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玄幻奇幻 > 永恒之门 > 第两千六百三十五章 落幕(三)

第两千六百三十五章 落幕(三)

推荐阅读:最富倒插门死后开始的诸天万界之旅都市:千亿豪婿高调回归太古剑尊鉴宝捡漏从1988开始你给我的不只是仙途人在综墓,卸岭盗魁九幽剑主盗墓之我是胡八一的表弟龙珠:从每秒战力加1开始

    永恒之门 !“跑?今日看你往哪跑?”</br> “你个瘪犊子,敢偷袭我。”</br> “都别动,老子一掌镇压他。”</br> 花好月圆那一日,赵云跨过了风宇宙的边界,走入了一个民风彪悍之地,即便是夜里,也还是那般热闹,约架的、骂娘的、打劫的、撩妹的哪哪都是。</br> 大楚第十皇带的好啊!就连田地里翻出的蚯蚓,都贼他娘的有活力。</br> 来炎宇宙游逛的人,从来到走,都会很好的体验一回何为一贫如洗。</br> “下棋呢?”</br> 还是帝尊家的那座神山,赵云没瞧见帝尊,却瞧见了俩美女。</br> 嗯,梦魔和自在天,曾经的俩冤家,竟在心平气和的对坐而弈。</br> “怎么,想起来接媳妇了?”梦魔拈手一子,轻轻放在了棋盘上。</br> 谁家宇宙还没几个熟人哪!人道统帅长得帅,炎宇宙还有个妹子等着他呢?</br> “来的太匆忙,没给她带礼物,要不你借我一件?”赵云笑道。</br> “没有。”梦魔也是不给面,回的很干脆,八成还记得当年的仇。</br> “莫看我,我也没。”仙宗始祖拈棋落子的小姿势,还是很优雅的。“瞎说,你俩都有。”关键时刻,赵公子还是很自觉的,大手那么一挥,便从梦魔和自在天的体内小世界,分别顺走了一物,不是啥贵重之物,都是画卷,在</br> 风宇宙和炎宇宙,都还有一个清新脱俗的名字:年货和珍藏版。</br> “你。”</br> “看完还你们。”</br> 。</br> “厉鬼勾魂,无常索命。”</br> 太平盛世,最不缺的就是闲的蛋疼的人。</br> 赵云漫步星空时,就撞见两个不咋正经的神。</br> 一为黑无常,一为白无常,专挑夜里出来溜达,瞅谁有缘,便拿镣铐锁了,完事儿,拉回去畅谈人生。</br> 。</br> 时隔多年,赵云又一次踏入阴曹地府。</br> 一眼望过去,不少熟人,梅花店主、两香婆婆、老鬼、判官、阎罗。</br> 入乡随俗。</br> 他真如一只鬼,在这片黑咕隆咚的天地,飘来飘去,瞧了瞧孽海,看了看十八层地狱,走过了鬼城,又到那洛川山府每一处,都有他当年的痕迹。</br> 前尘往事,历历在目。</br> “不是跟你们吹,老夫当年曾与两位人道统帅干过仗。”</br> 路过一片山林时,赵云曾有一瞬侧眸,正见一人立在树下,喷的唾沫星子满天飞。</br> 是一个豹头精,脑瓜子毛茸茸的。</br> 许是他讲的绘声绘色,惹了一片小鬼做看客,一人一个小板凳,听的津津有味。</br> 赵云一笑而过,缓步走向了鬼门关。</br> 黄泉路上,他摘了一朵彼岸花,去了奈何桥。</br> 三生石上无他名,三生石畔却有一道如梦似幻的倩影。</br> 定眼一瞧,正是秦梦瑶,也不知哪年来的兴致,跑这做奈何桥神。</br> “讨一碗孟婆汤。”赵云笑了笑。</br> “不给姓赵的喝。”秦梦瑶斜了一眼。</br> “我属猪的。”</br> “这行。”</br> 。</br> 轰!</br> 虚妄之河轻易没动静,动则骇浪翻滚,整个天地都跟着摇晃。</br> 今夜,它就不怎么老实,本是一片平寂,突的波涛汹涌,且每一片浪花,都卷着永恒的光,有异象演绎其中,更有沧桑也古老的道之音,响彻古往今来。</br> “他在蜕变。”不少大神落话语深沉,口中的他,自是指天庭圣主。</br> 自那年跳入虚妄,世人便没再见过那位人道统帅,倒是这条河,隔三差五的整事儿,尤属今夜,最不安生,每有一个骇浪,虚无便多一片电闪雷鸣。</br> 打雷好啊!</br> 太多自我活埋的神,都被惊醒,蒙着一身泥土,跑来凑热闹。</br> 河中有异象,也有永恒的道音,多看几眼,心神恍惚,多听几声,又不觉心境沉湎。</br> 当夜,虚妄河畔便多了一座座小坟头。</br> 那些个大神,又把自个活埋了,只不过,此番选的是一个风水宝地。</br> 虚妄河多不凡哪!跳入河中的那位更不凡,日子久了,不得蹭点经验?</br> 。</br> “我妹妹乃你师姐,你得喊我一声大哥。”</br> “大哥,切磋一番可好?”</br> 天庭神尊的腰板,今夜挺的贼笔直,在与人道统帅论辈分。</br> 神朝之主倒也给面子,真喊了一声大哥,顺便,还约了一架。</br> 胜负未知,只知自那日起,天庭神尊走路的姿势,变的怪怪的,如个娘们儿,扭扭捏捏。</br> 为此,天庭女帝还特意回了一趟故乡,正儿八经的追了赵云十好几个宇宙。</br> 。</br> 若是有缘,便是人生处处有相逢。</br> 赵云行走世间时,便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撞见了一位故人。</br> 别问,问就是美女,是一个名为‘赤嫣’的小妹子,在某年的某一夜,被某人看光过身体。</br> “走这么远,不怕迷路吗?”赵云笑了笑。</br> “走得远,才能看那地老天荒。”赤嫣嫣然一笑。</br> 。</br> 岁月荏苒,眨眼又是千百年。</br> 红尘过客的路,依旧没有尽头。</br> 他走走停停,去了很多宇宙,也跨过了无数天地,曾在夜里登高望月,也曾坐在乡间小道,静静发呆。</br> 神哪!活的久了,就特别怀念乡土气息。</br> 他就特别接地气儿,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自个埋在了荒山野岭,一睡便是五百年。</br> 五百年间,这片鸟不拉屎的山旮旯,因他换了一番天地。</br> 五百年间,他那矮小的坟头,也长出了一棵参天大树,神光璀璨。</br> 无人知道这里葬了一尊人道统帅,可他的坟地,却惹来了很多生灵。</br> 于是乎,一座山门便在这筑起了,第一个瞻仰神树的人,便做了这一脉传承的开山始祖。</br> 多年后,举教封神。</br> 也是多年后,永恒的光火,燃满这个宇宙。</br> “他,亦在蜕变。”云游天下的创世神,曾有一年路过此地,语重心长的捋了捋胡须。</br> 两个人道统帅,为今最惊艳的两尊神,都在一步步的朝永恒境挺进。</br> 那一日,不会太久,这个合并而来的大宇宙,会被真正冠以永恒之名。</br> 。</br> “鬼啊!”</br> 赵云爬出坟头的那一日,举教封神的宗门,都吓得不轻。</br> 还好,开山始祖还在,见了他,脑袋瓜子嗡嗡了好几百年。</br> 哪有什么宝地,他们这一脉传承,自始至终,都活在人道统帅的福泽下。</br> “道。”怕是睡了太久,醒来的赵云,只一字喃语,便如傀儡一般,一步步渐行渐远。</br> 自此,他浑浑噩噩了很多年,漫无边际的走在苍茫大世界。</br> 他在寻道,亦在问道,漫漫永恒路,他走着走着,便没了所谓的五官和尊荣。</br> 他的面庞,变的模糊一片,越活越像当年的永恒天。</br> 然,他不是永恒天,他名赵云,他的道,有血泪的魂。</br> “追你那么多年,还是追不上啊!”携妻子游戏人间的狂英杰,曾远远眺望过那个宛若行尸走肉的人。</br> 无数沧海桑田了,他第一次看不清赵云的尊容。</br> 身为众生,他不禁仰望超脱众生者,那是个永恒。</br> 。</br> 哇哇!</br> 伴着婴儿啼哭声,永恒国度又添一个小生灵。</br> 九世神话生了,生了一个特别奇怪的小家伙儿。</br> 有多奇怪呢?不像她,嗯,也不像赵云。</br> 像谁呢?像月亮,确切说,就是一轮月亮。</br> “这。”</br> 神山之外,不知聚了多少人,正一脸懵逼的仰看山巅。</br> 那轮小月亮,此刻就悬在山峰,还特别调皮,跳来跳去。</br> “龙生龙,凤生凤,那娘们儿咋生了个月亮呢?”冥神有点儿想不通。</br> 想不通的多了,那一堆一脸懵逼的小伙伴,都在发挥自个一切尽有可能的脑回路,力求寻出一个合理的解释。</br> 到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br> “那个不咋正经的爹,该是知缘由。”众神想到了赵云。</br> 可惜,神朝之主在浑噩中,本就迷糊,见此一幕,不得更迷糊?</br> “我的乖乖啊!慢点。”赵云不在,但身为公公和婆婆的赵渊和芙蓉却是在,那不,正一左一右追月亮呢?</br> “小家伙随你。”天庭女帝望着小月亮,轻语一笑。</br> “嗯,随我。”月神也笑了,因为她的本体,便是天外天的月。</br> 哇哇!</br> 相比九世神话,仙庭女君生的娃,就正常多了,至少他是个人。</br> 就是这个小人儿啊!不怎么大,满打满算,也就成人拳头那般大小。</br> 别看他小,可晃眼了,自他降生那日起,天外天的太阳,就没升起过。</br> “明人不说暗话,老夫有点头大。”仙庭九大神将望着那个小不点,已挠了半天头。</br> 满脸好奇的是小雾灵,还特意跑来跟人比了比个头。</br> 挺好,没他高,可惜是个男娃子,无妨,适合拜把子。</br> “小家伙,可不能乱跑啊!”还是赵渊,双手捧着小孙子,就怕掉地上。</br> “会长大的。”帝仙姥姥呵呵一笑,她们这一脉,啥都好,就是出生时很尴尬,如她,也如帝仙,当年也是这般小不点。</br> “娘,俺爹呢?”小不点咋了?年纪不大,灵智超高的。</br> “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帝仙温柔一笑,似能隔着无尽虚无,望见那道沧桑的背影。</br> 。</br> 那年,浑浑噩噩的赵云,蒙着岁月的光,走到了宇宙最边荒。</br> 他又生出了五官,却如一尊石像,静静立在天尽头,望看虚无。</br> 也是那年,汹涌翻滚的虚妄之河中,走出了一道平平凡凡的人影。</br> 大楚的第十皇者,随河漂流无数年,真真正正活成了道,永恒的道。</br> “两个永恒啊!”</br> 魁疆一声唏嘘,也有与老狂同等的心境。</br> 追不上了,生生世世,都追不上那两人了。</br> 这神之起源地,也不可能再出第三个永恒境。</br> 轰!</br> 两位人道统帅问鼎永恒,使得不朽不灭的光辉,洒满天外天。</br> 那一日,宛若神曲般的道音,响彻不绝,听的太多人立地破境。</br> 那一日,鸿蒙初开的永恒异象,在浩瀚无垠的虚无,演尽了万物。</br> “吾等,是何等的荣幸啊!”如这番话,很多神都在说。</br> 两个活着的神话,他们是亲眼见证,会有故事讲给后人听。</br> 。</br> 很多年了,两位人道统帅终是回家了。</br> 叶大少还是那个叶大少,回家就把儿女们扔出去了,搬出了大铁床。</br> 媳妇多,大半年没瞧见他,也是合情合理的。</br> “啥?这是啥?”倒是赵公子,望见小月亮和那个小人儿时,有点儿懵。</br> “还能是啥,你的娃。”</br> “卧槽!”</br> 。</br> 跨纪元的婚礼,自是有的,九天十地的神都来了。</br> 新郎官嘛!姓赵,身穿嫁衣的新娘嘛!姓儿就多了。</br> 为此,大楚第十皇还起早贪黑的给人造了一张大铁床。</br> 史册有记载,某年、某月,一头猪和一片白菜园的故事。</br> 。</br> “约一架不。”</br> “咱还是吹牛逼吧!”</br> 众生望看下的两位人道统帅,在历经沧海桑田后,再一次并肩而行,一步步扶摇直上。</br> 约架?不不不,两人都没这心思,因为分不出胜负。</br> 吹吹牛逼还行,正如那年那月的十八层地狱,敞开了聊。</br> 嗡!</br> 永恒的祭坛,因人道统帅降临而轰动。</br> 极尽凋零的黑莲,许是怕,也许是激动,一阵阵的发颤。</br> 此番,叶辰和赵云皆无言语,直接合体了,光芒直冲九天。</br> 这一瞬,整个永恒国度都静止了,无限齐肩大道的他们,定格了一切,唯留这株黑莲。</br> “冥冥。”人道统帅低语,似看出它是何物。</br> 正因看出了,他们眼中的黑莲,才变成了不存在。</br> 冥冥本无相,却是无处不在,不看则有,看破则无。</br> “有趣。”</br> 人道统帅微微一笑,一步越过了祭坛,走出了天外天。</br> 又一次,他分成了叶辰与赵云,并肩而立,与大道同行。</br> 道无止境,可他们好似走到了末路,那是一片鸿蒙,混混沌沌。两人皆穷尽了目力,拨开了朦胧的云雾,终是在混沌的尽头,望见了一道消瘦却略显猥琐的背影,他头发蓬乱,嘴角还叼着烟,穿着一件破烂的大背心,正</br> 蹲在电脑屏幕前,啪啪啪的敲键盘。</br> “老六?”叶辰和赵云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从袖中摸出了一根铁棍。</br> 。</br> 《本书完》</br> 。</br> 落幕了,最后一字敲下,还是《仙武帝尊》完结时的那种心境。</br> 先跟大家说声抱歉,因为生活、工作和身体等诸多原因,《永恒之门》这本书,写的很不尽人意,愧对广大书友。</br> 2020年7月10日,《永恒之门》开始发表。</br> 2024年3月6日,《永恒之门》正式完结。</br> 三年多的时间,叶辰和赵云的故事,结束了。</br> 望着窗外,我好像能看见曾在书中出现过的一个个人,叶辰、赵云、月神、女帝、姬凝霜、柳如心、狂英杰一个接一个的渐行渐远,背对着我挥手告别。</br>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此一别珍重。</br> 。</br> 新书,很多书友都问过我。</br> 在准备中,发表时会在书友群跟大家说。</br> 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br> 最后,祝愿仙武和永恒的书友,每天快快乐乐,事事顺心!!!</br> 书友群:</br> 仙武永恒(冥界)934076226</br> 仙武永恒(天界)310805045仙武永恒(天玄门)885106879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429017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429017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