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仙侠修真 > 阿蛮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被忽略的菱花镜

第二百四十二章 被忽略的菱花镜

推荐阅读:厉总夫人已死请节哀厉霆琛重生后我把皇子们卷哭了封神之土行大圣带崽暴富后,战死的相公回来了我在平行时空编织命运死灵法师只想种树全球变异,我打造安全屋通关末世持爱行凶,薄总被我按墙上亲被骂丧门星?全京城大佬抢着宠我与顶流参加离婚综艺后,我爆红了

    阿蛮只所以这么说,是她想到了新的可能:

    尹路把自己的神识全部附着在了旋夜的身上,要不然他如何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要不然他自身的身躯为什么是昏迷不醒?

    她也好,旋夜也好,不管什么仇怨前情,都是对逆仙深恶痛绝的。

    而现在,为什么对逆仙坚决不容的他,会留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尹路在此?

    他说眼睛不会骗人,应当相信自己所见,那此刻此地唯有旋夜和尹路在此,自然只有他们两个是真实的。

    阿蛮因此才断定,尹路以特殊之法附着在旋夜之身!

    他不但控制了旋夜,还窥探了旋夜的所有记忆,以旋夜所求为布局的核心,谋算如何得到她的力量!

    诚然,阿蛮有太多的不解需要旋夜来解答,尹路的这番操作无疑是帮她拿到了关切的答案。

    但是,有一点阿蛮知道,不管旋夜是嘴上说,还是心里起过对她的杀念,可最终是都不可能执行的。

    因为旋夜的根本,可是姬安澜的爱与欲望,他即便会嫉妒,会渴望,会生气,会发狂,但决计不会去伤害她!

    以前她不知他的深情,而现在,她知道了。

    一个耗时十万年的漫长献祭,只为真正复活她的深情之人,怎会舍得伤她,更不会杀了她不是吗?

    他可以谋,可以想,可以疯,但自己绝不可能做到动手。

    因此动手的人,只能是躲在旋夜皮囊下的尹路!

    “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还有烛龙真的已经被消融了吗?”

    阿蛮带着疑问,将自己的神识注入了昏迷的旋夜脑袋里,她要找答案。

    ……

    魏国宫殿的后花园里,旋夜,三师兄,六公主,闫子成等人从传送阵中出来后,立刻就分了两路:

    一路是六公主连抓带缠的要三师兄陪着她一起去面见大王,细说被玄天宗蒙骗一事。

    一路是闫子成等被救出的仙门弟子迅速报信给各大门派,知会玄天宗与魔界的勾连密谋。

    便宜门主旋夜也把消息带回了刀焰门中。

    可无奈,庆国的主流大门在仙门中啥也不是,没什么人搭理,只能当一帮起哄的吃瓜群众,连重要的讨伐议会都只能坐在末流。

    旋夜没有表现的机会,所有的风头都集中了仙剑宗这里:

    被三师兄汇报后请来的五师兄,完全表现出了他左右逢源,人脉极强的超强实力,每日与各个仙门凝聚一心。

    使得各大仙门以他和三师兄为首,拟定各种讨伐大计。

    眼看四周人人都被这大事件惊得是讨伐猛攻,唇枪舌战,马不停蹄,他却越发无事,闲的长毛,索性就借口要回魏国知会此时,其实回了青丘。

    按说,旋夜这个青丘小王室回去应该是热热闹闹,甚至大张旗鼓的去讨论一下关于在魔界地盘上发生的事。

    可事实却是,旋夜回到青丘后,直接宣布闭关养伤,把自己关进了小屋中,而后拿出了一面菱花镜。

    这菱花镜一出现,探看这段记忆的阿蛮就背心一凉。

    今时今日她才注意到,这把菱花镜和旋夜离开暗夜森林时,送给她的那一把一模一样!

    甚至,也和阿莲在剑内境中所用的那把菱花镜一模一样!

    不被在意的东西,寻常的物件,真的会使人忽略这份相同,但此时此刻可见了,阿蛮就知道自己真的忽视了这面菱花镜的能力。

    特别是当她清楚的“看”到,旋夜手中的菱花镜中正清晰的展现着她带着白树在暗夜森林中发生的每一件事时。

    她才意识到,自己像是被监视的那一个。

    而当姬安澜以蛟之态频频出现后,看着这一切的旋夜就开始明显的情绪不对了。

    “你疯了?你怎么还要陪着她?”

    “她一次次选择了别人,一次次忽略伱,辜负你,就连今生她都是王子安的,你凑什么热闹?”

    “糊涂!糊涂!她有师父的,她恨你,你知道吗?你怎么还这么傻!”

    “兄长,她不是你深爱的那个人了!她恨你,她说要杀了渣男,杀了你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啊?你陪着她还不够吗?居然还想提升她的实力吗?”

    “轩辕剑,你的剑,我多想拥有它,拿起它!

    这样,或许我就可以代替你,替你去守着天界,把你解脱出来,让你陪她!

    可是我找到了也没用,它不认我!

    我一身魔息藏于妖身,轩辕剑不待见我,我认,可它为什么要保护阿蛮呢?”

    “是你操控轩辕剑对不对?”

    “果然是,真的是这样……我也是糊涂了,你为了复生她,把自己的仙元都拿来蕴养她了,那轩辕剑认错了,倒也是不冤枉。”

    “你,你居然自爆真身,你,你难道奢望她会原谅你吗?”

    “疯了,疯了!你居然想要和她立下婚约?兄长,你醒一醒!上一次你和她结为夫妻,可结果呢!双双殒命……放弃吧!你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啊!”

    “你怎么敢让司命从禁水囚笼里把这些家伙弄来给她……是了,这些……怕是你原本就是为她准备的吧!”

    “哈哈哈,焚天城,九火浮屠……你还真是什么都给她……”

    “你不要命了,你现在把这些都给她了,你怎么办?”

    “涅槃之火,重塑其身,我,我怎么没想到,你是要……兄长,如此,阿蛮就不是我认识的阿蛮了吧?”

    “哈哈哈,刑天都被你弄来了,你,你是不管不顾了,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痴心痴情的哪个不是疯癫?现在天魔舞回来了,你又可以和她一起在泑山想见了,看看你们最爱的晚霞,再彼此说说情话……可我呢?”

    “不,不,不!”

    “兄长!”

    菱花镜中,姬安澜如愿的献祭了自己,融入了阿蛮的身体之中。

    “哈哈,与天同寿,你到底,到底还是把自己献祭了!”

    “阿蛮,我真的该杀了你,如果你死了,我的兄长就不会消失了!”

    菱花镜中是阿蛮在经历那些十万年的诸事种种,当镜中的魔女小舞问姬安澜,姬安澜说要等一百年时,旋夜双眼含恨:

    “看,她就是这样的,她才不会等你呢!”

    今日只一更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53474/282263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53474/2822639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