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其他类型 > 洛九针 > 三十三 父子说

三十三 父子说

推荐阅读:奶包四岁半:下山后七个哥哥团宠我修仙女配改拿龙傲天剧本百炼飞升录咸鱼的悠闲人生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从零开始缔造游戏帝国网游:我能无限强化技能NBA最强队友表白失败后我到NBA打球减肥从死神归来的路明非

    这混小子!

    太聪明了真是让人头疼!

    白大老爷一瞬间有些慌乱,看向高财主和知客。

    「你们先避一避。」他用口型说。

    这座小楼有密室,这间门他不开,外边也打不开,不怕高小六硬闯进来。

    知客神情略有微乱,高财主再次笑了。

    「不用。」他用口型说,「这小子聪明的很,瞒不住,让我来对付他。」

    门外咚咚咚响个不停,高小六已经在大喊大叫。

    「舅父你怎么不说话?舅父你是不是有危险?舅父你别怕,我们的人都在这里,人多力量大,快来人啊——」

    这是要把所有的墨者都喊来吗?白大老爷的脸更黑了。

    高财主笑着摆手示意开门吧。

    .....

    .....

    「爹?」

    高小六走进来,看着室内的人,压低的眉挑了起来。

    高财主坐在轮椅上,将衣袖盖着头,一副你看不到我的样子。

    知客在轮椅后对高小六讪讪笑。

    白大老爷脸色沉沉:「自己看吧,这就是我瞒着你的事。」

    知客轻声说:「公子,老爷醒了,实在不放心,要来看看,是我们让大舅老爷瞒着你的。」

    高小六哦了声,视线在父亲和舅父身上扫过,带着几分恍然。

    看到外边官兵围守,他并不认为这是意外,是官府多聪明察觉到墨门动向,作为坐镇当地的白家不可能与此无关!

    他立刻就奔舅父来了…….

    原来是父亲来了。

    父亲来的话.....

    「是刘宴吗?」高小六问。

    知客无奈点头:「你和老爷都离开京城,刘宴当然不肯,所以他带着官兵来了。」

    高财主忙安抚:「别急别急,他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他本也就是等着选出掌门.....」

    高小六哼了声接过话:「然后把我们一网打尽是吧。」

    高财主笑了:「他虽然想,但也没那么容易。」笑着又咳嗽起来。

    知客忙给他拍抚,又急急拿出一瓷瓶,倒出足足一把药丸。

    高小六也上前半跪查看,一边呵斥:「醒了好好养着,把药当饭吃的人,怎么能跑这么远,你是不是又撑着不睡?爹你怎么这么不让人放心!你对你儿子我就这么不放心?我.....」

    他本想说,难道我还会输?

    一想,他的确输了。

    话头一转。

    「我就是输了也风风光光,也一鸣惊人,爹你既然来了,也看到了,我这几天是多风光,也就最后一招不敌败了,才一招......」

    他的话没说完,高财主伸手抚着他的脸,轻轻一歪,看向脖颈。

    「这里也有伤。」他说,皱眉,「你就是急着来质问你舅父,也要先把伤都裹好了。」

    高小六嘿嘿笑了,眉头虽然还竖着,但眼神柔和了:「我这不是怕舅父跑了嘛。」

    白大老爷在旁黑着脸:「这是我家我往哪里跑!」

    「所以这些官兵不会危及大家?」高小六问关键的问题。….

    「危及又怕什么。」高财主说,双手拍了拍高小六的肩头,「不是有你嘛!掌门重任就是解墨门与危难....」

    说到这里,又一笑,再次用力重重拍了拍高小六的肩头。

    「就算不是掌门,此次危机也必须你来解决啊。」

    .......

    .......

    「手艺好

    ,功夫好,又怎么样?」

    「就能当好掌门?」

    「先前的掌门做了什么,我墨门什么下场,人人皆知。」

    白大老爷的恨声回荡在密室内,说着一拍桌案站起来。

    「先别提当掌门的事,她先把来历摆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高小六喊了声舅舅:「她的来历我还真知道,我可以作证。」

    白大老爷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

    「你这话说的,都是一家人,胳膊肘拐哪里都一样。」高小六也瞪眼,不待白大老爷再说话,「跟她的事就交给我吧。」

    他抖了抖衣衫,抚了抚鬓角。

    「虽然她赢了我,但通过比试也知道我的本事,再加上我的身份,我会让她明白,要是真想当这个掌门,我的帮助是很重要的。」

    说着又对白大老爷和高财主一笑。

    「我不就是代表舅舅和父亲你们嘛。」

    高财主笑着点头:「以后这些事就是你来做了,你说得对,就算没当上掌门,我儿高小六的声名也是人人皆知,再不是藏在深闺人不知了。」

    高小六倨傲说:「那是自然,如今谁人不知我高,哎,我还是没想好名号,更倒霉的是,还有个更不好听的诨名.....骰子,唉,骰子。」

    说着摇头嘀嘀咕咕地走了。

    看着密室的门关上,白大老爷也松口气,看高财主一眼,似笑非笑:「果然能骗到儿子的只有老子。」

    .....

    .....

    白家的宴席到此就结束了,看热闹的民众心满意足的离开,不过白家庄园内的很多人还没散去,或者说,属于他们的热闹才算开始。

    还是那间大厅,但大厅里的人似乎不如先前多。

    有人冷哼一声:「可不是少了,人都被她赶走了。」

    按理说这话应该得到四周人的赞同,前两天就是如此,但这一次旁边却响起低斥。

    「什么都不知道就少说两句吧。」

    这话让冷哼的人更冷哼几声:「怎么?这就开始恭维了?」

    他看向前方,见那个依旧带着面具的女人身边围了不少人,虽然说大厅里少了一些人,但似乎比先前还热闹。

    有人在介绍自己,有人在低声议论,有人在欣慰地笑,有人在倨傲得意。

    还有女童跳来跳去,举着一根竹竿,只要看过的人都认得这根竹竿。

    别人都带着各种兵器,这面具女只拿着一根竹竿上台,而且还赢了。

    「是我的竹竿。」女童在高兴地喊,将竹竿挥舞,「这是我的兵器。」

    而那个茶老汉,此时此刻也站在一旁,不仅没有呵斥孙女儿离远点,还对着那个面具女笑。….

    先前茶老汉不是还说没有熟人家不像家吗?看看这笑容,比看到亲儿子都亲。

    真是.....这就已经开始掌门待遇了啊,冷哼的男人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身份来历都还没说清呢!

    门外一阵嘈杂,又有一群人走进来,为首的依旧金灿灿。

    大厅里的嘈杂热闹微微一顿,看着被簇拥的高小六。

    高小六头上身上包扎着伤,但脸色没有半点黯然,神采飞扬。

    「那位小姐。」他笑着说,抬手一礼。

    因为面具女始终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大家都用那位小姐来称呼她。

    那位小姐也看过来,微微颔首。

    看到这两人相对,大厅里的视线变得复杂,又有些紧张。

    高小六的身份不一般,有高长老,还有白家,就这

    样输了,他,或者说他们可接受?肯定要说点什么吧?

    「小姐,请这边来。」高小六说,「我有话要单独对你说。」

    果然要说点什么,但怎么是单独说?厅内响起低低议论。

    七星没什么反应,抬脚要迈步,魏东家下意识挡在前方。

    「有什么话不能当众对人言?」他不满说。

    高小六也不生气,依旧笑嘻嘻:「是我的私事,只能跟掌门说。」

    这一声掌门把魏东家的话堵住了,其他人议论也一顿。

    这是认了?

    七星对魏东家点点头,示意不用担心,向高小六走来,高小六带着她走向外边,外边已经被白家人隔离出一块空地。

    无人窥探也豁然开阔安全。

    高小六转过身,看着站定的微笑面具。

    「我爹有问题。」他低声说。.

    希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2237/246131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2237/246131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