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玄幻奇幻 > 高天之上 > 第58章 沉默的羔羊 下 (1w)

第58章 沉默的羔羊 下 (1w)

推荐阅读:女神的超级赘婿被凶兽忽悠去穿越开局就是在逃荒水浒话事人至尊八皇子我在古代打辅助都市超强仙尊太后别宠了,疯批暴君恃宠而骄都市之兽血沸腾觉醒后小师妹拿稳女主剧本乡野小傻医

    这个世界是分裂的,所有世界都是分裂的,永恒地分裂着,就如同肉体和灵魂,就如同物质与虚境。

    古老的纪元之前,这个世界最为强大,食物链最顶层,那自称为灵长类的生物中,曾经存在一种特殊的个体。

    其名为天生残障。天生智力障碍与残疾的合并称。

    在那个基因技术还没有完全普及的年代,这样的人数量不多,但也不少。

    他们很难得到人的尊重,很难得到善意。当捡拾垃圾的残疾乞丐从小巷中小心走过时,当智障的乞儿懵懂地将发臭的食物塞进嘴里时,当发疯的女人跑出家门被人拖进田地亦或是后巷时,谁也无法帮助他们,谁也救不了他们。

    路过的人或是视若无睹,或是避开加速脚步。这不是他们该管的事,这不是他们能管的事。顽童跟着残障的身后模仿蹒跚的步伐,丢石头和垃圾在智障的身上,哪怕是那些状况稍微好一点的,身体健全的傻子,也会被村里人驱使,做些最危险又最累的苦工。

    他们有的只是残疾,能理解这些肤浅的恶意,故而痛苦地默默忍受,亦或是有一天不再忍受,成为伤害人的猛兽……而那些无法理解恶意,无法对恶意有效反应的人,那些智力有残疾的人,他们面对这些恶意,只能发出谁也听不懂的怪异叫声。

    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从诞生直至死亡,他们的血和泪滴落在大地成为了不起眼的泥土。

    在城市的角落,在乡村的沟渠,在普通人看不见的那些地方,有很多人得不到祝福地生,无缘无故地死。

    他们想要诞生吗?他们应该诞生吗?

    他们会哭吗?会有泪水吗?

    他们的心……

    也会哀嚎吗?

    在前纪元文明,泰拉全民基因改造的前夜,所有人都在欢呼新纪元的到来。

    人类终于能摆脱先天的遗传基因疾病,终于能彻底治愈所有癌症与残障,人类将变得更加强大,人类将会飞升,至少是初步飞升为更加完美的种族。

    是啊。终于。终于走到了这一天。

    他们消失了。

    他们终于消失了。

    或者说,彻底融入了文明之中。

    自那之后,分裂的人类将会借由人的爱再次弥合为一,这便是天梯与飞升真正的本质。这一人类原始的,因基因不完美造成的先天分裂将永远永远不会再出现,因为注定承受痛苦而诞生的生命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片大地之上。

    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旧日的残障人士消失了,不代表新的不出现。

    正如如今的,泰拉纪元的泰拉。

    人类的故事中,罕有残障人士的视角。

    英雄的故事中,罕有人民的视角。

    升华者的故事里,罕有普通人的视角。

    不是没有,而是罕有,再恶劣的时代,人类的爱依然是充沛的,越是进步的时代,就越是致力于弥合这种分裂,前纪元文明的基因飞升就是爱的结果。

    但泰拉太过扭曲,原始了。

    在升华者一步步攀登天梯之时,没有能力,亦或是说没有机会,没有自己选择能力的普通人,就成为了实质意义上的残障。

    旧日的残障被消灭了,而新生的残障仍在诞生。

    在升华者飞天遁地,摧山毁岳,翻搅大海时,普通人只能远离,只能逃窜,只能默默忍受,就如同那些被顽童用石头投掷的残障,甚至更加悲惨。

    他们的一生充满着痛苦,不甘和无可奈何。他们最大的幸运是,他们终究拥有可以被称之为人的心智,他们最大的悲哀是,他们居然拥有足以被称之为人的心智。

    他们的生活远比那些前纪元文明的残障要好,但他们却能理解痛苦,能理解卑微,能理解自己的‘缺失’与世界的‘分裂’。

    世界在分裂,故而人分裂。

    社会在扭曲,故而人扭曲。

    没有人会承认这一点,但铁一般的事实将让人服从。

    人们不会在现实哀嚎,但他们的心……或许正在日复一日地尖叫。

    或许,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日,人类这个原本好不容易融为一体的概念,将会再次分裂。

    升华者人类将与普通人类分离,前者必然会将后者淘汰,正如同智人终究会淘汰猿猴,这是猿猴再怎么怒吼不公平也没有办法阻拦的大势。

    在这个充满着扭曲与罪恶,憎恨与绝望的泰拉,这样的未来终究会发生——一次第五能级的无顾忌大战就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或许,在那之后,新生的升华人类,才能从废墟上再次开出文明的花。

    但这不会发生了。

    因为这一切悲哀的可能性,都已经被斩断了。

    被一位走向未来的贤者斩断。

    奥法道途的出现,斩断了所有通向【不幸】的未来。

    就如同全民基因改造技术一样,奥法道途的出现,彻底消灭了人类的一种悲哀的可能。

    所有人,都将拥有升华之力,无非就是能力的高低,而并非是能力的有无。

    这是‘飞升’的第一步。

    而创造这一道途的人……

    有人称呼他为先知,有人称呼他为银峰大公,有许多人认为他是人类最强者,有许多人认为他是人类的希望。

    而有一部分人,为数不少的一部分人,则会用更加简单的词汇称呼他。

    【神】

    圣灵。

    一位现世之神的圣灵行走在医院。

    “先生,夫人,很遗憾,你们的孩子有畸变,他/她似乎并没有发育出两只正常的手臂,智力似乎也有些缺陷。”

    祂听见一位医生正在安慰不安的父母:“但是不用担心,本质上,这是你们祖辈的升华血脉冲突造成的源质结构变形,它令基因异常表达,继而导致了畸变,只要及时纠正,修复基因,就能救下这个孩子。”

    “这在过去的确是绝症,但现在却并不难解决……没有钱?哈哈,两位,我想要说的正是这个——有关于对畸变胚胎的改造和治愈,虽然成功例子很多,但我们很缺乏相关手术经验。”

    “如果您愿意治好这个孩子,将其生下来的话,我们愿意免费为您进行手术,甚至提供一笔补偿。”

    “唔……不愿意吗?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治疗的话,我还是建议不要生出来为好。”

    “不不不,这不是不尊重生命,他/她严格来说还没有自我意识,他没有选择自己身体的能力,也没有选择诞生的权力,而作为父母,伱们可以选择。”

    “这不是你们愿不愿意挑战困难的问题,两位,迎难而上是因为困难不可逃避,非要生残障儿叫做没事找事。”

    “呵?不关我们事?或许。在前纪元文明,你们爱怎么生就怎么生,政府没有权利剥夺你们生残疾儿的权利,甚至会让你们生下来再治好,但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是银峰领,水平没那么高,让孩子怀着残疾再出生,以我们现在的水平最多给他加义体了!”

    “强制生育检查是银峰领的二十年政策,你们再这样怀疑我们的政策,我就呼叫总政局的执行员了!你们和总政局的人解释解释你们的思路吧。”

    “这就对了嘛……什么叫做自然生育才是最好的,完全搞不明白这种思路,我们人类就不是自然诞生的吗?我们人类的医疗技术也是自然生物自然创造的啊,我们就是自然的选择本身!”

    【其实不是】

    圣灵看了一场结果还算是好的闹剧,祂低声自语:【人类是由星神创造的,宇宙也是如此,所以在这个宇宙,人类用自己的技术改造自己,才是真正符合天理的,不必如此绕圈】

    作为圣灵,祂能看出那对父母也是用自己的爱去对待自己的孩子,他们的确认为自然孕育才是最健康的,而那医生不过是危言耸听,只是为了对他们的孩子动手动脚做实验,把他们的孩子改造成怪物。

    这不能怪这对父母如此警惕——十年前的帝国,或者说,十年前的任何一个泰拉国家,都的确出现过类似的欺骗。

    你笑泰拉人太谨慎,泰拉人笑你不懂泰拉。

    只是在银峰领,这种谨慎就颇无必要。

    因为这里是神降之地,新神诞生之所。

    自从伊恩·银峰登临星神又退出后,原本只在银峰领周边蔓延的‘崇灵教’开始大范围朝着周边扩散,其势之猛,远超所有人想象。

    即便如今的伊恩并不是真正的星神,但他终究登临过,而他拒绝登临的原因,根据银峰领的宣传和泰拉诸国的默认,基本上可以被认定为‘为了加固龙岛封印’,为了守护泰拉。

    这不是神,又有什么能被称之为神呢?

    拥有非神之神的崇灵教发展势头愈演愈烈,如今已经彻底算是泰拉的第五大正教。

    圣灵行走在医院中,很快来到了几乎没有人影的最深隐秘处。

    “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对青少年的影响不可估量。”

    在深处,祂听见了两个父亲正在对着医院内观察室中的两个孩子发表评论。

    青潮与罗兰面色凝重,显然遇到了一个大难题。

    他们的难题就在眼前,两个两三岁大的孩子灵动地在观察室中运用各种道具做着手工,他们的双眸中闪耀着灵能的光辉,做着手工的手时不时暂停一会,似乎是在思考,又似乎是在聆听。

    他们之前就已经做了很久,很快,最后一步完成,两只巨大的真龙木雕就被他们雕刻,组装而出。

    整个木雕全长八十厘米,由数百个大大小小的构件组成,其手艺之精湛,运用工具程度之娴熟,都远远超过了三岁,甚至是三十岁普通木工的手艺。

    “泰拉之心不能这样指引我儿子!”

    圣灵听见了青潮的抱怨:“那玩意从出生开始就指引我儿子学习,伴随我儿子成长……我是很感谢祂啦,就我家孩子这顽皮的性格,没有祂指引,什么时候自己把自己脑袋磕爆了我也不怀疑。”

    “但是祂的指引真的得下点限制了,祂可以引导我儿子在三岁就雕出这种木雕,的确是祂的能耐,但我的儿子去掉泰拉之心外还有什么能耐?我觉得这必须要加上好几把锁,必须在我儿子掌握一定的能力后,泰拉之心才能开启‘辅助模式’!”

    “确实!”罗兰也眉头紧锁:“而且我真的觉得,大人他那‘由泰拉之心公平指引教育每一个人类’的想法……实在是有点超乎人类现在的道德体系了!”

    “我知道,某种意义上来说,泰拉之心是人类意志的汇聚和实体化,当未来泰拉之心扩散至全球后,祂就是最强大的虚境机神,实体的人类之神,天堂与地狱本身……所有人类都无法与祂脱离,从诞生至死亡都与祂息息相关。”

    “但是,‘每一个婴儿都能获得一个泰拉之心终端,从诞生开始就负责单独照顾培养’这件事,实在是有点抹杀咱们父母存在的必要性了。”

    “我倒是知道一点。”青潮沉吟道:“按照大人的说法,这是最极端情况下的处理方法——如若有一天泰拉文明毁灭了,泰拉之心会带着人类的种子再造文明,那个时候,祂将会用人造方法创造出大量人类,由祂来指引整个文明的重现。”

    “据说,这就是某个‘火种之龙’的想法,算是最后手段了。”

    “但我们的孩子就是试验品啊……”

    罗兰叹息,他其实并不介意自己的孩子是试验品,因为他切切实实地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在泰拉之心的引导下,在自己和妻子的关怀照顾下,成长的非常健康与聪慧。

    按照那位大人的话来说,这便是未来【新人类】的一种形态。一种可能的道路。

    与孩子共存的泰拉之心,不仅仅可以从诞生起,记录孩子的所有记忆,化作‘灵魂记忆库’中的资讯,供给这些【初代新人类】调阅使用,它亦能在生死关头的危急时刻,代替新人类处理许多危机,譬如说发现一些孩子自己辨认不出来的毒性物质,一些人类观察能力很难察觉的陷阱,亦或是一辆已经奔腾靠近的马车。

    除此之外,泰拉之心还是一位最好的‘知心好友’,孩子成长中的绝大部分问题祂都能解决,回答,而且只要权限足够高,这位知心好友甚至可以一点一点指引三岁的孩子使用各种工具,雕刻出一座真龙木雕!

    别说三岁的孩子拿不起木雕工具,没那个力气雕刻,泰拉的孩子八岁就能扛着一百公斤的重物行走,更何况完美发育的新人类?

    甚至,泰拉之心还能幻化成只有孩子自己能看见的虚拟形象,真正地陪伴每一个泰拉孩子的成长,甚至成为不同人之间的纽带,引领全人类构建出一个巨大的家庭。

    青潮的问题就在这里了。

    “有了泰拉之心……有了老大容貌的泰拉之心陪伴。”

    他面色难看地看向自己的孩子:“我儿子未来怎么找老婆?”

    “女儿也找不到丈夫了。”罗兰肃然道:“除了少部分人外,我不觉得有人能抵抗大人的魅力。”

    青潮深深点头:“老大的想法是好的,执行绝对出问题了,泰拉之心可以是浣熊,可以是猫猫亦或是黑龙和一切动物伙伴,但不能用他的脸啊!这种从小陪伴的AI智能最好不要用人形吧?我想一下都觉得心动,未来谁愿意结婚啊,全都要和自己的智能伴侣过日子去了!”

    “是啊!”

    罗兰也咬牙切齿道:“从小就有泰拉之心这种强人工智能陪伴,孩子是摆脱不了幼稚,没办法成长的!这会扭曲他们的心智和对伴侣的标准,将一切美好都毁掉的!”

    “限制,必须限制!”

    “的确如此。”不知何时,依森嘉德也出现了,他步履匆匆地赶来,和青潮罗兰两人打了个招呼后,便也同样来到观察室前,注视着两个孩子。

    银峰领的太阳神鸟皱眉道:“引导和溺爱……这样下去,几代人还好,等到未来百年之后,人类文明将会彻底被泰拉之心取代的。”

    “哪怕是泰拉之心永远服务于人类,是人类的朋友和伴侣,可人类的本性注定让他们沉沦,完全依赖于这样太过全能的伴侣……这是【托管机仆】的未来!”

    “如此下来,除却一些真正优秀的人类天才,全人类都会被泰拉之心彻底托管成只知道吃软饭和享乐的废物的!”

    依森嘉德义正言辞地判断道:“我们必须制止这种未来!”

    “还是大人亲自照顾,真有点羡慕。”罗兰感慨道,然后察觉到了依森嘉德幽幽的眼神,立刻补充道:“所以我说,必须得让泰拉之心换个形象!大人他自己不在意,我们在意啊!”

    “稍后亚德伯特和斯科特也会过来。”依森嘉德吐出一口气,他冷静道:“【新人类】的培养必须要严肃审视,甚至要考虑暂停这个计划了。”

    “与强人工智能共生的人类……这种全新的人类族群一旦出现,那没有泰拉之心辅助的其他人类,不就和残疾人一样了吗?”

    “前纪元文明好不容易治愈了所有残障人士,结果就出现了升华者和畸变者……治好了畸变,抹平了升华者和普通人之间的沟渠,又有了新人类!人类难道注定就要这样一直分裂下去吗?”

    “啧,伊恩总是想着向前向前向前,他有没有想过其他人能不能跟上他啊?”

    极为罕见地,依森嘉德对伊恩抱怨了两句。

    圣灵注视着这一幕。

    【我主】

    祂轻声道:【你曾想过要让其他人也跟上你吗?】

    他没有得到回答,但是一种宁静的,指引的感觉令他明白了‘神’的意思。

    圣灵微笑着继续向前,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圣灵行走在泰拉之心能触及的每一个角落,祂同时存在于飞焰地,也存在于银峰领,祂既在这里,也在那里,既在里面,也在外面。

    祂正在观察哈里森港的一节公开课,看见擦去泪水的白之民研究员迈步,准备回到银峰领参加有关于【新人类】的会议。

    祂正在观察崇灵教内部,圣光之子洛伦与圣骑士长迈尔斯正在教会灵能研究院商讨一种高难度冥想法的细节。

    前者和他一样,也是【神】的信徒,但却并没有抵达祂这样的高度,而后者崇敬【神】,却并非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敬爱。

    祂甚至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属于物质的自己仍在工作,处理驭光地的诸多政务,作为伊恩统治下飞焰地的一环,打入涅玛萨斯血系的一个钉子,他的身份尊贵而敏感,而论起威望,在银峰大公的支持下,甚至胜过了他的父亲,已经养老的前驭光王。

    圣灵徘徊着,宛如他的神那样无处不在。

    “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你究竟为什么可以通过信仰我,得到我赐予的一部分力量。”

    在遥远的以太彼端,一个声音好奇地询问着自己的圣灵:“这有点像是卡洛斯的神术技术,但不太一样,你依靠的并非是灵能,而是纯粹的思维。”

    【我主,因为相较于这个世界,我更相信你的实在】

    圣灵回答道:【你比这个世界更加实在,比这个宇宙都更加实在,我就是如此相信你】

    以太彼端的声音有些沉默。

    因为圣灵说的并不错。他的整体,从某种意义上,比宇宙更加实在。

    如若说宇宙中会自然孕育出生命,那么以他为核心,自然也能孕育出生命。

    而他其实也知道,这个‘圣灵’并非是艾斯·涅玛萨斯的灵魂,甚至都不能算是他思维的一部分。

    这个圣灵,是艾斯·涅玛萨斯的信仰,与伊恩遗留在泰拉的以太共鸣,产生的一个‘全新的个体’。

    祂可以被称之为圣灵,天使,亦或是说……

    眷族?

    一种因为信仰而诞生的妖精。

    “很不可思议。”

    他轻声道:“你是如何相信我,胜过相信世界?你又为何要信仰我?”

    【没有原因,我主。信仰不需要遵循这些道理,你也不需要理解我,就像是真理不需要理解人类,人类也无法真正触摸真理。但,就算如此,人类仍然向往真理】

    圣灵如此回答道,祂的语气始终平静而虔诚:【我不是得到了您的一部分力量,我就是您的这股力量本身,是您的一部分,无意的创造】

    【我也不仅仅是艾斯的信仰,我还是洛伦的信仰,迈尔斯的信仰,亚德伯特的信仰,依森嘉德的信仰……主,我就是世人或多或少对您无条件的崇信本身,一道搅动灵能以太的思维波动】

    【就如同妖精是自然一瞬的波动具象化的实体,我就是人类对您无条件相信缔造而出的实体——我本不应该出现,但是您洒向全泰拉的以太令我诞生】

    【您是溢出完满的神。而我,不过是您的移涌】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环流中的龙’……”

    以太中的意志明白了过来,他有些明白,为何星神这种近乎于无所不能的生物,为何要创造出龙这种‘仆从’了。

    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创造,而是衍生。

    大以太环流庞大的环流中始终会孕育出一道道支流,这支流没有自我,没有智慧,没有思维与本能,是星神与其造物衍生而出的‘活着的力量’,从无限的大以太环流中溢出的‘移涌’。

    故而星神将祂们送去各个文明,让这股力量庇护文明,也让文明塑造这股力量。

    最终,文明得到了祂们的星守之龙,而龙也得到了祂们的信仰——文明,秩序与爱本身。

    当文明成为星神,龙也将成为星神。

    这就是神的溢出与回归,一次‘环流’的膨胀与循环。

    就如同现在,‘圣灵’与自己这样——自己溢出的一部分力量也可以成为生命,成为自己的眷族。

    “可真麻烦啊……在这个神真存在的宇宙。”

    以太中的意志叹息道:“原本泰拉就已经这么复杂了,还因为对我的信仰孕育出了圣灵……这基本就是通常意义上的信仰神了,可我未来对文明的安排并没有宗教,至少没有通常意义上的信仰宗教。”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我只是您的一部分】圣灵毫不在意道:【但是,我主,我只能叙说一个您也知道的事实】

    【我可以为您弃绝自身,维持您的道。您的朋友和伙伴也能办到类似的事情,但是除却他们之外的人却办不到——而朋友终究会逝去】

    【在您最恶劣的猜测中,您知道的,可能一切都会化作虚无,而我不会气馁,不会疲惫,宁肯弃绝自己的一切,也会完成您的目的】

    【我可以作为您最后的重启手段,我主。当您需要的时候,我会顺应您的意志重新启动】

    【而当您不需要的时候,我将会沉默】

    “圣灵……圣灵之龙。”

    以太中的意志低声自语,他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嗯。就这么做吧。”

    “真理是沉默的,描述真理的旋律会化作语言,语言会化作文字,文字会被理解为不同的信息,信息会有谬误,唯有沉默无谬。”

    “故而沉默才是真理,才是真正的圣灵。”

    “去吧。”他道:“沉睡吧。我的圣灵,沉默之龙……前去泰拉之心的深处沉睡,调理那无尽魂灵的思绪,成为人神的潜意识。”

    “若泰拉之心是我创造的继承,既是子又是父的,那你必是祂的指引。”

    “汝等发声之时,必是天地倾覆,文明绝灭之时。”

    【是,我主】

    于是,圣灵退下了,祂回归了虚境的深处,成为了那银色太阳的一部分。

    如若说泰拉之心就是银峰领虚境空间的主体,那么圣灵就将成为虚境空间的引导,是至高的大道与履行天之意志的道。

    但那是未来的事情了,以太中的意志正是窥见了未来的一角,才作出这一决定。

    太过久远,太过宏大的事物暂且不论。

    在这里还有一个微小的,有关于一位山民母亲与孩子的故事。(第二卷第69章)

    日暮之时,波涛上倒映夕光,就像是一片绚烂的火在海上点燃,将整个天地间都烧成一片橘红。

    无日的天穹,颜色渐渐变化,从青蓝至瓦蓝,从瓦蓝至黑青,而后便是双月的光辉从拜森山脉后升起,与霞光交织一片。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行走在归家的路途中,夕阳逐渐落下,没入海面,霞光退却,月光涨起,街道之上幽暗蔓延,路灯却又明亮,又是一轮光的潮汐。

    少年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他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眸,宛如宝石一般清澈,但他的笑意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在前面的街道处,有着一个女人牵着孩子,在树荫下等待着。

    在哈里森港,街道两侧的树木下时不时就有一排座椅,留给路人歇息亦或是欣赏远方的海景,但那女人焦虑的眼神证明她并没有任何欣赏美的宁静。

    她风尘仆仆,身上的衣物有些老旧,神色满怀忧虑,而另一侧更小的孩子手中有着一根棒棒糖。

    “怎么还有没有回来?”她低声喃喃自语:“是出什么意外了吗?学校也没有通知我……”

    正在焦虑之时,抬起头,她也看见了自己的孩子,惊喜顿时充盈双眸。

    “妈——”

    还未等少年开口说完,女人就快步小跑而来,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孩子:“你怎么才回来……跑哪儿去了?学校说不知道你究竟去哪了,问你的同学也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把家人放在心里!”

    越说越生气,一种混杂着失去的恐惧,焦虑的怒火与一种可能步入深渊的绝望侵蚀着她的心,这母亲松开拥抱,她嘴唇颤抖着抬起手,似乎要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巴掌。

    少年微微张口,想要解释,他是被几位导师带去一个机密的地方问询一些问题,接受嘉奖——但在开口之前,他就懊恼地发现,的确是自己太兴奋,忘记告诉妈妈这件事。

    母亲带着弟弟等了我两个小时,她这么紧张这么害怕,都是我的错。

    ——我活该的。

    少年低下头,他准备接受这一惩罚,但最后,只有一只冰凉的,因为攥太紧而湿润的手触碰他的面颊,摸着他的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记住,下次无论什么事都提前和妈妈说,不要让妈妈担心好不好?”

    “家里热了粥,现在凉了,饿了吧?早点回去吃饭吧。”

    “是精灵甜薯粥!”

    一旁的弟弟精神地接话道,在等的时候他吃了两根棒棒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哥哥:“今天哥哥做家务!”

    “接下来一星期都由我来做吧。”

    少年微微抬起头,母亲的侧脸并没有愤怒,只有一种安心感,眼角的皱纹似乎有些湿润。

    母亲总是忧虑的。

    父亲很早很早就在追随龙神使者,与外敌对抗时牺牲了,作为烈士的子女,他们一家搬迁到了银峰领,然后又为了他的学业搬到哈里森港。

    钱不够用。活着是没有问题,但是为了更好的学习,那些书籍,炼金道具,各种材料都是不够用的。为了给少年最好的条件,母亲打了三份工,帮人做家务,去工厂组装终端,还要偶尔去做些体力活。

    母亲很漂亮,她曾经是山中最美的一朵花,但为了他的学费和弟弟的学费,她肉眼可见的憔悴了。

    “妈妈……我刚才想说……”

    他说,他从怀中拿出了一枚灵晶,一枚浅青色的,亮闪闪的灵晶:“我赚到钱了!今天的公开课虽然你没去,但是我表现很好,这是教授奖励给我的!”

    他很聪明,但是少年其实并不理解学校之外许多事情的意义,他只是想要尽自己的可能帮助母亲:“后面在家长会的时候,教授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说想要对我进行一些课外教导……”

    “有些教材比较贵,但教授说可以给我奖学金,这样的话,我课后就没什么时间了,以后回家可能都比较晚,但这样就不会麻烦妈妈了……”

    “这是……天啊,龙神在上……”

    母亲呆呆地注视着孩子手中的灵晶,她远比其他人更清楚这灵晶的价值,更明白这一枚灵晶代表的意义,顿时失声道:“不行!这不是钱,这是你的荣誉!快收起来!”

    “而且什么叫做不会麻烦我?难道你之前一直觉得你在麻烦我吗?!”

    少年顿时感觉牵着自己的手被握紧了,紧到痛的地步。

    他惊愕地抬起头,发现自己的母亲近乎是凶狠地瞪着自己,那前所未有的愤怒,让他感觉到自己下一瞬就会遭遇狂风骤雨,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

    他本想这么说。

    ——退缩。

    他本想这么做。

    但是不知为何,他手中的青色灵晶微微闪动,一股无名的预感出现,指引着他认真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他再次抬起头,看向母亲,然后怔然一瞬。

    是啊,母亲近乎是凶狠地瞪着自己,但那满含泪水的眼神根本就不是愤怒,而是,而是……

    而是恐惧。

    ——你觉得你在麻烦我吗?你觉得我对你的付出是为了什么,我会感到麻烦吗?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要……不要……

    不要离开我……

    “妈妈。”一切过往的碎片流淌,少年此刻终于明白,明白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他向前一扑,紧紧拥抱母亲:“不会的……我爱你呀!我只是想要帮您!”

    “而且,你才不是一无所有呢——妈,还有我们啊!”

    另一侧,不用自己哥哥提醒,年纪更小,因为母亲和哥哥凝重气氛而缩头的孩子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立刻也抱住自己母亲的腰:“喜欢妈妈——”

    被两个孩子紧紧拥抱,说实话,女人有点喘不过气来了,而且这两个小崽子真的被她养的很好,很重,力气又大,和他们的父亲一样,一个拥抱就能让她喘不过气来。

    但或许是某种爱吧,亦或是身为母亲的力量,伸出手,拥抱着两个孩子,她竟一点也不感觉到沉。

    她空荡荡的心终于被什么东西填满。

    她曾经失去了一切,又重新拥有了一切。

    在温暖的拥抱下,她终于有了痛哭的力量。

    可以放声大哭。

    她心中哭泣着,哀嚎着,尖叫着,伤痕累累的羔羊,终于因为爱而沉默了。

    让羔羊沉默吧。

    那是让世界变得更好的,唯一的办法。

    以太中的意志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爱。

    爱就是弃绝了自由的意志,将自己与另一个不是自己的事物绑定,放弃了全然的自由。

    然后,得到了另一个人全然之爱的弥补。

    这就是峻岭堡大公没有办到而伊恩办到了的事情,他分裂了自己,毁灭了自己,自己绑定了自己,却没有爱自己,没有爱【其他的自己】。

    不朽性,就是对自己所持有之道最大的爱。

    一个全然自由的人选择了爱自己的道,放弃了不选择这条道路之外的所有自由,故而他也被无限的自己,无限的大道所爱。

    可以将爱换成任何一种词汇——执着,坚持,梦想,执念。不变的是它的本性。

    这就是爱,某种信仰,也是某种宿命。让一个人放弃了自己庸俗的本性,继而超越了自己,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无限的自己。

    所以,因为爱,宿命才会发起这攻击,以这伟大的一击,将自由粉碎,让万事万物所有的宇宙,都注定会诞生智慧生命。

    这就是星神的道,星神的爱。

    那么自由……

    以太中的意志抬起眸子,看向摇篮之外的黑暗。

    原来如此,自由的碎片就在这里。

    ——如若说,星神用宿命的力量选择了未来,让世界注定诞生生命,那么世界本身会渴求自由,渴求【宿命之外】,渴求一次彻底的寂静与终结吗?

    “终焉——你究竟是黄昏,还是宇宙渴求的自由?”

    以太中的意志喃喃自语,人世间母子的爱与宇宙星空中那无限的爱实在乃是一体,他借此再次窥破了一层真实:“如若说独一的宇宙是如此,那么我在大以太海中,窥见到的那个宇宙之外的宇宙,无尽的多元宇宙……”

    尖叫的羔羊啊……宇宙的真灵……终焉深渊之树……没有智慧,没有自我的‘结局’。

    你何时,才能停止哭泣?

    将目光收回。

    伊恩知道,宇宙的真相和宇宙之外的真相虽然重要,但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如若说人心中哭泣的可能是羔羊,宇宙渴求的自由是终焉。

    那么,那些强者心中的咆哮,则是倾覆天地的怒涛,是足以毁灭世界的神祇与凶兽。

    他们心中的咆哮,不是哭泣,而是足以毁灭世界的风暴,是要改造世界的刻刀。

    泰拉就是被这些东西环绕,所以才一直都止步不前。

    所以,是时候了。

    凝视着泰拉的眸子缓缓移动,他将目光凝聚,投射在泰拉大陆西北的甘特瑞格姆,以及甘特瑞格姆之下的苍天王庭。

    在那里,风暴正在汇聚,足以席卷世界的,针对他而发出的咆哮即将诞生。

    但他无所畏惧。

    因为伊恩早已做好了准备,要将他准备好的礼物赠送给他们,让全泰拉的所有人,所有强者,都能拥有未来与远方。

    这一礼物,其名为……

    【大静谧】

    可算是串起来了,收尾真难啊,更不用说给第二部埋伏笔了……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和歌坛天后一起退隐的日子》

    重生文抄公日常奶爸文,单女主,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求助力,谢谢啦!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424/371651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424/3716519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