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都市青春 > 虎夫 > 4019 人生际遇

4019 人生际遇

推荐阅读:征战无限历史凌云之霄开局揭皇榜,我未来老婆竟是我妹妹老宅奇人异事录玄学符妻算卦灵:猎户吃糠我吃肉娇软贵妃替身后,吾皇从此不早朝宴总,夫人的白月光也回国了安陵容重生之锁清秋黄泉杂货铺2:阴阳天师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人生际遇,各有福缘。

    不论是罗天也好,宗瑞也罢,哪怕同样身陷囹圄的豆龙龙。

    他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因果,而因果既饱含过往、也夹杂未来。

    用老祖宗的话说: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而就在这个时候,市南区的一家小酒馆里。

    同样两个喝的脸红脖子粗的青年正附和着T台上的驻唱歌手,嗷嗷吼唱,殊不知他们也即将开启另外一段关于「因果」的故事。.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哥俩高亢的合唱很快引起台上歌手的注意,立马冲着不远处的保安使了个眼神。

    几分钟后,两人被六七个膀大腰圆的保安还算「礼貌」的送了出来。

    「都怪你,扯着个破锣嗓门瞎嚎啕,这下好了吧,让人把咱当场砸场的给撵了出来。」

    邓润揽着郭鹏程的肩膀头笑骂。

    「你还看你唱的多好,跑调都快跑我奶奶家去了,人家没揍咱俩,都已经算是给足面子了。」

    郭鹏程搓了搓发烫的脸颊撇嘴:「走吧,再换家地方继续闹腾会儿去。」

    「不了,酒也喝的差不多,愤怒也基本发泄,再没个正经就属于人品有问题了,你要真拿我当朋友,等会儿给我安排个酒店,我明天还得早点上甘省新单位报道去呢。」

    邓润晃了晃脑袋,从兜里掏出干瘪的烟盒,晃了几下才发现里头早就空了。

    「报道慌个嘚儿啊,迟两天早两天能影响鸡毛,罗天这么大一条鱼都说放就放了..」

    郭鹏程打了个酒嗝哼声。

    「诶,你咋又提起这茬了?咱不都说了嘛,翻脸!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既然老子没能耐把***绳之以法,那就让他先狂着,我看他能跋扈到几时。」

    邓润瞬间不乐意的皱起眉头。

    「该放放、该狂狂,他要还贱日特娘!」

    「你别说还挺押韵哈伍哥。」

    说话的过程中,打对面走来两个同样勾肩搭背的年轻人,正是伍北和姜一铭。

    「你俩怎么..」

    邓润狐疑的扫量对方几眼,随即歪头看向郭鹏程,无奈的戳了戳手指头道:「不讲究啊郭哥,明明说好了今晚就你我穷热闹一会儿,结果你却..」

    拿脚后跟想都知道,伍北的出现绝对是郭鹏程提前通知过的,其目的不就是想彼此间都混三分眼缘。

    「小润,刚才在酒馆里你不是问我,喝多了咋办吗?」

    郭鹏程毫不避讳的伸手从伍北裤子口袋掏出一包香烟,先是递给邓润一支,而后又挨个给其他人都发了一圈,最后理直气壮的将剩下的半包烟揣自己内兜里,乐呵呵的笑道:「我喝多了就给伍北打电话,甭管天南地北,也不论什么样的酒局,只要我一个电话他一个会在,只要他在,哪怕我四六不分,也绝对安全,这是我兄弟,也是我的底气!」

    听到郭鹏程的话,邓润分别打量二人几眼,随即笑道:「真好。」

    「看架势你们这是没喝美啊,刚好我和小铭酒瘾也犯了,要不咱四个拼一下?」

    伍北皱了皱鼻子微笑。

    「我就算了..」

    「走你的吧,刚才不是还跟我叫嚣,说什么白酒两斤半、啤酒随便灌!」

    邓润刚要拒绝,郭鹏程不由分说的搂住他的肩膀推搡,同时冲伍北揭对方的老底道:「伍子,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整晚狂的都快没边了,我问他能喝多少,他轻飘飘的给我翘起根中指,我问一瓶他摇头,我问一斤他也摇头,最后给我整句无止尽,操的

    !」

    「那必须得会会他昂。」

    「别介别介,我吹牛逼呢,娃哈哈喝多了我都得晕奶..」

    四个在同龄人中绝对能算得上佼佼者的青年,就这么如同寻常的市井屁民一般嘻嘻哈哈的沿路口走远。

    ...

    另外一边,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内。

    「替我盯着点昂饭桶,我估摸着今天还能挖个两三公分。」

    被宗睿心心念念的段龙此刻同为阶下囚,不同的是倚靠强大的求生欲望,他已经在实施起如何越狱。

    自那天共同关在一个屋里的「神经病」抓到只大灰耗子当宠物后,他就得到了启发,既然老鼠能够通过打洞跑到他们这儿,就证明这地方并非固若金汤,只要他顺耗子洞不停的挖掘,总会有一天看到光明。

    尽管这个工程量堪称巨大,而他的越狱设备也只有自己的几根手指头,可现如今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被关押在这里多久了,但透过渐渐愈合的下半身,大概可以猜出一些端倪。

    这阵子,段龙最大的收获就是跟「神经病」相处的越来越融洽,尽管对方从不跟他交流,可每次他偷摸挖洞时候,都会做出配合。

    而且他还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狱友」极有可能是在装傻,很多次他假装睡着时,对方都会悄***的替他继续拓展那个耗子洞。

    「嘿嘿嘿,吱吱..」

    跟往常一样,面对段龙的轻声细语,精神病既不应承,也没否决,而是将那只被他们养活的胖了好几圈的大灰耗子抓了出来,一边抚摸,一边爬到距离铁门最近的位置,竖直耳朵偷听。

    饭桶的听力和反应力要比他高出不少,反正每次段龙还没察觉到的时候,饭桶就已经先一步给出提示。

    「吱吱!」

    正当段龙挖的不亦乐乎时,饭桶突兀抓起「宠物」猛地砸向段龙,而他也轻车熟路的一把接住塞进自己怀里,随即背靠坑洞,装出打盹的模样。

    「开饭了,别争别抢,听着没?」

    十秒钟不到,铁门「呼啦」一下打开,看守如往常一般将两块带着腥臭味的生肉丢到地上,而后又拿手电筒分别晃了两人一眼,确认无误后,这才「嘭」的一下关门离去...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1848/372951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1848/372951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