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玄幻奇幻 > 方尖碑 > 2、创生之一

2、创生之一

推荐阅读:

血腥气游荡在低垂的天空和大地之间。

四面八方传来低哑的吼声与浑浊的脚步声,这成千上万道声音聚在一起,成了海潮一样无处不在的响动。

弥漫在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下的,是一种腐朽的氛围,那氛围与死亡密不可分,让人想起尸体堆成的海洋。

——丧尸围城。

举目四望,人类基地被紫黑色丧尸潮包围,如同风暴来临时即将被海浪吞没的孤岛。

军队列阵,直升机悬在半空,坦克在前,步兵在后。堡垒前方一片死寂,连呼吸声都难以听到。

就在这死一样的寂静里——忽然响起一道沮丧的自暴自弃声。

“完了。”

话音落下后,又是一片沉默。

五秒钟后,同一道声音响起:“凉啦。”

又过几秒:“交代了。”

“咱们要留在这了。”

正在喃喃自语的人是个胖子,有一颗锃光瓦亮的脑袋,他正站在一辆坦克的顶部平台上,手持望远镜看向前方。此刻,万物晦暗沉闷,天空深紫,大地浓黑,火把和灯光都被灰白的雾气笼罩遮掩,他站在军阵最前方,寸草不生的光头仿佛成了唯一的光源。

一个人往他身边缩了缩。

“队……队长。”那人哆嗦着问,“您不是说,最擅长打丧尸副本吗?”

另一个人也说:“您不是说,砍丧尸的头就像切西瓜吗?”

“——还是脆皮大西瓜。”

光头队长的声音也哆嗦了。

“你……你看看——这能叫丧尸吗?”他伸出手颤巍巍指向前方,“这他妈的是亡灵天灾啊!”

前方,低垂的浓云下,黑色的飞鸟成群盘旋,脓液吊着碎羽毛落下来,又被风刮到基地的上方。举目望去,前方铺天盖地缓缓行来紫黑色的尸群,它们彼此参差不齐,皮肉都腐烂变质,望远镜底下看得清楚,浑浊的絮状组织紧贴着灰白的骨骼,裸出的肋骨下吊着半风干的内脏。这是丧尸副本里常见的场景,不过,它们有时也不完全呈现出死尸的形态,而是发生了形态各异的诡变。有的生出了兽类的肢体,有的进化出了不存在于原本生物界的器官,有的皮肉朽坏,骨骼却闪烁寒光,还有一些——

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丧尸潮中央,那里有一团缓慢移动着的巨大怪物,不知从什么动物异变而来,又或者融合了无数丑陋的物种——它几乎有整个人类堡垒那么大,像一座山脉在大地上行走。每一步都引起地面的微微颤动,这颤动借着大地传来,涟漪一样缓缓经过整个人类基地。

人类军方把它命名为“黑撒旦”,半年前他们用热核武器对黑撒旦进行轰炸,短暂死亡后,它散落的部位却又重新组合在了一起,并且进化出了统领其它所有丧尸生物的能力——原本一盘散沙一般的丧尸动物有了首领,组成严密规整的军队,随之而来的便是无止无尽的感染、屠杀与战争,人类阵营的前线一退再退,直到如今,只如孤岛一般飘摇在这座平原。

黑撒旦确实是军方的头号心腹大患,但——他们在意的还不止这个。

“看到a1407个体了吗?”光头队长说。

他右手边操纵望远镜的队友说:“还没有,正在找。”

另一个队友则遥控显示屏,在几帧图像间切换。这些图像有的是看似寻常的风景照,有的则是一些丧尸怪物的特写。图像停在一张黑撒旦的局部特写上,与平常图像不同的是,它那像山脉一样沟壑起伏的肩膀上,立着一个模糊的影子,似乎是个人形。

这是最近几个月中侦察机发现的异常影像之一,经过比对,这个模糊的人形在黑撒旦极近处出现数次,也曾多次在丧尸王国的腹地幽灵一般出没,移动范围极大,行动轨迹不符合普通丧尸人类的特征,并且呈现出能操纵其它个体的迹象。人类科学家对它的编号是“a1407”,怀疑是继黑撒旦之后出现的第二个高智商个体。

大怪物还没办法打死,又进化出了新的疑似首领,雪上加霜。

“这也太难了。”他的队友眼神涣散:“可是,可是咱们计划得不是很好吗?”

“谁说不是呢,咱们还请了外援呢。”光头队长声音也微微飘忽:“说好了,兵分两路,我们和郁神拖住丧尸群,夏森协助基地研究出疫苗,打赢保卫战,完美完成任务,回乐园拿奖励——这不是很好吗?”

“谁知道,郁神开场就跪了呢。”

“骨灰都他妈的被丧尸扬啦,哈哈。”

“这就是天价包过关外援吗,哈哈,我不活啦。”

“现在丧尸进化了,基地的疫苗方向也宣告错误了。”

“我们的小夏森还带着病毒样本被飞行丧尸抓走了。”

“鸡飞蛋打了啊队长。”

“完了呀,队长。”

“是啊,队长。”

“怎么办呢,队长。”

“闭嘴!”队长面部肌肉微微颤抖:“现在一听见郁这个字,我就上头了,妈的我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玩意——”

就在此刻,一声尖锐的长叫声响起,警报轰鸣,军阵最前方的一架军用直升机俯冲太过,螺旋桨与一只丧尸飞鸟悍然相撞,腐肉被削成木屑一样的碎末,牵连着紫黑色的粘液抛洒向下方的大地,与此同时,剧烈的吱嘎声响起,螺旋桨桨叶折断,直升机在半空中晃了晃,猛地着了一团浓烟烈火,翻滚着划出一道黑烟滚滚的抛物线,向下方一头栽去。

“砰——”

第一声炮响炸亮了浓黑的天际。仿佛一个信号的迸溅,下一秒,枪炮声轰然响起,几乎震破人的鼓膜——硝烟的味道也几乎刺伤了鼻腔。

光头队长怒吼一声,扛起身边的巨型迫击重炮——但这东西实在太沉了,连他那异常魁梧的体格也招架不住,怒吼声中途变轨成一声“操”,哐当一声,重炮落回原本的起降支架,他检查装填匣,拉下瞄准镜目视前方,姿态自然仿佛刚才无事发生。

“怎么打?”似乎是情况紧急,队友并没有嘲笑他,而是焦急发问。

“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打,”队长说:“但根据我纵横丧尸副本的经验,这种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大型怪物,一定有致命的薄弱部位。记住我的七字真言,瞎猫碰上死耗子。只要我们火力足够,没有丧尸能够扛住。”

可惜,并没有人听他的鬼话。甚至其中一个负责与统战通讯的队友打了个紧张的嗝,这嗝又因为过于紧张变成一声奇怪的吸气叫,引起了对面的询问。

“怕什么?”队长回到舱内,吼道:“大不了等盒饭!这里又不是永夜之门!”

尾音消散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但这话似乎确实安抚了在场之人的情绪。各个位置上的队友都开始正常操纵。坦克天窗关闭,跟随指挥的命令在最前方冲锋,向汪洋如大海的丧尸潮涌去。热核武器不敢再用,远程导弹也已经物尽其用,在这样的围城攻势下,正面对冲就成了唯一的手段。

浓烟滚滚,坦克的履带牢牢抓着地面向前滚动,惨叫声不时响起,是被碾碎的普通丧尸——深入丧尸群是一件极端危险事,但他们没别的选择了。

“时刻防备a1407,”队长对舱内成员说,“黑撒旦走不了,想到有这么个东西还没出现,我就有不好的预感。”

“收到。”负责这个的队友对着面前的数块屏幕说。

舱室微微震颤,不断有丧尸生物或飞溅的尸块撞上坦克的外壳,沉闷的咚咚声隐隐约约传过来,像阴郁的鼓点。

“注意右侧面!”

能见度极低的灰白色烟尘里,一个至少五米高的丧尸巨兽狠狠撞上了坦克的侧面,钢板吱嘎作响,如果这是个轻型坦克,恐怕一下子就会被掀翻。但他们的动作也不慢,穿|甲弹在巨兽退后蓄力的那一刻贯穿了它的脖颈,这东西被惯性带得踉跄后退了几步,又被密集的炮火拦住了。

“有点顶不住,”有人说,“不过比预计情况好一点,它们太多了,我以为咱们也得开场跪来着。队长,你说呢?”

他转头,却见队长死死盯着外景屏幕,嘴里喃喃道:“不对,有点不对啊。”

“不对啊。”另一个也在看屏幕的队友说。

“不对啊。”又响起一道声音。

“你们是复读机吗?”队长已经对他们忍无可忍。

“确实不对,”小队里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声音,“有一部分丧尸没有进攻行为,所以咱们才没感受到特别大的压力。”

“十点钟方向那个,好像死机了。一点钟方向也有两个。”

“可能是混子吧。”

“他们是来送人头的吗?”

“不错。”

“少打点游戏吧,你们。”

顺着指示看去,一点钟方向确实有两个遍体苍白的腐尸低垂着头颅,两手放在身侧,丧尸潮往哪里动,它们就往哪里走,却没别的动作。前方三百米处一座轻坦克被撞毁,爆炸的火光里飞出人手的残肢,几十只丧尸手脚并用,蜘蛛一样伏地冲刺过去抢食,极近处的它们两个却依旧一动不动。

放眼战场,这样的丧尸竟然不在少数。

队长的眉头逐渐紧锁起来,声音也沉了许多,快速道:“打开天窗,我出去看看。”

仿佛肉眼见到的东西会比电子屏幕上的显示更清晰一般,他半个身子探出坦克顶部,架起望远镜观察周围景象,脸色逐渐苍白,低声重复道:“不对,不对……”

“哪里不对?”

“我在很久以前的一个丧尸类副本里也见过这种情况,是它们被首领控制,开始了二次变异,那个副本我们几乎团灭了,”光头队长仿佛想起极可怕之事,尾音带颤,忽然大吼:“停火!全体戒备!通讯员转接统战中心!首领监控加强!”

“黑撒旦没这本事,找a1407的人呢?监控员!”

“还,还没……”

“白养你了!”队长大骂一声,一边拿起通讯机联络统战中心,大声吼着“停火,准备防御!”,一边怒气冲冲往舱内看,却忽然对上了舱内队友抬头看他的眼睛。

——睁得圆大,目光呆滞,仿佛被忽然吓到的眼睛。

仿佛炮火声忽然停止,被这样的目光一看,队长也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背后蓦地发寒。

“瞪我干什么,”他哂笑,“这又不是恐怖副本。”

一边说,一边却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缓缓转身——

似乎是一只手轻轻搭上了他的肩膀。

光头队长转身的动作僵了僵,想到丧尸并不能做出“拍肩膀”这样高度类人的动作,他用余光瞟向自己的右肩。

确实是一只手,角度有限,只能看见中指、无名指和小指。

是个人类的手,或者说,男人的手。指甲平整,指节长且分明。只是这只手的皮肤未免过于苍白,而皮肤下隐约透出的血管又泛着不详的茄青,这明明是独属于丧尸的颜色。

而且,他也没听见呼吸声。

刹那间,他脑中划过一个编号。

a1407。

一只手已经按在了随身的冷钢军刀柄上,他沉住气,继续转头。

视野扩大,随之映入他眼帘的苍白修长的食指上,赫然是一枚黑色的细环戒指。

队长愣了愣。

就在这时,通讯器里响起声音,是统战中心的询问声。

“请报告异常情况与停火理由。”

“请报告异常情况与停火理由。”

而就在他的身后,另一道声音响起,语调平平,没有任何起伏。

“为什么停火?”

没等到回答,他就动了——冰凉的手指不由分说地卸下了光头队长手里的通讯器。

“听我指挥。”他对通讯器那边说。

队长木然了。

木然的队长往下看向他木然的队友。

队友呆滞的目光回到队长身上,张开嘴,缓缓用口型说了几个字。

“有、内、鬼。”

队长的嘴角抽搐几下,右手反手到背后,握住他心爱的火箭筒,深深吸了几口气,仿佛壮胆。

然后,愤怒的声音响彻了战场。

“郁——飞——尘——!!!!”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4115/4155065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4115/415506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