修行者,向各位生于圣地或大都的天之骄子,介绍这普普通通的修行之法。”

    “诸位要么师出名门,要么生于显贵之家,可能不太理解普通人修行之难。以我出身的凤溪镇为例,在我之前,凤溪镇修行者的数量,是零。偶尔出现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才会有缉刑司的修士过来看看,但也基本上不会与普通镇民发生交集。”

    “想要修行,怎么办呢?首先要知道世上有修行这件事情,然后想办法去大城市里练武——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枫林城就是大城市。花钱找业师,努力练武,通过城道院百中取一的考核,加入外门,这时候才能得到一些不入流的武功。外门弟子的归宿,通常是为道院处理庶务,只有其中最优秀的那些,才能通过外门考核,进入内门,此时才算是真正接触到修行了。”

    “我当初是外门第一,先开脉后入内门。我得到的奠基阵图,是归元阵。诸位可能不太了解这个阵图——它只有八十一个阵点。”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我在修行上,算是吃百家饭。一直以来,是有什么学什么,有谁可以请教,就一直追着谁请教。一路跌跌撞撞,好歹成了真人,与诸君坐在一起,过程实在是并不轻松。”

    黄舍利注意到他的笑容十分明朗。嘴里说着‘并不轻松’,却没有半分对命运的怨怼。她又想叹气了。

    姜望继续道:“我说的不轻松,不是说修行有多苦。我们每个人都能通过修行,掌握自己的命运,改变自己的人生,这种事情何等浪漫!修行苦什么呢?我乐在其中。”

    “只是,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有好的修行法,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走,我是否可以少走一些弯路,我现在是否能够走得更远一些呢?”

    “在很多个无能为力的时候,我都会想,我怎样才能‘更有力’?很多时候我没有答案,只能边走边看。但那些时候,我是很希望有一个答案的……摸黑走夜路,既惧且忧啊。”

    “重玄兄生来斩妄,斗阁员横刀无敌,黄姑娘行于逆旅,世人哪能都如此呢?”

    “不是所有人都有名师,不是所有人都有很好的资源,不是所有人都是天纵之才,不是所有人都有选择……这些道理,我亦不是一开始就懂得。”

    “太虚幻境的愿景,是推动人族的进步。但人族的进步从哪里开始呢?我想它包括你,包括我,更包括千千万万平凡但也努力前行的人。”

    “太虚幻境正在构建一套通行于所有太虚行者的修行路线,演化出囊括修行路上的每一境的、最中正平和,能够适用于最多人的功法。在此基础上,会针对每个人的不同,做贴合的调整,并制定太虚幻境里相应的修炼计划……这一整套修行相关,我们称之为【太虚玄章】。”

    “【太虚玄章】又分为游脉之章、周天之章、通天之章、腾龙之章、内府之章、外楼之章,目前只开放到外楼之章。”

    “【太虚玄章】的诞生,不是为了挑战权威,不是为了掀翻谁、打倒谁。只是为了给修行无路的修行者,一个额外的、不会出错的选择。各国各家都有自己独有的手段,各宗各派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精神。【太虚玄章】取代不了任何,它不是最强大最靠近完美的修行法,它只是一座连接普通人与修行世界的桥梁。诸君——”

    姜望认真地看过在场每一个人:“我们只是修一座桥。使溺于水者行于桥,让那些不会游泳的人,也能过河。”

    正在记录的钟玄胤,脑海中忽然想到四个字——慈悲愿景。

    当然最后只是刻写下——太虚玄章,姜望提案。

    “我那胖弟弟的口才,你很是学到了几分!”重玄遵淡声道:“说这么多来劝我们,也掩盖不了这件事情的本质。在世家的角度,你这是要打破高门大族的垄断。在霸国的角度,你这是在平衡修行资源,强壮弱者——”

    说到这里,他忽而抬起嘴角:“但我既非王侯,也早就分出重玄本家。我乃太虚阁员,我同意这件事情。”

    斗昭不屑一笑:“区区六章修行法,能打破什么垄断?【太虚玄章】尽管往上推,推到衍道去,使天下人皆能视前路。已经先发积累这么多年,资源远胜,还保不住优势地位的所谓名门,都活该消亡!”

    这话说得是很霸气,但要将【太虚玄章】推至衍道,显然并不现实。

    不是说太虚道主做不到,而是太虚道主不能做。

    这个世界的核心路径,能够开放到什么程度,太虚阁和太虚道主,都没有权利决定。

    能够推到外楼之章,已经是姜望与剧匮、钟玄胤反复讨论,权衡诸方意见后的结果——若非星路之法推广得当,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回响,让外楼之章深入人心。这个境界的修行法也是很难抵达的。

    哪怕是现在,这太虚玄章真想推广开来,也需要所有阁员的通力合作。

    诸方势力如何说服,还得诸方势力推出来的阁员去想办法。

    剧匮适时地强调道:“使天下人皆能视前路,倒也不至于。【太虚玄章】是有门槛的,不会免费给予。如若【太虚玄章】的推广得到通过,前阵子传书与诸位的【太虚环钱】,也将一体试行。【太虚玄章】的每一境修行法,都需要一定数额的【太虚环钱】来购买。【太虚环钱】目前只能由太虚任务获得。”

    昔日太虚派宗主虚静玄,就提出过创造太虚幻境货币的设想,在当时理所当然地被各方监察势力驳回了。

    长期以来,太虚卷轴的各类任务,都是以太虚幻境的“功”或“法”,乃至于道术秘法、元石来结算报酬,换算复杂,很不方便。

    时至如今,太虚幻境的安全性已经有所保障,改革是应有之义,现在太虚阁只是趁势再将这件事情做起来。

    但话说回来,若非在座阁员,个个都有通天的关系,胆敢想得这么深远,一会儿超凡货币一会儿核心修行法……只怕出了这个门,都要被捏死。

    现在的太虚阁,还真只能是这些人做阁员,少了哪方都不行。

    “书非借不能读也,真要免费开放给所有太虚行者,也未见得会被珍惜。”秦至臻审慎地道:“门槛如何设置,须得好生讨论。当然,在大方向上我是同意的。人族强于异族,不是一国一军之强,而是天下人族之强。”

    黄舍利没有再故意叹气:“姜阁员一路走来不容易,他希望后来者可以走得轻松点。当初大家一起走下九十九层台阶,走到‘众生之下’,也自觉是担了一份责任,有一份义务。但何为‘众生之下’,黄某今日才算略知——”

    她合掌道:“我佛慈悲!”

    “神恩沐民,一视同仁。”苍瞑道:“立于时代潮头,当为天下弄舟。【太虚玄章】是惠天下之举,我很乐见。”

    钟玄胤一边刻字一边道:“我预感这又是一次会被铭记的会议——哦,我也同意。”

    剧匮又看向李一。

    李一点点头,顿了顿,又道:“可。”

    “各大监察势力那边,还请诸位多多游说。至于【太虚玄章】具体的门槛,我之后会请商家的人来评估相应价格,到时候再传书告知诸位……”剧匮做最后的结语:“那么【太虚玄章】就这样确定了。诸位还有什么事情要议吗?”

    姜望看着黄舍利:“黄阁员不是说有一个提案吗?”

    黄某人罕见地羞涩了一下:“还是算了吧,我现在感觉我的提案,很没有格局。”

    难得黄阁员有想法,剧匮鼓励道:“事无大小,皆在一心。黄阁员但说无妨,大家一起讨论嘛!”

    黄舍利清了清嗓子:“那我就说说这个阁员津贴的问题。太虚阁员的差旅,是否应有‘奏销’?我知道我没有出任务,但不出任务难道就不算差旅了吗?大家知道的,身为阁员日理万机,我常常要到各大青……各地去走访……欸,别走啊!”

    “散会!”剧匮斩钉截铁地道。

    ……

    ……

    ……

    ……

    (章尾的求票目标大家不用管,昨天突然看到盟群聊这个活动,就找半天找到随便填了下。我以为是把所有票都算一起……就放那儿吧,没影响。我写出来我就会加的,跟这没关系。话说咋没人提前告诉我活动啊。每次都是靠我自己发现……

    明天会有加更,已经快写好了,但要留些时间精修,以及明天的更新也要写,也要修。加上等会要去外婆家吃饭,时间不太充裕,赶稿匆忙容易出乱子。所以留待明晚来加。感谢大家体谅。

    今天没加更,就不求月票啦。大家明天看表现再投好了。

    书友们,中秋节快乐,记得陪家人吃饭。

    月圆人圆!)

    感谢书友“仅以此书蔚见神明”成为本书盟主!是为赤心巡天第646盟!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2300/324818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2300/324818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