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其他类型 > 洛九针 > 第330章 从何时

第330章 从何时

推荐阅读:死后开始的诸天万界之旅都市:千亿豪婿高调回归最富倒插门太古剑尊鉴宝捡漏从1988开始你给我的不只是仙途人在综墓,卸岭盗魁九幽剑主盗墓之我是胡八一的表弟龙珠:从每秒战力加1开始

    洛九针 !妇人千恩万谢拿着钱,牢记恩人的名号离开了。</br> 夕阳的余晖散去,茶楼里外点亮了灯,这里不是繁华的城池乡镇,只是路边一家茶店,且不提供歇脚,所以天一黑便没有了客人。</br> 店伙计们开始收拾桌椅,上门板。</br> 高小六坐在屏风前,靠着椅背,一手将一个骰盅抛起接住重复,视线则看着茶楼里的灯笼。</br> 一个店伙计笑说:“我们家的灯好看吧?”</br> 高小六笑了笑:“一般。”</br> 另一个店伙计有些不服气嗨的了声,指着里里外外:“多亮啊像天上星。”</br> 高小六哦了声,诚恳解释:“我不是说你们灯不好看,我是说,我看过更好看的,你们家的实在不入眼。”</br> 这诚恳还不如不诚恳呢,店伙计们好气,再次打量高小六,见他年纪轻轻却又一副落魄模样,但落魄吧,又穿着一双镶金的草鞋</br> 柜台后的掌柜算完了账,赶着店伙计们走开,对高小六笑问:“小爷今天想吃点什么?”</br> 高小六将桌上的碗敲了敲,掌柜的上前打开,见三个碗下各自散落着碎银。</br> “老儿亲自下厨给您做好吃的。”掌柜笑说,却没有拿钱,看着高小六意味深长说,“自家人吃口饭哪里能要钱。”</br> 自家人。</br> 高小六看向他,将脚抬起放在了桌子上,晃了晃鞋子。</br> “你误会了。”他说,“我穿草鞋,只不过是从小到大习惯,我不是墨者,跟你们墨门也不是一家人。”</br> 掌柜的愣了下,误会了?不可能啊,就算不穿草鞋,这小子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分明就是个一个墨者。</br> 莫非是仰慕墨圣,学着做一个墨者?</br> “小爷。”掌柜的笑得更和蔼,“有没有想吃我们家的饭?现在也不是以前了,吃这碗不会被官府捉拿,咱们也算是堂堂正正——”</br> 他的话没说完,这年轻人似笑非笑看着他。</br> “你知道你们为什么吃这碗饭能堂堂正正吗?”高小六说。</br> 掌柜的再次愣了下,这年轻人说话真是难捉摸。</br> 不过这话看来的确对墨门了解。</br> “是因为我们掌门九针”掌柜的含笑说。</br> 话没说完,就被高小六皱眉打断:“九针?怎么叫这个了?真难听。”</br> 掌柜的也皱眉,这年轻人不太礼貌埃</br> “名号只是代称,不论好听难听,你——”掌柜的说。</br> 但再次被打断,高小六摆摆手。</br> “你们吃这碗饭能堂堂正正。”他似笑非笑说,“是因为我爹被杀了。”</br> 掌柜的再好脾气也有点压不住了,这话可说得越来越不像话了!</br> 但不待他再开口,高小六站了起来,抬脚一挑,旁边放着的一根竹杖飞起落在手中。</br> “走了。”他说,指着桌上的钱,“送你们了。”</br> 掌柜的不悦说:“我们不缺钱,您还是拿着吧。”</br> “我不是缺钱。”高小六回头看他一眼,“我是有玻”</br> 有病?什么病?掌柜的狐疑打量这年轻人,虽然带着些痞气,但身手不一般啊,刚才挑竹竿的脚法就能看出非等闲之辈。</br> “我啊,有看到钱就想吐的玻”高小六说,伸手掩住眼,“因为看钱看得太多了。”</br> 他说着一手捂着眼,一手用竹竿敲打着地面邦邦邦向外走去。</br> 掌柜的在后愕然,这都什么鬼话啊!</br> “这小子的确病得不轻。”一旁听到对话的店伙计说,“说话疯疯癫癫的。”</br> 掌柜的看着年轻人走出去的背影,略有些感叹:“或许有常人未有的经历吧。”又带着可惜,“但他行事的确像个墨者埃”</br> 可惜竟然不是,而且看起来知道墨门,但也无心入门。</br> “你这就狭隘了。”身后东家走出来,说,“这不叫可惜,这是好事。”</br> 掌柜的和店伙计们都看向东家。</br> 东家矮矮胖胖,捧着一个茶壶慢悠悠坐在先前那年轻人坐的位置上。</br> “先前官府推行我们墨门技艺,但从不提墨门,有些墨者有不满,认为会断送墨门传承。”他接着说,“掌门特意发令说真正的传承,不是单独标记出来,让人供着,让人仰着看,而是无迹。”</br> 他抬着茶壶环指。</br> “在人间,在民众中无迹,但又人人可用,人人皆知,无所不在,如此才是万世长存之道。”</br> “就比如那个年轻人,他虽然不是墨者,但所作所为是墨者之道。”</br> “待人人皆行墨者之义,墨圣之道无所不在,又何须在意是否我墨门。”</br> “这不就是先圣当年的心愿吗?”</br> 东家说到这里哈哈笑起来。</br> 掌柜的和店伙计们也哈哈笑了。</br> “别的先不说,这两年东家真是天天笑个不停,看到什么都高兴。”</br> 夜色里点点灯的茶楼宛如繁星,伴着笑声在眨眼,高小六回头看了眼,摇摇头:“一天到晚就知道傻乐1</br> 他收回视线看向前方。</br> 前方夜色无边。</br> “九针。”他再次念了遍这个名字,摇头,“新名号,可不如我的无名好听埃”</br> 说着将挂在腰里的香囊中骰盅拿出来,在手里转啊转,抚摸着其上七星两字。</br> “还是七星更好听。”</br> 他看向天上散落的几颗星。</br> 从那一晚山崖上飘然而落,落在他的生命里。</br> 七星是属于他的记忆。</br> 高小六一笑,将竹竿一甩插在背后,握着骰盅在夜色中大步而行。</br> 伴着一路寒风,视线里终于看到了城池的影子。</br> 梁六子喝了一口水,将水囊扔在地上:“终于到了!怎么这么远呢,真是累死我了1</br> 梁四子在后笑:“走点路就累了,北境这么苦,你是不是一天都待不住?”</br> 梁六子啐了口:“北境哪有我们河西苦1</br> 旁边避让的路人听到了,指点议论“河西来的兵马埃”“河西在哪里?”“偏僻荒野之地吧。”</br> 梁六子听得更生气了。</br> “喂,看清楚我是谁1他对路边的民众喊。</br> 民众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br> 梁二子喝斥梁六子:“发什么疯1</br> 梁六子委屈说:“这才几年,都不认得我们了。”</br> 梁四子笑说:“你看看穿的兵袍,身后的兵旗,怎能认得你?”</br> 道理也是这个道理,梁六子要说什么,路边的民众一阵喧哗,同时身后响起马蹄声,地面震动,显然有一批人马奔来。</br> “霍将军回来了1</br> “是霍将军1</br> 民众们也旋即掀起一阵喧闹,在路边向后张望,还有人催促站在路中间的梁六子等人“快让开。”“别挡了霍将军的路1</br> 梁六子瞪眼一动不动,看向后方,见兵马越来越近,先看到如云的军旗,熟悉的是北海军的军旗,陌生的是将旗。</br> 飞扬的黑底云纹将旗上霍字金闪闪发光。</br> 看到这边路上的人马,他们的速度降下来,很快分开,一匹马从中跃出,铠甲兵器森森,黑斗篷在马背上滑落。</br> 正是许久不见的霍莲。</br> 路边响起更热闹的呼声。</br> 梁六子哼了声,将视线转开,听得霍莲的声音传来。</br> “你们来了。”</br> 梁二子含笑点头:“刚到。”又道,“大哥那边有战事不方便离开。”</br> 霍莲点头:“我知道,希望大哥用不着我们支援。”</br> 梁二子哈哈笑:“还不至于。”</br> 霍莲也不再多说,道:“走,回家吧。”</br> 这一声回家让梁六子的头又转过来,挺直了脊背,对一旁的民众大声说:“竟然认不出六爷我了!真是不像话1</br> 路边的民众便有人眯起眼,尤其是年长的,哈哈几声“这不是梁六将军啊1“哎呦,这是梁二将军1</br> 曾经的名号再次被唤起来,夹杂着热情问候。</br> “二将军,还以为你们被关进大牢呢。”</br> “竟然还活着埃”</br> “你们怎么来了?”</br> 听到这句话,梁二子一改先前的沉默,哈哈大笑:“我们当然是回家啊1说罢扬鞭催马,一马当先向宣宁城奔去,梁六子梁三子梁四子紧随其后,荡起尘烟滚滚。</br> 虽然离开了北海军,但,北境依旧是他们的家。</br> 不管身在何处,有家,能回家,就是人生幸福事。</br> 但当他们进了宣宁府,霍莲却没有跟来。</br> “霍将军有事要去一趟北境长城那边。”副将恭敬说。</br> 梁六子呵一声:“什么有事,去看那位掌门了吧?那句话说得真对,娶了媳妇就忘了兄弟。”</br> 副将笑而不语。</br> 梁二子喝斥他:“七星小姐又不仅仅是新嫁娘。”</br> 还是墨门的当家人。</br> 真要比起来,她领的人马,比霍莲还多,要做的事比霍莲还多。</br> 既然让霍莲过去,必然是有要紧事。</br> 霍莲来到北境长城的时候,已经入夜,城墙上点缀着灯火,宛如筑起一道星河。</br> 两年的时间北境长城已经修好了,这边不再聚集大批工匠,当看到北境长城的入口开着门,亮着灯,霍莲不由加快脚步走了进去。</br> 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站在厅内,在认真端详什么。</br> 当他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她也察觉到了,回过头来。</br> 大厅内并没有灯火辉煌,只几盏火把,不过四周墙壁上点缀夜明珠,让室内莹亮一片。</br> 那女子穿着一贯的青色衣裙,乌黑的头发高高挽起,不施粉黛,不簪珠宝,看到走进来的霍莲,她的脸上绽开笑容,瞬间璀璨生辉。</br> “霍莲。”她喊道,同时向他扑过来。</br> 霍莲忙伸手,将扑过来的人抱祝</br> 怀里的人抬起头看着他,高兴地说:“我找到了最好的铁石了1      她一直想要重铸六尺剑,但又对现有的料石不满意,这半年奔走了很多地方寻找,现在终于找到了。</br> “那真是太好了。”霍莲含笑说,“我以为成亲的时候,新娘子也回不来呢。”</br> 婚期是提前订好的,因为要通知的人太多,分散各地,要给大家准备的时间。</br> 还好,在婚期之前她回来了。</br> 她一笑:“就算没找到,我也会赶回来成亲的,寻找铁石可以一辈子,但”</br> 她仰头看着霍莲。</br> “成亲只有一次,怎能错过?”</br> 霍莲看着她:“洛九针,你路上又看了什么新鲜戏学来的话?”</br> 洛九针哈哈笑了,将霍莲的腰环抱:“就算是学来的话,我自己说来,也是真心话埃”</br> 比起最初的时候,她现在真是很会说话了,多聪明的孩子啊,如果从小霍莲将这个念头甩开,现在这样已经很好。</br> “还有。”他想到什么,将九针从身前拉开,让她站好,“你既然学了这么多,怎么还没学会不能随便抱人?”</br> 九针眨眼看着他:“我没随便埃”</br> “从你见我第一次起,就很随便。”霍莲说,看着她。</br> 初见的时候她染着一身血奔逃而来,当着他的面就脱衣服。</br> 更不用说后来在牢中被他捆绑,她竟然直接就抱着他胳膊睡去。</br> 当然,以前的诸多不解,现在都有了解答,她是他的剑,随身在他,已经习惯了,而剑自然是要被人抱着拿着背着,这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br> 所以,除了他,如果其他人要抱她,她会不会也直接就</br> 九针笑了:“霍莲,那是你的第一次见我,但不是我第一次见你啊,如果我真随便,你也不会见到我了。”</br> 正因为她知道他,了解他,相信他,所以才会那样随便地出现在他身边。</br> 霍莲愣了愣,笑了,说:“如今倒成了我不会说话了。”</br> “我知道。”九针看着他,一笑,“你这叫多情总被无情恼。”</br> 聪明也聪明,但聪明的乱七八糟,霍莲失笑,又收起笑,点头:“是,你的确无情。”</br> 说受伤就受伤,说断剑就断剑,说不见就不见了。</br> 连一句话都没有留。</br> “你有没有想过,你不见了,我会怎么样?”</br> 九针看着他,诚恳说:“我没想你会怎么样,那时候,我回到剑里,我还是很高兴的。”</br> 很高兴?</br> 其实自从重新醒来,他们没有谈及过往,尤其是剑灵的事。</br> 因为涉及到洛工,涉及到七星,是两人都不想碰触的话题。</br> 这是她第一次直接提到回到剑里。</br> 霍莲安静地看着她。</br> “其实,我不知道我是谁。”</br> “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br> “是剑生了灵,还是灵生了剑。”</br> “从我有意识起有人喊我九针,说我是女儿。”</br> “我的意识里有家,有父亲,母亲,和妹妹。”</br> “但我又知道,这些跟真正的家不一样,而我也并不是真正的人。”</br>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直到你带着我,遇到了妹妹,我变成了人,变成了妹妹,也见到了真正的你,又经历了真实的世间。”</br> “虽然最后我离开了。”</br> 九针握住霍莲的手,看着他。</br> “但因为我记得真实的世间,记得真实的你,你就会一直陪着我,在茫茫的虚幻天地,我不再是孤独一人。”</br> 她就是这样从无怨言,生死干脆,洒脱肆意,霍莲看着她,还能说什么,更何况他也不是真的怨她,那些怨,都是因为舍不得。</br> 他再次将她拥在怀里。</br> “我比你贪心。”他说,“我还是更想真实的拥着你。”</br> 好了,这件事揭过去了,贴在霍莲的胸口,九针想,戏台上唱的果然没错,只要先示弱哄一哄,男人就没事了,她伸手拍了拍霍莲的背,站直身子。</br> “快来看我找到的铁石。”她说,兴奋地说,“可以将六尺剑重铸,而且更锋利1</br> 霍莲在后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br> 跟以前一样,说完一件事,她立刻就会说另一件事,多余的情绪,没有的。</br> “依旧铸造成六尺剑吗?”他跟过去,看着地上堆积的铁石,问。</br> 九针对他一笑,摇头:“不,我要铸成两把剑。”</br> 霍莲看着她,轻声说:“一个叫九针,一个叫七星。”</br> 她们姐妹终将相伴相生。</br> 铸剑不是一日两日能成,眼前最重要的事,是举办一个婚礼。</br> 虽然对于婚礼九针原本不在意,但霍莲总是在意,她不能对他太随便,随便抱,随便和他睡在一起。</br> 等有了婚礼,就可以了。</br> 回到宣宁城,四面八方祝贺婚礼的人和物都到了,两人也再次忙的各自见不了。</br> 霍莲是能推的都推了,梁家兄弟们在这里,被他推出去待客做事,不过当都察司的人到来时,他还是亲自见。</br> 朱川并没有来。</br> “恭喜霍将军。”十个都察司兵卫在大厅里,齐齐俯身施礼。</br> 霍莲点点头。</br> 但面前的兵卫们并没有起身,而是单膝下跪,再次齐齐施礼。</br> “恭贺都督大喜1</br> 霍莲看着他们,嘴角浮现笑意,抬手:“起来吧。”</br> 兵卫们起身,为首的让人将两个箱子抬过来。</br> “朱都督说,这是给将军的贺礼。”他说,亲手打开一个,露出金银珠宝,又打开一个,露出的则是一摞一摞的信报,“这是这两年有关将军的闲言碎语。”</br> 霍莲看着两个箱子,点点头:“替我谢谢你们都督。”</br> 兵卫再次俯身施礼:“朱都督说,以后,请将军多保重。”</br> 也就是说,以后朱川不会再为霍莲挡住这些了,作为都察司都督,除了陛下,其他人在他眼里都一样。</br> 霍莲再次笑了笑:“回去告诉朱川,我霍莲还没到靠着他活着的地步。”</br> 霍莲这边见旧人,九针也在看旧人送来的贺礼。</br> “青雉刚让人送来的。”陈十坐在椅子上,说,“老陆现在退养了,西堂那边她接着账房,忙的很,也走不开。”</br> 九针点点头,打开了包袱,微微愣了下。</br> “嫁衣埃”陈十也很惊讶,“还挺好看。”</br> 应该说很好看。</br> 九针将嫁衣挂在衣架上,与原本准备的嫁衣对比,能看出不一样的绣技。</br> “这丫头在信上说,这是小姐在回许城的路上绣的。”陈十拿着嫁衣里附送的信,念,“但最终没能绣完,这两年我苦练技艺,终于能拿出手,续上了小姐的针法,做完了这套嫁衣,希望小姐你喜欢。”</br> 他念完了,又挠头。</br>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br> 又看九针,带着几分复杂情绪。</br> “你在回许城的时候做的?你那时候就想着嫁给姓霍的了?”</br> 唉,真是让人心痛,他的小女妹妹啊,怎么就看上霍莲这东西了?</br> 九针接过信看了遍,再看一眼嫁衣,点点头嗯了声。</br> “你怎么就喜欢他了?”陈十还是唉声叹气,“你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br> 总不会是被霍莲绑走关在都察司的时候吧?</br> 九针想了想,说:“这要从当初他抱着我哭的时候说起——”</br> 话刚开口,门外响起重重的咳嗽声。</br> 霍莲也推门进来。</br> 其实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九针说喜欢他,原本想多听一听,但竟然要从哭鼻子的时候说起来,还是罢了。</br> “娘子,这些事我们说就行了。”他说,看了眼陈十,“不要跟外人说这些。”</br> 陈十瞪了他一眼:“什么外人,谁是外人1又冷笑,“一日没成亲,你都是外人1</br> 九针在一旁笑。</br> 霍莲对陈十一笑,忽地抬手一礼:“辛苦兄长了。”</br> 这次可真成了大舅哥了,陈十忍不住摸了摸鼻头,一甩袖子:“我嫁我妹妹,辛苦什么1</br> 说罢忙向外走出去。</br> 刚站到门外要吐口气,耳边传来梁六子的大嗓门。</br> “哎呦,大舅哥在这里躲清闲呢。”</br> 陈十一腔恼火立刻冲他去了。</br> 门被关上,隔绝了外边的吵闹,霍莲也站到衣架前,看着嫁衣。</br> “好看吗?”他问。</br> 九针点点头:“好看。”</br> 霍莲看向她:“娘子,我来与你穿上。”</br> (全文完)</br> 早上好。</br> 这本书,就到这里了。</br> 虽然是去年九月十号发的书,但其实是从八月就开始写了,所以,这是整整一年。</br> 很高兴也很激动,又和大家一起走过了一年。</br> 追更很辛苦,我一直在说感谢,因为追更阅读体验并不会太好,但对我来说,是追更的你们给了我数据,成绩,以及陪伴,这些对于一个连载作者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再次谢谢你们。</br> 另外,我很喜欢这本书,很高兴,我能写出它来。</br> 下一本书,希望我和你们都还能喜欢。</br> 下本书见,我的朋友们,你们是孤寂作者创作生涯中的光。</br> 光芒万丈。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2237/452243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2237/4522439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