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风紧,扯呼

推荐阅读:厉总夫人已死请节哀厉霆琛封神之土行大圣带崽暴富后,战死的相公回来了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死灵法师只想种树全球变异,我打造安全屋通关末世持爱行凶,薄总被我按墙上亲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与顶流参加离婚综艺后,我爆红了神医至尊:开局被退婚

    微微转醒,天耀揉了揉由于宿醉导致有些胀痛的太阳穴。

    昨天是他退役的日子。

    腾蛇特种大队特种兵,服役六年,在离开部队的那一刻,他是这样的不舍。

    从小父母离异,又各自组建家庭,天耀不得不独自生活,故而养成了孤僻且桀骜的性格。

    父亲怕他走上歧途,便让他投身军旅。

    没想到在部队里,他找到了从未有过的归属感,虽然训练无比苦累,执行任务又异常凶险,但这却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纵有万般不舍,他也不得不脱下一身戎装。

    这一夜,他彻夜狂饮,只为可以短暂缓解内心的痛楚。

    他跟上天许愿,如果可以,他宁愿身赴战场,哪怕马革裹尸,只为留在这个集体里。

    【数轮寒暑铸一字,枪林弹雨共路。

    初登台榭忆往生,血溅疆场里,咽泪到天明。

    世间情义何以承,与君同战阎冥。

    踏平巍山铮傲骨,身碎后人敬,魂破凝为兵。】

    之前一次任务凶险异常,一众队员九死一生,回到部队后,他豪迈地赋词一首《临江仙·言兵》,让所有腾蛇大队的队员无不热血沸腾。

    可是现在……

    天耀苦笑了一下,睁开尚有些朦胧感的双眸,透着模糊的视线,他朝着周围看了看。

    破旧的土屋里十分阴暗,从棚顶的缝隙中勉强透过一丝阳光,但却无法阻止这里的发霉与潮湿。

    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充斥进鼻孔,天耀登时清醒,他坐直身子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身下一堆稻草,一米多的地方背朝着自己躺着一人,角落里肮脏的木桶上盘旋着若干只苍蝇,一看就知道装着屎尿,四面土垒的墙壁没有窗,一扇圆木绑成的大门上着锁。

    监狱!

    这是天耀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印象。

    再看看自己的穿着,粗布麻衣。

    穿越了!

    这是第二印象。

    通过短暂回忆,天耀记起一些事情,自己是一个猎户,父母早亡,所在的地方叫大窝村,现在是民国二十四年,也就是1935年,这里是东北,已经被日本鬼子占领。

    缘何入狱,是因为打了几只野兔,刚好遇见汉奸崔二,若是以前,他会主动送上一只,可昨天却不知道抽什么疯,就是不想给。

    崔二自从投靠了日本人,便开始嚣张跋扈,坏事做尽,见此情形一怒之下,就随便扣了个罪名,把他关了起来。

    这个时期伪满洲国已经建立,可是守备的侵华日军数量却并不多,有些小县城也就几个守军,像这种小村子,仅靠一两个汉奸维持,这些狗东西更是仗着自己腰间的配枪作威作福。

    虽然环境恶劣,但天耀却发自肺腑的笑了。

    他为自己可以回到这个时代而兴奋,为自己可以重新拿起那杆长枪而激动。

    “哈哈哈!”

    不自觉地,他竟然笑出声来。

    “妈的,鬼笑什么,还让不让老子睡觉,再敢吵我,小心把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躺在一边那人说道。

    天耀皱了皱眉,没有理会,但被打扰了兴致,也便收敛了情绪。

    他再次仔细地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以便可以找到一些越狱的工具。

    可是事与愿违,虽然打开门上的锁对于他这个特种兵来说易如反掌,但总要有个趁手的利器才行。

    饶是这样,他还是不甘心,俯着身子翻弄干草,如果有特别硬的,或许也能一用。

    “嘿,你他娘的听不懂话是不是!”那个躺着的人骂了一句,随后翻身坐起。

    天耀本不愿理他,但余光无意间扫了一眼对方的腰间,顿时喜上眉梢。

    他发现了一个好似腰带扣的小铁环。

    对方见他神色有异,棱起了眉毛,“怎么,昨天挨揍没挨够是么!”说着,他站起身来。

    两人相距本就不远,天耀一步就窜了上去,伸手抓在对方的腰间,用力一扥,将铁环攥在手里。

    那人一愣,随即抡起拳头就朝着天耀的头砸了过来。

    突然,他只觉腹部好似遭到一头野牛冲击一般,身体蓦地朝后倒飞了出去。

    “哐”的一声,他重重地撞到了墙上,惹得周边的蚊蝇瞬间飞了起来。

    “啊!”汉子捂着自己的肚子,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疼痛之余,他脑中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心中暗想:这小子昨天看起来老实巴交,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悍了。

    天耀没有再理会那人,而是随手在地上翻找出两块小石子,一块放在铁环下面,另一块垫在上面,随后抬脚用力一跺,铁环“嘡”的一声断开一个小口。

    拾起铁环用力拉了拉,就变成了一根粗细正好的小铁棍儿。

    走到门口,天耀将其插入门锁中,轻轻晃动了几下,“咔”的一下,门锁应声而开。

    扶着门静静地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天耀一把拉开房门,轻飘飘地走了出去。

    靠在墙上的汉子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手抵在腰间,也不知是由于腹痛还是怕站起来掉了裤子。

    天耀径直走着,来到外间,刚要伸手打开大门,门却自己开了。

    从外面走进来一人,脚踩黑布鞋,穿一条灯笼裤,上身麻料长衫,歪戴着帽子,十足汉奸二狗子的打扮。

    他看到天耀先是一愣,跟着问道,“你怎么出……”

    可还没等他说完,就觉得膝盖处一痛,紧接着身子一矮,摔倒在地,定睛一看,他的腿骨已经呈现出一种恐怖的扭曲程度。

    “啊,我的……呃。”

    这个二狗子只听的耳边咔嚓一下,随后他就觉得自己的下颚突然失去了咬合能力,顺着地心引力无力地下垂着。

    “啊!”

    突入起来的打击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只觉得下巴跟腿骨钻心的疼痛。

    但!这还没完。

    天耀又抓住他的肩膀,没见怎么用力,却已经让他手臂脱臼。

    “咣当”一声,二狗子趴在地上,只能发出痛苦的哀鸣,却吐不出一句话来,嘴边的地面上浸湿一片,也不知是口水还是眼泪。

    “这就是当汉奸的下场,要不是看你还留着中国人的血,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一切,都被提着裤子跟出来的汉子看在眼里,他不禁吐出一句,“娘的,天生的杀神!”

    天耀听到声音,回眸看了一眼,汉子一惊,下意识地连忙要跑,而身体却好似突然失去了协调性,“咣”的一声重重撞在了门框上,鼻子吃痛,他本能地用双手捂住,裤子却一下没了力量支撑,滑落在地。

    看着眼前人的狼狈相,天耀微微一笑,转身扬长而去。

    嘴里还不忘丢下一句在前世学到的土匪黑话。

    “风紧,扯呼!”

    【作者题外话】:各位看官大佬,二两又回来了,带来这本新书,希望大家能喜欢。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5/4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5/4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