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其他类型 > 塞上曲 > 第五十九章 婚后琐事(上)

第五十九章 婚后琐事(上)

推荐阅读:大唐:藏私房钱,被小兕子曝光获得厉鬼能力后我摆烂了战神殿治愈系神豪大道无为之温情人界面脸风流狂医叶孤尘星际宇宙探索者傅总别虐了,太太她又去约会了诸天之从僵约开始

    婚后数日,两人正是水乳交融蜜里调油的时期,王璞每日耐着性子处理些公务,在校场巡视一阵,装腔作势做些指导,便火急火燎的往后院钻,要做何等勾当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每每到了此刻,翠儿就知情识趣的躲回房中,背靠门背双手捂心,任由两人白日宣淫。嘴中自然要针对王璞讨伐一番,“呸,还以为是个正人君子,不要脸!”

    王璞不在的时候,她也会一本正经的劝上两句,“小姐小姐,以后可不能任由姑爷胡闹了,传扬出去会被人说闲话的!”

    赵珮虽然有着大家闺秀的矜持和修养,觉得白日便做这等事实在有伤风化,但耐不住王璞的痴缠,往往挣扎一番,力气也没别人大,最后只得半推半就的从了,好女怕缠郎大抵也是如此。而两人朝夕相处日渐熟稔之后,其实也就不怎么扭扭捏捏。

    除此一项,王璞在生活上对她极尽呵护,关怀备至。白日的事情忙完,夜晚便带着她在凉亭中吹风,不时还会说些没听说过的笑话和军中趣事博佳人一笑,这样的生活氛围让她觉得离开爹娘的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反而多了一些新奇的感觉。

    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翠儿经常会跟王璞斗几句嘴。翠儿与她从小一起长大可谓情同姐妹,往往这个之后她也跟着数落几句,什么相公不务正业,相公写字真难看之类,这个时候王璞只能吃瘪。等到翠儿离去,就说着要想办法把人赶快嫁出去,整日在眼前晃荡太过碍事,这个时候赵珮便不敢接话了,碍什么事她自然心知肚明。

    王璞婚后的表现很快就在军中传开,许胜舟、张傕这些人自然不敢当面多说一句,反而看见王璞的时候还要装出若无其事来,议论顶多也在私下和小范围内,说的程度嘛也大抵是惧内而已。

    数日迟到早退后秀才就开始当面调侃,“有道是细水长流,王兄弟可不要太过操劳。”

    王璞每天都有事做生活倒是忙碌,而赵珮整日呆在后院如同圈养的金丝雀,他不想长年累月都是这样,便琢磨着给人找点事做。

    “娘子,为夫觉得你识文断字,颇有易安居士的风范,不如给你办个学堂,给一帮孩子教授些学问,这样总比整日困在后院来得充实。”

    赵珮脸现难色,“可是妾身抛头露面于外,旁人会对相公怎么看呢?”

    “呃,这倒是个问题!”时下虽然没到理学大兴,对妇人愈发束缚的时代,不过一些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还是要遵循,而任由一个女人做起教书先生确实有点惊世骇俗了。

    王璞围着桌子转了半天,思索着其它门道,“堡中正好在办制衣工坊,要不你去做东家,看顾下成衣的样式,管理些来往账目,日后做我的贤内助。”

    “啊?这个行吗,妾身以前没有接触过这些事。”犹疑之中颇有些意动,显然是被贤内助这个说法给打动了。

    “有何不可!我告诉你,咱们做的是独家经营,卖的是新鲜物事,旁人想买未必买得到。生意上要是没有竞争那就是卖方市场,咱们有定价权,想怎么折腾都行,你就等着数钱吧。”王璞兴奋的搓着手,似乎眼前已经金光闪闪,再度开始无耻吹嘘,“而且,你男人可是通才,你要有难处跟我知会一声就行。我跟你说啊,这件事情的关窍在这里”

    他把之前的想法详细的再解说了一遍,看到赵珮不断点头,自觉伟岸的形象又高大了些。说完之后习惯性的靠近赵珮身边,双手搂了上去,“娘子,天色不早,你看”

    “相公你先等等,妾身还有几处不太明白!”

    “小事,都是小事,咱们去床上慢慢拆解”

    数日之后,堡城李手货去了一趟堡衙后院,得到了堡主大人的亲自陪同和接见,回去之后吹嘘出来引起不少人的艳羡。后来才知道王璞王堡主新婚置办床榻时受了鸟人的蒙骗,一张大床还没睡上半月就咯吱直响,堡城中人对着黑心商贩自然嘴上咒骂

    ()

    一番,消息传到王璞耳朵里让他直心虚。但假亦真时真亦假,难道还要出去辩解一番说自己动作大了,也只能低调几日静待事件平息。

    不过闺房之乐终究有度,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往床上爬,在这样内外交困的大环境中也不允许。八月末,去往熙河路的裘震终于回转,偷摸挖人墙角的事告一段落,堡中所有正兵均已招满,全面练兵提上日程。

    王璞成亲太过突然,裘震没有赶上,回来之后便在堡中置办了一桌,小范围找了几个人过来坐陪,其实就是几个都头。

    期间,赵珮出来见了一面认了认人,再转回后院留几人说话。

    裘震抿了一大口酒,满脸陶醉的呼出长长一口酒气,才把一路见闻讲述出来。

    “此番前去招人也端的凶险。俺们一行十一人作皮货商人打扮,打的就是走乡串户的准备。

    先期前往熙州,在离熙河帅司远远的临洮堡、结河堡打转。州府衙门确有追逃告示张贴四处,那地方俺熟人不少,便直入乡间寻觅。果不其然,众多蕃汉逃兵藏匿乡间和大小部落之中,甚至还有巩州逃至此处的。

    俺们伪作收取皮货进入其间,而后私下试探。起初却被看作官府中人,他们纠集了些人还想着夜间动手,被好生收拾了一顿。俺便掏出真金白银做安家费,承诺给他们另入军籍,这才愿意跟着走。

    当然,咱们这里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来人都挨个称量了一番,只取身手好的,有的人便只能先做弓手,俺想着这样也不至于走漏消息。

    两堡正兵弓手取了三百五十二人,然后渡过洮水往河州的定羌城和香子城走了一遭,这时已有溃卒带路,行事便容易了些。去这一趟,拢共带回来六百二十三人,多靡费了些银钱”

    王璞摆摆手,“这是小事,人招齐了比什么都强!”

    几人共饮了一杯,裘震复又一笑,接着说道,“不过也算不虚此行,来人之中大半有与金人的阵战经历,虽然也是丢盔弃甲,但多少知道些深浅,骑兵成军还能快些。”

    王璞沉吟一阵,“这个倒是好事,要好好挖掘一番,咱们缺的就是对女真人的全面认识。以前只是做过小股对抗,水泉堡李正那里对上的是十几个斥候,我们这里是千多人遇上两三百骑兵,两次都是惨不忍睹。只知道人家甲坚兵利悍不畏死,除此之外,大队骑兵如何运用,擅长使用什么战术手段,大抵一概不知。我看这样,明日通知何铸和李正两人,把有过对战经历的都挑出来,一个个梳理对女真人的看法,完事之后我们开个作战问题研讨会,寻摸些克敌制胜的办法出来。”

    “作战问题研讨会?”几人开始咀嚼其中的含义。

    “王兄弟,这作战问题研讨与之前的复盘有何异同?”参详不透的裘震率先发问,其余几人也竖起了耳朵。

    “复盘分析,那是对已有战事的检讨总结,目的在于吸取失败教训,总结成功经验。而作战问题研讨,则是在对敌人展露出来的作战特点、惯常使用的战术战法,还包括敌军主要将领的性格习性进行分析研判的基础上,发掘可行的战法打法,并据此指导军事训练。说得直白些,就是开打之前想办法找出敌人的软肋,咱们事先做好预案,到了战场上要么见招拆招后发制人,要么咱们就憋着坏关键时刻给他下刀子!”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王兄弟深得其中三味,这想法有见地。”

    王璞的指示被很快传了过去,水泉堡的何铸、李正二人把新进人员一一分拨到各都后,便着手操办此事。为了避免各人看法相互影响,与女真人有过交手经验的人被挑选出来后,以一对一的方式当面细聊,除了耗费些时间,抛却一些不合常理的说辞,倒是梳理了些东西出来。

    何铸带着麾下几名军将过来回报,王璞就势召集都以上人员列席旁听。堡中新制了一张椭圆会议桌,十几人围坐在王璞两侧和对面,听取何铸介绍。

    ()

    “金军铠甲精良,兜鍪极坚,周匝缀长檐,只露两目,寻常刀箭所不能入。骑兵每五十人分为一队,前二十人全装重甲,持棍枪,后三十人轻甲,操弓矢;每遇敌,必有一二人跃马而出,先观阵之虚实,而后向其左右前后,结队而驰击之,百步之内弓矢齐发,中者常多,近距驰射,更是防不胜防。金人用兵多用锐阵,一阵退,复一阵来,每一阵重如一阵;又以铁骑分左右翼,号‘拐子马“何指挥,何谓‘更进迭退“女真骑兵冲阵失败后,往往暂时退出战斗,重整队形,连续冲锋,这便叫更进迭退。”

    “啊!这不是死缠烂打吗?竟然如此难缠,不死不休啊!”

    许胜舟这句话算是说出了众人的感受。何铸的说辞,源于数百与敌有过正面交锋的熙河败军之口,这样的敌情介绍,与官方的刻意夸大或贬低相比,自然更有说服力。大堂之内短暂的陷入了死寂,参会之人个个自负骁勇,但这番平铺直叙的话下来,震惊之余不免心中有些发虚。

    王璞四下扫视一阵,把所有人的表情收入眼底,以指尖敲敲桌面,待众人注视过来方才开口。

    “汉唐之时有种说法,叫一汉顶五胡!咱们的老祖宗了不起啊,名将辈出,军队骁勇善战,打得天下胡虏束手。可这才过去多少年,天下形势彻底逆转,北方蛮夷辈压迫汉人百年,现在又出了个女真怪胎,纵横天下莫敢争锋。

    个中原因复杂我不多讲,你们回去之后可以发动士卒探讨。不过何铸刚才说得那些大抵无差,除了咱们两次对上女真人的遭遇,我这儿还有去年邸报上的一则战例为佐证。

    靖康元年二月,十七名金军骑兵经过磁州,被都监李侃率领的两千步兵拦住。十七骑分为三阵,以七骑居前,各分五骑为左右翼而稍近后。前七骑驰进,官军少却,左右翼乘机掩之,且驰且射,官军奔乱,死者几半。”

    王璞放下手中的邸报,“这份东西是在堡衙的架梁库中翻到的,那会儿我们还在汴梁城下协防。金人的这个战术,与李正兄弟在寿阳山道遇敌的情况相符,不似作伪。

    汇集所有情报,我对其特点做了一番总结,金人有四长,曰骑兵,曰坚忍,曰重甲,曰弓矢;惯常策略有长途奔袭、围城打援,两者交互配合把骑兵的机动性发挥到极致;临阵战法又有锐阵破敌、两翼迂回包抄,其军中甲骑或居前延护或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对于金人这些特点,遇上之后要想僵持不败抑或战而胜之,除了军队训练要跟上,临敌之时还需要有些针对性的手段。我先说想到的,你们随后补充。

    首先,步阵阵型要有变化,以往使用的扁平阵会被甲骑拦腰截断,步阵必须加大纵深,结成方阵或空心方阵的形式;弓弩手居中集中使用,要视敌情变化划分射界,各方向专人指挥,灵活采用齐射或轮射,提高应对能力。步兵大阵以外围陷坑、铁蒺藜、拒马枪,本阵的弩弓和枪盾构成几层防御。

    其次,是防守中的反击问题,金军擅长更进迭退,咱们也不能被动挨打,敌一击不中咱们的骑兵要动起来,衔尾厮杀,打乱敌人进攻节奏,如有可能,步阵也可做些配合。一句话,不能完全按照敌人的节奏走。

    再次,各部在日常训练之余,要着手考虑夜战夜训事宜,该如何组织需要哪些装备器材,事先准备起来。晚上跑马不易,夜战可以把双方放在同一水平线公平较量,咱们步卒多,还要占些便宜。

    最后,是骑兵训练和骑兵战术问题。骑兵成军不易,训练半年一年就要求你们能当面硬抗不落下风,显然不可能。现阶段对你们的要求还是步骑协同,或是低强度的对抗。既然敌人喜欢硬打硬冲,我们便以柔克刚,有种战术叫‘放风筝(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45423/192874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45423/192874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