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2367、颓废艺术家【二合一章】

2367、颓废艺术家【二合一章】

推荐阅读:开局亮剑,我一团长竟有百万雄兵分手后,我获得了透视金瞳兽世:多子系统又让结侣了凡人修仙之我有荒唐镜神话复苏:开局九个绝色师姐至尊武道之星空无极超级足球:奇迹!重返1993,我的钢管卖脱销了花都逍遥兵王神龙至尊

    胖老板说的一本正经,王警官也听的一本正经,可脸上却露出失望的神态。

    要知道,胖老板这么一说,等于是切断了大家之前怀疑的对象。

    要说谁最有可能是张泉背后的幕后黑手,那显然就是上官武。

    可现在事实证明,上官武并没有在规定时间打电话。

    而作为他典当行的女前台,疑似心腹的张璐,似乎也没有在规定时间有打电话的嫌疑。

    这样一来,所有的调查将陷入僵局。

    “怎么了?还有事?”见众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向自己,胖老板也是好奇追问。

    王警官嘿嘿一笑,摆手说道:“没事,那打扰你了。”

    “害,多大点事啊,有空就常来我这里吃饭,照顾下生意哈。”

    “一定。”见老板说话和气,王警官也是微微一笑,随后用眼神提示众人。

    大家自觉的离开这家驴肉饺子铺,重新来到一处路口。

    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思考着说:“张璐竟然也不是?那这个打电话的人,到底会是谁呢?难道说,我们之前调查的方向,全部都是错误的?”

    “有可能。”听着卢薇薇的这些碎碎念,一旁的袁莎莎也是若有所思:“我是感觉吧,从目前调查的结果来看,我们可能是真的搞错了方向。”

    “并不一定说,这个张泉服务的老板,就是他幕后老板,这完全是两种概念。”

    “还有,这个上官武,虽然看上去,跟失踪的胡哲有着很深的矛盾,可毕竟当初也教训过胡哲,也从胡哲这里拿到过赔偿金。”

    “而且,那还是胡哲在校期间犯下的错误,按理来说,早就该和解了。”

    “可是,上官武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这个胡哲过不去,感觉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他换女友的速度,那也挺快的。”

    “还是说,他对自己那位女友,有着很深的情节?”

    “谁知道呢?”王警官挑挑眉,也是没好气道:

    “可现在是,我们连胡哲的尸体被埋在哪里都不清楚,也不清楚,要胡哲命的家伙,到底是谁?这就很揪心啊。”

    话音落下,王警官又将目光看向顾晨。

    见顾晨站在那儿一言不发,王警官顿时好奇,又赶紧问道:“诶对了顾晨,你觉得呢?”

    “我觉得?”顾晨眉头一挑,也是思考着说:

    “我觉得,或许我们的调查方向真的搞错了?毕竟,这个胡哲,到底对上官武来说,有多少争斗的价值?”

    “胡哲只是一个小人物,而以上官武的野心,他是想做大事的人。”

    深呼一口气,顾晨继续与众人分析着说:“你们想想看,从胡哲他们学生时期,上官武只是一个单纯做网贷生意的。”

    “可能还不入流,顶多算小打小闹,可现在,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还开起了典当行。”

    “当然,我相信,典当行也不是他的最终目标,我从上官武的眼神中,似乎看出了他的野心。”

    “他似乎想在更多领域大展身手,可就这样一个人,成天跟一个小人物过不去,我有点想不明白。”

    “对呀,我也想不明白。”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卢薇薇也是实话实说道:

    “就上官武那种要做大事人的心态,没必要总跟小人物过不去。”

    “再说了,胡哲也没有威胁到他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夜市摆烧烤摊的,也挣不了多少钱。”

    “还有就是,胡哲手里的那支半死不活的金属乐队。”

    “而这支乐队,别说威胁,压根也和上官武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这种情况,上官武有必要至他于死地吗?显然没有啊。”

    “那会不会是这种情况?”也是听着众人的分析,一旁的袁莎莎忽然提出自己的看法:

    “就是,胡哲招惹的那个幕后老板,压根就不是上官武,而张泉也是在替两个东家卖命。”

    “因为张泉对于上官武来说,的确不是正式工,他只是兼职替上官武摆平一些债务,赚点佣金。”

    “对于上官武来说,他最多就算个临时工。”

    顿了顿,袁莎莎也是看看左右,这才又道:

    “而张泉或许还在帮着另一个老板办事,而这个老板,就是给徐亮打电话的那个幕后老板。”

    “说不定,就是这个幕后老板,跟胡哲之间,闹过矛盾,而且似乎有把柄在胡哲手里。”

    “所以,他才会为了处理掉胡哲,让张泉替自己动手。”

    “而为了让张泉永远闭嘴,或者说,不让自己的把柄,再次落入到张泉手里,又或者,他是害怕胡哲临死前,将真相告知给张泉,而张泉可能会利用这件事情威胁到他。”

    “于是,这个幕后老板,又通过对徐亮的了解,教唆他干掉张泉。”

    “这样一来,对秘密或许并不知情的徐亮,或许对这个幕后老板来说,才更有价值,你们说呢?”

    听着袁莎莎的一番分析,所有人顿时都陷入沉思。

    片刻之后,顾晨甩了甩右手食指,表示赞同道:

    “小袁说的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所以现在,我们也不需要按照固定思维来调查。”

    “既然已经证实,上官武和张璐,都不是打电话的幕后黑手,那我们可以把这条线索暂时放一放。”

    顿了顿,顾晨又道:“这就像之前我们对胡哲的其他调查一样,我们调查‘乞丐’。”

    “还有那天晚上的音乐家协会的东西,包括东湖营地那边,都足以证实,这一切都没有毛病。”

    “而这一切,也都恰恰说明对方的狡猾之处,如果对方想把矛盾指向上官武,那上官武只是糊里糊涂的,做了那个替罪羔羊,帮助他转移了我们警方的火力。”

    “但,我们不可能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既然胡哲必须死,这是关键问题。”

    “那么,我们还是需要从关键问题入手,围绕这胡哲的周围展开调查。”

    “包括他乐队的其他成员,这些都是胡哲最好的朋友,或许通过他们,我们能够了解一个更全面的胡哲。”

    “可是顾师弟。”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卢薇薇也是提醒着说:

    “我们之前不是调查过胡哲的周边吗?包括护士张颖,这可是跟胡哲关系最好的一个人。”

    “难道说,还有人比张颖更了解胡哲吗?”

    也是听着卢薇薇如此一说,袁莎莎也是点头附和:

    “没错,卢师姐说的一点没错,张颖应该算是对胡哲最了解的一个人吧?”

    “这个……不全面。”面对两人的质疑,顾晨也是道出自己的看法:

    “毕竟,张颖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来分析胡哲周边的情况,她所了解的这些东西,或许也有片面的地方。”

    “但是,胡哲不可能只跟张颖联系,有些事情,或许胡哲会单独自己去做,而不让人知道。”

    “而这些事情,他或许会跟其他要好的哥们一起商量,而没有告诉其他人,这也是有可能的。”

    “嗯。”这边顾晨话音刚落,王警官也是顿悟道:

    “我们的确不能听信护士张颖的片面之词,要多询问一些胡哲身边的朋友,这样才能更加全面的了解胡哲的状况。”

    顿了顿,王警官抬头看向顾晨,问道:“这个张颖,应该是照顾你张叔的那个护士吧?”

    “没错。”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

    “我张叔在医院的时候,都是张颖负责照顾他。”

    “那正好。”王警官摸摸下巴,也是提议道:

    “顾晨,你去医院看看你张叔,顺便找张颖再聊聊,让她把乐队的其他成员,全部约到我们芙蓉分局,大家一起见个面。”

    “我们再把这几个人分开,单独一个一个的询问,看看他们对胡哲的情况都了解多少?”

    “也行。”见王警官都如此一说,顾晨也不再纠结,扭头看向卢薇薇道:

    “卢师姐,要不,你陪我去趟医院?”

    “先打个电话问问张颖在不在吧?”卢薇薇说。

    “可以。”顾晨没有犹豫,再次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张颖的号码。

    要说张敬德住院的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是张颖在负责照料,所以顾晨还挺感谢张颖的。

    只是没有帮张颖找到她乐队的搭档胡哲,这让顾晨有些愧疚。

    电话接通,似乎有些吵闹。

    “喂,张护士。”

    “是顾局啊?”听出来人是顾晨后,张颖也是收回笑声,赶紧问道:“是有胡哲的消息吗?”

    听见电话那头“砰”的一声,顾晨知道,或许是张颖走出办公室,这才又道:

    “胡哲的情况,不太乐观,但我们还是会继续努力,直到将他找到。”

    “那就麻烦你们了。”听到顾晨的解释,张颖也是长叹一声,这才又道:

    “胡哲对于我们乐队来说,非常重要,当初我就不想让他去凑合什么东湖音乐节的。”

    “如果他不是为了能去东湖音乐节,估计也没后面这么多事。”

    “现在好了,东湖音乐节我们是彻底没戏了,可胡哲也不见了。”

    “我们这边也是没办法,乐队其他成员都商量过了,我们金属乐队,可能距离散伙,就差一顿散伙饭了。”

    “你们要吃散伙饭?”听到张颖如此一说,顾晨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电话中的张颖也是无奈说道:“那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胡哲不在了,我们乐队也缺少了主心骨,人心都散了。”

    “如果在强撑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早点解散得了。”

    说道最后,顾晨也是从电话中听到一声叹息。

    顾晨也是赶紧安慰,继续说道:“好聚好散,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也不要有太多心理负担。”

    “是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顺势而为吧。”张颖似乎也看开了,感觉乐队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解散。

    于是顾晨赶紧问道:“那你们乐队的散伙饭是准备什么时候?”

    “呃……这个……”

    听到这里,张颖有些茫然,也是赶紧问顾晨:“顾局,你怎么突然对这个关心起来?”

    “我们原本是准备等找到胡哲,大家一起吃顿散伙饭,这不是胡哲还没找到吗?”

    “胡哲可能已经不在了。”顾晨说。

    “什么?”也是听到顾晨的这番说辞,张颖整个人顿时脸色发青,也是不可置信道:

    “顾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胡哲他……他死了?”

    似乎是猜到了这种不祥的结局,但张颖还是表示非常震惊。

    顾晨顿了几秒,这才带着沉重的口吻,与她解释着说:

    “根据我们目前调查的结果,他很有可能已经遇害,而且暂时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具体方位。”

    “也就是说,尸体还暂时找不到?”听到这,张颖的情绪似乎有些绷不住了,也是强忍着悲伤,哽咽着说道:

    “顾局,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胡哲这人吧,虽然平时毛病不少,可他是个大好人,他怎么会走的这么突然?这不是真的,顾局,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请你不要这么激动,我现在也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一切还得等我们调查有结果再说。”

    “那什么是真的?”张颖的情绪,似乎在此刻已经彻底绷不住了,也是质问顾晨道: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真的?”

    “张颖。”感觉似乎是刺痛到了张颖内心深处脆弱的神经,顾晨说话语气也开始变得小心谨慎起来。

    其实顾晨之前并没有想到,张颖会对胡哲这么在意?甚至会因为这件事情,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

    张颖哽咽着说:“也就是说,你们现在基本确认,胡哲或许是已经死亡,只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对吗?”

    “没错。”顾晨的回答言简意赅。

    “凶手是谁?”张颖冷冷的问道。

    “凶手也已经死亡。”顾晨说。

    “凶手也已经死亡?”张颖一脸疑惑,又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很简单。”顾晨不想跟张颖有所隐瞒,感觉张颖需要知道一些情况,于是便坦白道:

    “凶手或许在对胡哲行凶之后,又被他幕后的老板派人杀害,目前凶手的尸体,已经被送往市局技术科进行尸检。”

    “但是,胡哲如果真的被凶手杀害,那么,处理胡哲尸体的人也只有这名凶手知道,可凶手死了,我们暂时没有胡哲的下落。”

    “那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面对顾晨的解释,张颖也是哽咽着问道。

    “嗯。”顾晨轻声附和,也是缓缓说道:

    “我们怀疑,凶手或许跟胡哲,有着很深的矛盾,或者说,这种矛盾,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凶手必须要让胡哲消失,所以才会有这起事件的发生。”

    “但是,我认为,你给我提供的,关于胡哲的相关信息,或许还有遗漏的地方。”

    “简单点来说,就是胡哲或许还有其他事情瞒着你,你懂我意思吗?”

    “明白。”电话中的张颖吸了吸鼻子,这才又问顾晨:

    “所以,顾局,你想让我做什么?”

    “把你们乐队的其他成员约出来,大家聚在一起,我想知道,更加全面的一个胡哲。”

    顾晨将事情说的明明白白,而电话那头的张颖,也瞬间明白了顾晨的意思。

    于是赶紧回复着说:“也就是说,你想让我把乐队其他成员都约出来,然后让大家分享出胡哲的具体情况对吗?”

    “就是这意思,不过我们只是想了解更多关于胡哲的情况,仅此而已。”顾晨说。

    电话中,忽然出现短暂的安静。

    似乎是犹豫了许久,电话那头,这才姗姗来迟的传来张颖的回复:

    “那好吧,今天晚上,人民医院东门的那家王记大排档,我们会在那里吃散伙饭。”

    “你可以带着你的人,也来参加。”

    “能保证所有乐队成员都到齐吗?”顾晨问。

    “可以,这个没问题,白天我不敢保证,但是晚上,大家都有时间。”张颖也是肯定回道。

    顾晨非常满意,也是附和一声:“那行,晚上6点半到7点左右,我会在人民医院东门的王记大排档店里等着你们。”

    “好。”

    ……

    两人也是在简单的一阵沟通后,这才双双挂断电话。

    卢薇薇见状,赶紧凑过来问:“怎么样顾师弟?谈妥了吗?”

    “晚上6点半到7点,我们去人民医院东门的王记大排档等他们。”顾晨说。

    “那行啊。”这边还不等卢薇薇开口,王警官也赶紧道:“我们大家都去,小袁也去,我们吃我们的,他们吃他们的。”

    “到时候,如果可以,甚至可以凑一桌,也好把这些人全部调查一下,看看这个胡哲,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大家。”

    “行啊,毕竟是‘王记大排档’嘛,老王的本家,当然是老王请客,对吧?”卢薇薇抓住关键漏洞,赶紧使坏。

    王警官眼睛一眯,迟钝了片刻后,也是甩着手指对卢薇薇道:

    “我说你卢薇薇,怎么净想着坑我啊?我老王什么经济条件,你不知道吗?你嫂子掌管着财政大权呢。”

    “我来请吧。”感觉老王同志是穷怕了,袁莎莎赶紧说道:

    “这顿饭我来请大家,都好久没有请大家吃饭了。”

    “小袁。”见袁莎莎要来当这个冤大头,卢薇薇也是心疼着说:

    “在我们这些人当中,你小袁的工资是最低的,你不要存点私房钱啊?挣钱很不容易的。”

    “可是,我……”

    “唉!”还不等袁莎莎开口说话,卢薇薇赶紧打断道:“这顿饭我请吧,就这么说定了,省得老王又说我小气。”

    “还是我来请吧。”顾晨说。

    “别。”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卢薇薇立马摆手拒绝道:

    “顾师弟,这顿饭得我请,我得让老王欠我一个人情,毕竟这顿饭原本是算老王的。”

    “行行行,就卢薇薇请吧,顾晨,你甭跟她客气。”王警官早就想坑卢薇薇一把了。

    感觉逮着机会,哪能就这么错过。

    心说到了晚上,咱老王看见什么贵的就点什么菜,不让你卢薇薇大出血一次,你或许还不知道逞能的代价?

    见顾晨还想说什么?王警官立马捂住顾晨的嘴,指着卢薇薇道:“就这么说定了。”

    ……

    ……

    晚上6点30分。

    人民医院东门,王记大排档店里。

    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几乎是踩着点过来的,很快便要了一个能容纳10人吃饭的包间。

    就等着张颖将乐队其他成员叫过来问话。

    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站在包厢的窗边,密切注视着楼下情况的王警官,却始终没有看见张颖的踪迹,也是不由疑惑道:

    “这张颖怎么还没来啊?”

    扭头看向顾晨,王警官也是提醒着说:“顾晨,要不打个电话催催?”

    “还是再等等吧。”顾晨倒是悠然自得的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上一小口,这才又道:

    “张颖工作比较忙,我们等等她也无妨,而且,她说过,她们乐队的其他成员,白天或许没空,但晚上肯定有空,这点我相信她应该能安排好的。”

    “是吗?”见顾晨都这么说了,王警官索性也不再站在窗边,直接坐到座位上,拿起小盘里的瓜子嗑了起来,嘴里也是碎碎念道:

    “既然你顾晨都这么说了,那行,就再等等。”

    也就在王警官话音落下没几秒钟,顾晨的手机电话就突然响起。

    顾晨拿起电话一瞧,发现打电话的正是张颖,于是赶紧划开接听键,问道:“你到哪了?”

    “我已经到了王记大排档的大厅,你们在哪?”

    “二楼,3号包厢。”顾晨说。

    “那行,我带我们乐队的成员过来。”

    话音落下,张颖主动挂断电话。

    “张颖过来了?”王警官也是感觉自己站在窗边观察好半天都没啥收获,可自己刚一坐下来,电话就打到了顾晨的手机里。

    合着自己刚才那么长时间的站立都白瞎了?

    顾晨默默点头,说道:“张颖已经上楼了。”

    ……

    ……

    没过多久,房门打开,穿着一身白色长裙的张颖,带着一名身材魁梧,留着长发和胡须的男子,直接从门口走了进来。

    男子样貌菱角分明,像个模特,但是样貌却略显沧桑。

    可顾晨团队是知道情况的,张颖的这支金属乐队,都是大学时期,各大高校的音乐爱好者组建而成的。

    因此,年龄上都和张颖相差不大。

    可现在看来,这名男子的样貌,似乎就比张颖大一轮似的。

    这让大家心里一阵嘀咕,心说这人到底是谁啊?难道是张颖的家属?

    可还不等大家发问,张颖便主动与众人解释说:“这位是我们乐队的成员,刘劲文。”

    “你们好。”刘劲文说话有气无力,也是随意点了点头。

    王警官一愣,忙问道:“这是你们大学时期的成员吗?”

    “对呀。”张颖默默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

    “我们大学时期,就一直是搭档。”

    “可是……”王警官皱了皱眉,没有直接去问张颖,而是直接问刘劲文道:“刘劲文,冒昧的问一下,你今天多大?”

    “呵呵。”听闻王警官的这番说辞,刘劲文扭头看向身旁的张颖,赶紧解释说:

    “我跟张颖同届,也在她隔壁学校,也同龄。”

    “不会吧?”听闻刘劲文如此一说,卢薇薇不可置信道:“可你看上去,起码比张颖大10岁啊?”

    似乎感觉自己说话太快,但事实却的确如此,于是卢薇薇又赶紧解释说:

    “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不过从你的样貌来说,的确很难看出跟张颖是同龄人啊?”

    “呵呵,没关系的。”听闻卢薇薇如此一说,刘劲文也是撩了撩自己的长发,无所谓的笑笑说道:

    “主要是我这副造型,看上去比较沧桑,而且,我还留着胡须,看起来会有些邋里邋遢的样子对吧?”

    “呃,虽然我想恭维几句,但事实确实如此,看上去就显得很苍老,你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袁莎莎也感觉刘劲文的长相,似乎跟他的年龄并不相符。

    明明是个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却看上去像个沧桑的大叔。

    刘劲文摇摇脑袋,也是微微一笑,赶紧说道:

    “我是学美术的,主要是画油画为生,可能艺术生,总有一些奇葩的存在,而我就是那个奇葩。”

    挑挑眉,直接端起面前的茶水,轻轻抿上一小口,这才又道:

    “其实,我只是不爱打理自己,家里人也老是说我,但是,我们金属乐队,需要我这样一个角色成员。”

    “怎么说?”顾晨也不是很理解,于是便多问了一句。

    刘劲文则是咧嘴笑笑,这才又道:“我们玩乐队的,每个人都是干净的造型,可每个人都是普通脸,这样很难被观众认识的。”

    “只有我们的造型够奇葩,让人感觉酷酷的,大家的脑海中,才会自然而然的记住,哦,原来这个人是这支金属乐队的成员啊?感觉挺酷的。”

    “这样一来,当这些观众下次见到我时,就会有一种天然的熟悉感。”

    “毕竟,音乐方面,实在是太卷了,歌曲都大同小异,那么大家打拼的,将是乐队的方方面面,尤其是我们乐队成员的造型。”

    深呼一口重气,继续将挡在眼前的长发撩到一侧,刘劲文这才说道:

    “所以,我就是我们乐队的那个奇葩形象代表,说明我们够酷。”

    “好吧。”听闻刘劲文的这番说辞,王警官也是会心一笑,解释说道:

    “虽然我不是很理解你们乐队圈的这些东西,但是,我对你的造型表示肯定,你的确让我颠覆了认知,最起码,你将自己的年龄隐藏的很好。”

    “谢谢。”知道王警官只是在调侃自己,刘劲文还是表现出了礼貌的一面。

    顾晨看看门口,又将目光投向张颖,问道:“张颖,你们乐队就这几个人吗?还有人吗?”

    “还有一个胖子。”低头看了眼手表,张颖又道:“可能快到了,每次我们聚餐,那个胖子总是最后一个到这里,我们早就习惯了,再等等吧。”

    “行。”见张颖都如此一说,顾晨便也不再纠结,于是跟刘劲文自我介绍说:

    “刘劲文你好,我是顾晨,芙蓉分局的副局长,也是调查胡哲失踪案的负责人。”

    “你是副局长?”听着顾晨如此一说,感觉年龄和自己相差不大的顾晨,竟然还有这种身份?

    刘劲文心里也是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瞬间哼笑一声,摇摇脑袋。

    卢薇薇一脸懵圈,也是赶紧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问题吗?”

    “不。”刘劲文摇摇脑袋,也是自嘲的笑笑:

    “感觉,我们都是同龄人,可你都已经混成了分局副局长,而我却落魄的,成为一个穷画家。”

    “就连自己最爱的金属乐队,也要面临解散,回想起我这些年,我就感觉,人比人,真的要气死人啊。”

    深呼一口重气,刘劲文继续说道:“当你还在颓废的时候,你的同龄人,却以火箭般的速度,前进到一个你遥不可及的位置。”

    “有时候想想吧,感觉自己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没这么夸张吧?”也是听刘劲文竟然如此失落,袁莎莎也是忍不住调侃一句。

    张颖见气氛尴尬,也是赶紧跟众人解释说:“你们别见怪,刘劲文这个人,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他的内心世界,其实非常丰富,对于哲理的认知,也要比普通人高一个层级。”

    “或许是懂的太多,所以,他对所有奇怪的事情,都有自己的感慨。”

    扭头瞥向身旁的刘劲文,张颖也是不由分说道:“有时候吧,总喜欢发神经。”

    “这个家伙,之前还是学校模特队的,还做过街头模特,给一些自媒体公众号,做过模特呢。”

    “反正,在我们看来,他就是个颓废的艺术家。”

    说道这里,张颖也是撩起身旁刘劲文的长发,不由调侃着说:

    “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搞成个大叔模样,但其实他剪短头发,修掉边幅和胡须,人还是挺帅的。”

    ……

    求票票,真诚脸。╰╯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5376/378015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5376/378015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