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玄幻奇幻 > 女侠且慢 > 第二十七章 双向奔赴

第二十七章 双向奔赴

推荐阅读:我在大明贩卖鸡汤全民杀戮:开局召唤黑影军团开局就破产,我能沟通万物第一召唤师我在异界有座城重塑1997:开启金融帝国直播算卦,你非尊我为天师!离婚当天,全城第一美女求我娶她舔狗重生变狼王,开局先斩校花圈大佬的小娇妻

    <b>最新</b>    “驾——”

    蹄哒蹄哒……

    月色洒在戈壁滩上,炭红烈马全速飞驰,在背后带起一线烟尘。

    夜惊堂手持缰绳,扫视着远方那座位于山脉间的大河谷,心头倒是生出了几分恍如隔世。

    记得上次从望河垭经过,还是在去年初春,当时刚送完镖从沙州回来,带着些许沙州的货物,身边跟着六子等镖师,旅途非常平淡,没有任何变数,他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当镖头的小日子,甚至开始幻想起,某天能在路上遇到个落难侠女,和侠女泪一样抱回家搭救,然后拜堂成亲什么的。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带着队伍回到红河镇,便听说了义父醉死在酒桌上的消息,跑回镖局,看到的只有放在灵案上的老刀,和已经躺在棺木里的糟老头子。

    而他的人生,也在那一刻彻底转变,从有父母管教的梁州野小子,直接变成了举目无亲的边城浪子。

    在遵从遗嘱离开红河镇时,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回来,也不清楚在人吃人的江湖上能活多久,甚至幻想过有朝一日客死他乡,鸟鸟该怎么办的问题。

    但他万万没料到,外面的江湖这么菜,和梁州好汉比起来,外面的江湖人简直称得上纯良,真有侠客和侠女。

    然后他就不知不觉,走到了今天的位置,身边多了好多红颜知己,也尝试过了侠女泪上的大部分招式。

    此时重走梁西古道,回想起一年多的江湖路……

    一年多……

    夜惊堂念及此处,忽然觉得从去年到今年,搞的事情确实有点多。

    再这么下去,三娘置办的新宅,怕是真住不下了,看来以后得收敛一点……

    蹄哒蹄哒……

    炭红烈马全速疾驰,不过片刻就进入了巍峨山脉间的辽阔河谷。

    华青芷侧坐在背后,双手抓着夜惊堂的腰带,一天颠簸下来,已经有了些疲倦,脑袋靠在了脊背上闭着双眸,腿上则蹲着已经开始睡大觉的鸟鸟。

    发现速度开始减缓,华青芷睁开眼眸,往前打量一眼,瞧见河谷中心的镇子,询问道:

    “到什么地方了?”

    “望河垭,过了河谷就是沙州。”

    “这么快呀?”

    “是啊,不然怎么叫神驹呢……”

    夜惊堂坐下的炭红烈马,是钰虎的坐骑,脚力惊人,早上从燎原入关,横穿梁州戈壁,待入夜已经跑到了洪山脚下,如果不是天气太酷热,夜惊堂怕把马跑伤了,其实还能更快些。

    洪山是梁州的尽头,因为高山险峰阻隔两州,常人根本没法翻越,望河垭的古河道,就成了两州的生命线,如果不走这里,就得绕到西海的朵兰谷,为此哪怕炎炎盛夏,从这里往返的商队依旧很多。

    夏天戈壁滩太炎热,商队很难在白天赶路,为此都是白天休息,晚上披星戴月出发,此时河谷之内,能看到不少队伍从镇子出来,前往西边的沙州或者返回梁州。

    华青芷坐在背后,跟着熟门熟路的夜惊堂进入镇子,可见这偏远之地的小镇还挺热闹,不光能看到在街边揽客的窑姐儿,茶铺客栈里还能听到说书先生铿锵有力的腔调:

    “……夜大侠丝毫不惧,在天烛峰下横枪立马,摆出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这一仗,打了三天三夜,杀的是天昏地暗、血流成河。结果一战后,你们猜怎么着?”

    “夜大阎王斩敌过万、毫发无伤?”

    “也不算毫发无伤,夜大侠一战下来,就被狗咬了一口。”

    “啊?!”

    “啥玩意?!”

    “你们还别不信,这狗可不是寻常狗,相传上古年间,巫马部的祖宗狼戎,在草原打猎时,偶得一只神狼……”

    ……

    ??

    夜惊堂让马匹停步,转头看向正在讲述他光辉战绩的客栈,眼神五味杂陈。

    而背后的华青芷,显然也听到了这离谱故事,害怕夜惊堂又去砍人,拉了拉他的衣裳: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夜惊堂倒也没进去讨说法的意思,毕竟江湖本就是如此,流传最广的故事,永远不是巅峰之战,而是各大高手的绯闻艳史。

    到现在江湖上还流传着‘仇天合与白发谛听不得不说的故事’,什么你追我逃、狱中生情,编的和真的一样,要是真计较,怕是得把自己烦死。

    夜惊堂聆听两句后,发现也没啥听头,便继续前行,来到一个规模较大的客栈外,把华青芷扶下来,看向马厩外坐着的中年汉子:

    “张耗子,伱还健在呀?”

    “嘿?!”

    坐在凉棚下喝茶的中年汉子,本来还在暗中观察这气质不凡的两人一马是何来路,忽然听见为首的年轻刀客直呼他诨号,明显愣了下,而后就连忙站起身,殷勤跑到跟前:

    “这位爷有点面熟,敢问是?”

    夜惊堂重回故里遇见熟人,心情还挺不错,随口回应:

    “五年前我走镖从这儿路过,货被你家老大扣了,送了不少银子才放行,当时你传的话,忘了?”

    “五年前……”

    望河垭本就是江湖地盘,扣货讹钱的事儿干的可太多了,张耗子眼底明显有点茫然。

    不过仔细观察夜惊堂面相,再看到毛色雪白的雪鹰后,他猛然想起,五年前的夏天,有个眉清目秀的小屁孩,带着只白鹰当宠物,彼此起了口角,想拔刀砍他,结果被镖师拉走了……

    记得那小屁孩是北边红河镖局的人,而红河镖局如今虽然关门了,但放在当前的梁州江湖,可谓无人不知。

    毕竟里面出了个大人物,名头好长一串儿,全称大概是——刀枪双魁、红花楼少主、黑衙三千鹰犬指挥使、天子亲封武安公、当今女帝或靖王的姘头、梁州江湖第一人、孤身横扫大魏的勇者、单刀深入北朝的狼王、当代最年轻武圣、西海诸部新主……

    简称夜大阎王。

    扑通~

    华青芷见是熟人,本来还站在背后面带微笑,结果下一刻就看见,方才还挺热络的中年汉子,双膝一软,直挺挺跪在了面前。

    华青芷一愣,显然有点不知所措了。

    夜惊堂对此倒是不意外,低头看向已经开始回忆此生江湖路的中年汉子:

    “想起来了?”

    张耗子从俊朗面相中,已经认出了这位有过交际的阎王爷,心底只感觉自己大抵上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但强烈求生欲驱动下,还是神色尴尬回应:

    “爷这么厉害的人物,还亲自出门呀?嗯……当年是小的瞎了眼……”

    夜惊堂既然开口招呼,就没有和一个小泼皮计较的意思,把缰绳丢给张耗子:

    “当年的债,你家老大正在蹲苦窑还。话说你以前好歹也是个小堂主,怎么落魄到跑来看马了?”

    张耗子的老大,自然是望河垭的前寨主金蛇镖郑坤,也就是当年讹了夜惊堂二十两银子巨款那个好汉。

    郑坤去年接到命令,和蒋札虎的兄弟石彦峰,一起入京刺杀柳千笙,但可惜遭遇意外,被仲孙锦的侄子仲孙彦,用轰天雷埋伏了。

    一战过后,石彦峰直接被当场炸死,而郑坤则被夜惊堂抓获,关进了黑衙地牢,遭受伤渐离严刑拷打一整夜,都没吐出半个字,也算是条硬汉。

    后来蒋札虎在朵兰谷帮夜惊堂对付左贤王,上交了金鳞图,算是立了大功,郑坤也为此保住了一条命,转到刑狱,判了三年上交违法所得,也算是从轻发落了。

    张耗子见夜惊堂不杀他,如释重负之下,整个人都差点软了,连忙爬起来接住缰绳:

    “唉,说来话长。自从郑老大被抓……不对,应该是伏法后,下面兄弟日子就不好过了,小的本想撂挑子自立门户,结果新寨主不答应,然后就到这儿来了……”

    夜惊堂抬眼看了下客栈的幡子,发现挂的只是洪山帮的旗子,看不出属于十八寨的哪一支,便询问道:

    “望河垭现在谁管事?”

    张耗子毕恭毕敬道:

    “郑老大走后,望河垭被五坡岭接手了,当前的老大是……”

    “母夜叉邹蛮子?”

    张耗子听见有人竟敢直呼寨主外号,惊的是脖子一缩,连忙抬手制止。不过发现面前的夜大阎王,同样是脸色微变,他眼神又化为意外:

    “就爷这江湖地位,也怕我家寨主?”

    “呃……邹寨主的名号,在梁州能止小儿夜啼,谁不忌惮三分。”

    夜惊堂并未过多解释,岔开话题询问:

    “你近两天,可见到一支三十多人的车队从望河垭折返?护卫都是高手,带着三辆马车。”

    张耗子仔细回想:“半个多月前过去的,目前还没回来,不过今天回来的镖师,说在路上遇见过这么个车队,最迟明早应该就到了。”

    夜惊堂估计队伍离望河垭也不远,当下便让鸟鸟先飞过去寻找确定位置,他则带着华青芷走进了客栈大门。

    华青芷腿脚不便,走到比较慢,上楼梯的时候还得扶着夜惊堂胳膊,待走到楼上后,才好奇询问:

    “那个邹寨主是什么来头?夜公子听到名头直接‘花容失色’的人,我还是头一次见……”

    夜惊堂稍微有点尴尬,想想还是解释道:

    “我十三四岁的时候,第一次跟着义父走镖,在戈壁滩上遇到了一队人,其中领头的就是邹大寨主。当时我还小,见一个女人家胳膊比我腿都粗,还拿两把霜花板斧,就好奇多看了两眼。

    “结果不曾想,直接看出事儿了,对方二话不说,就甩给我义父五十两银子,想把我买了,我义父不卖,就准备直接强抢民男,好在我跑得快不然……”

    华青芷看着夜惊堂心有余悸的样子,有些好笑:

    “夜公子还有过这等遭遇?”

    “我自幼长得唇红齿白,算是十里八乡有名的俊后生,打我主意的人可太多了,自从十二三岁开始,就有人登门说媒……”

    华青芷对这话倒是不怀疑,毕竟就夜惊堂这相貌,走哪儿都能吃上软饭,她想了想询问道:

    “那为何公子的红颜知己,没有梁州本地人?”

    “这个吗……梁州好看的小姐,都住在郡城里,我这边城野小子,根本见不着。能见到的姑娘,都……嗯……”

    华青芷余光看向正在客栈大堂里喝酒划拳的泼辣妇人,以及大胳膊比她腰还粗的女汉子,算是明白了缘由,当下又道:

    “没想到夜公子也以貌取人。如果看上夜公子的女英雄,长得肤白貌美身段婀娜,就和薛白锦一样,夜公子是不是就不跑了?”

    夜惊堂觉得这完全是废话,他当时十三四岁,正是青春期躁动的时候,忽然遇到冰坨坨那样又大又白,还冷艳无双的丰腴大姐姐,要拉他回家做相公,他能逃跑怕是脑子有毛病。

    不过直接点头,未免像个色胚,夜惊堂对此只是道:

    “我当时还小,哪里懂这些,走进屋吧。”

    华青芷若有若无哼了声,显然是不相信,但也没再调侃,跟着一起进入了房间。

    望河垭本就是山寨为了收过路费修建的镇子,居住环境谈不上太好,房间里都是上了年头的桌椅和板床,墙壁呈黄黑色,窗口、桌子上甚至还能看到些许刀剑痕迹,也不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

    华青芷来到桌前坐下,抬手摸了摸桌子边缘的刀痕,又环视整个房间,有点心虚:

    “夜公子,这房间不会死过人吧?”

    夜惊堂把佩刀和斗笠放在桌上,点燃了烛台,见华青芷询问,并未立即回答,而是自己观察桌子和墙壁上的痕迹,片刻后摇头道:

    “还没死。”

    “嗯?”华青芷面露茫然。

    夜惊堂因为也没事,便把桌子转了下,给华青芷讲解:

    “桌子当时是这么摆的,房客背对窗户而坐,杀手先从窗外放暗箭,房客察觉偏身躲开,在桌面上留下了一个箭孔;而后杀手破窗而入,双方短兵相接……最后杀手被一刀贯穿腹部,钉在了墙上……”

    夜惊堂在窗户旁边蹲下,指向墙根的乌黑痕迹:

    “这是没擦干净的血迹,事情应该出在年前,从高度来看肚子受创但没当场毙命,死前肯定被抬出去了,放心住。”

    “呃……”

    华青芷眨了眨眼睛,因为夜惊堂讲的声情并茂,还亲自演示厮杀双方的位置动作,她感觉就和身临其境一样,硬生生脑补出了当时的情况,脸儿都白了:

    “要不……要不咱们换一间房?”

    夜惊堂来到旁边坐下,摇头道:

    “这客栈几十年了,哪有没见过血的地方。有些房间比较干净整洁,是因为损坏严重,或者尸体臭了,味道除不掉,必须重新翻修。这房间不拾掇,就是因为没人死在屋里,不犯忌讳,帮派犯不着花那冤枉钱。”

    “……”

    华青芷就是个文弱小姐,跟着夜惊堂这么久,死人虽然见过不少了,但胆子显然还是没练起来,发现这客栈里应该死过不少人,手都蜷到了胸口:

    “那……那我们换家客栈?”

    “这地方都一样。”

    夜惊堂知道华青芷害怕,安慰道:“我这阎王在跟前,你还能怕小鬼不成,放心住就是了。我去给你打点热水……”

    华青芷见夜惊堂要出门,哪里敢独自待在这鬼地方,连忙把他袖子拉住:

    “让小二送上来就行了,你……你也跑了一天了,就在这好好歇息吧。”

    夜惊堂摇头一笑,到门口和小二招呼一声,便示意床铺:

    “你放心歇着,我在这打坐即可。”

    华青芷觉得自己睡床,让夜惊堂坐着怪不好意思的,但她也坐不住,总不能让夜惊堂睡一起,当下只能柔柔颔首,坐在了床铺跟前。

    咚咚咚~

    很快,张耗子提着两桶清水,殷勤跑到门外。

    夜惊堂把水接过来,关上门来到床铺跟前,把水倒进了盆里。

    华青芷把簪子摘下来,洗完脸后,本想自己把水倒进脚盆,但绿珠不在跟前,显然不太方便。

    夜惊堂见此便在床前半蹲下来,把水倒进脚盆,而后握住脚踝,把绣鞋取了下来。

    华青芷一愣,连忙想要往回缩:

    “夜公子,这怎么可以,你是男儿家……”

    夜惊堂把袜子拉下来,白皙无痕的小脚丫当即弓起:

    “我帮你脱罢了,又不是帮你洗,别乱动。”

    华青芷脸色涨红,但夜惊堂很强势,她也没办法,等到袜子脱下后,就连忙把脚儿放进水里,然后抬手去扶夜惊堂:

    “你快起来吧。”

    夜惊堂摇头一笑,站起身来,自己也开始洗漱……

    ——

    另一侧,河谷西边。

    三十余人的队伍,在古河道上行进,连续在大漠中奔波半个月,从领队佘龙到下面捕快,基本上都有点蔫了。

    被护在中心的马车里,太后娘娘没精打采的靠在小榻上,手里握着个小盒子,眼底委屈而失落,此时还在轻声念叨:

    “怎么会呢,书上明明写了,月牙湾周围是一片花海,随处可见过来喝水的小兽,和人间仙境一样……”

    东方离人在大漠里兜兜转转,吃了半个月沙子,原本的傲气也给磨没了,疲倦不堪依在旁边,手里翻着被母后视作命根子的《艳后秘史》。

    而太后娘娘现在所说的内容,正是《艳后秘史》的最后一章,其剧情大概就是——世子和燕太后经历诸多磨难后,在月牙湾隐居厮守终生,算是大圆满结局。

    因为是大结局,最后一章大半词汇,都在描写月牙湾的环境有多漂亮,孤男寡女相依在湖畔的场景有多浪漫;东方离人陪着太后往月牙湾跑,其实也是被书中所写的景色所吸引。

    结果她们一行人,四处找向导带路,在大漠里走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找到所谓的‘月牙湾’,发现就只是沙漠里的一个小湖,周边一片胡杨林,然后就没了,前后只待了不到半个时辰。

    感觉受到欺骗的太后,当场信仰崩塌,本来还想着抓只书上说的小兽当宠物,结果到头来只能装一盒沙子当纪念,心里显然有点不甘心。

    眼见太后娘娘都抑郁了,东方离人把书合起来,劝道:

    “书上写的是几百年的事儿,如今时过境迁,花海没了也正常。”

    “水儿上次还说,她前几年去过那里,风景特别漂亮……”

    东方离人摇头一叹:“师尊的话,向来不怎么准,她还说在海里见过十丈长的大鱼,世上岂会有那么大的鱼?再者师尊也没完全骗人,月牙湾的风景确实不错,只是和书上不一样罢了……”

    太后娘娘幽幽一叹,还是想不开,望着盒子里的黄沙发呆。

    东方离人对此也没办法了,又转眼从车窗望向后方。

    三娘和凝儿,此行是一起出来游玩,但凝儿显然没料到是跑来当苦行僧,此时明显也累了,躺在后面的马车里没露头,三娘也在其中,小声聊着私房话。

    东方离人在回来的路上,就听说了西海诸部集结的消息,知道夜惊堂肯定办完事情回来了,返程称得上归心似箭,跑的非常快。

    虽然距离红河镇还有很远,估计三五天才能赶到,但东方离人心早就飘到了夜惊堂身上,觉得三娘和凝儿,应该是在聊怎么奖励夜惊堂的问题,便想背着母后过去参与一下。

    但东方离人刚走出车厢,便发现前面的佘龙等人,抬头望向河谷上方:

    “诶?那儿是不是有只大鸟?”

    “是,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

    东方离人一愣,站在车厢上,眯眼望向天空,果真看到一个熟悉的白色炮弹,从空中砸了下来,距离尚有小半里就听到:

    “叽叽叽……”

    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整个队伍感觉都活了过来。

    方才还没精打采的太后娘娘,直接一头翻起来,探出车窗望外眺望;而三娘和凝儿,也挑开了帘子,眼底全是意外和惊喜。

    东方离人瞧见胖妃来了,就知道夜惊堂必然在附近,当下直接飞身一跃落在了旁边的骏马上,朝着鸟鸟飞驰而去,遥遥挥手:

    “夜惊堂在前面?”

    “叽叽……”

    鸟鸟本来还以为要飞好远,出门就完成了差事也相当高兴,落在了东方离人的马鞍上,抬起翅膀指向河谷,而后便开始左右寻找,看有没有没吃完的烤驼峰。

    东方离人显然不可能随身带驼峰肉,只是摸了摸鸟鸟安慰,而后便跟着指引,朝河谷内的小镇跑去。

    后方的太后娘娘等人,虽然也很急切,但和靖王一样,听见情郎的名字,就不管不顾往过冲,显然有点羞人。

    为此太后娘娘只是催促道:

    “佘龙,快让所有人跟上。”

    佘龙感觉靖王和情郎重逢,估计不太想他们这群碍事的跟着,但也不能违抗太后娘娘的旨意,当下还是招手,让队伍加快了速度……

    ——

    哈哈,点个名:

    推荐一本《法爷我,施法永久加蓝条!》,大家有兴趣可以看看哦~

    多谢【架海紫金梁】大佬的两万赏!

    (本章完)

    。..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2723/372742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2723/372742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