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畏书库 > 都市青春 > 四合院:霸道的人生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周红的卧薪尝胆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周红的卧薪尝胆

推荐阅读:提剑斩灯花综影视男神太撩人民国千金她在蛮荒忙种田黑土龙魂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只有怪物才能杀死怪物怜娇奴,禁欲权臣夜夜宠混沌天印开局被女土匪看中,我占山为王医妃凶猛,带着残王风风火火抢天下

    “大领导,你说这个仇,我该不该报?()?()”

    周红说完,哽咽的说不出话。

    杨军听了,心里暗叹一声。

    又是一出狗血的剧情。

    这种剧情可以说是烂大街了。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事竟然发生在周建设身上。

    这个周建设平时看着人模狗样的,一副正义凌然的样子,没想到,也是个人渣。

    他这种行为和那种提上裤子六亲不认的人渣没什么区别,甚至连那种人渣都不如。

    你不负责任也就罢了,还纵容自己的老婆迫害周红的母亲,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他杨军虽然也很渣,但是他从来没有亏待过跟着自己的女人,即使不能领回家,最起码也要让她们衣食无忧吧。

    他能理解周红为什么这么恨周建设了。

    试想一下,一个女人被打成残疾,又怀着身孕,是如何挺过来的。

    还有就是,母亲去世之后,周红是如何长大的,又是如何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的。

    不过,同情归同情,杨军并没有滥情。

    处在他这个位置的人,不可能凭借一面之词就相信了。

    要是他这么容易相信别人的话,恐怕早就死几百回了。

    看着周红那殷切的眼神,杨军并没有急着表态,而是问道,

    “这些年,你是如何过来的?()?()”

    周红听了,苦笑道:“我虽然身世不幸,但是好在我那个乞丐的父亲对我还是不错的。()?()”

    “他虽然是个乞丐,但是他一直拿我当亲闺女待,每天靠着捡垃圾把我养大,供我上学,再加上我的努力,这才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_[(.)]???@?@??()?()”

    杨军闻言,微微点头。

    “你……爬到处长这个位置,嗯……是不是凭借自己的本事……”

    见杨军说话吞吞吐吐的,周红苦笑道:“大领导,你是不是想问,我有没有出卖身体什么的?”

    杨军闻言,不说话。

    “是,如你所料。”

    周红知道瞒不住杨军,索性实话实说。

    “我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要是没有贵人的帮助,是无论如何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其实……您见多识广,想必已经知道结果了吧。”

    杨军闻言,叹了一口气。

    不禁为这个女孩凄苦的遭遇表示同情,不过,他也挺佩服这个女孩的,凭借一己之力,竟然爬到这个位置。

    “所以……你之所以这么努力的往上爬,就是想报仇?”杨军问道。

    “是。”

    周红道:“是他把我们母女害成这样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可是……”

    说到这儿,她的脸色莫名出现颓丧的表情。

    “是我想的太简单了,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我才发觉,再用以前的办法肯定行不通了。”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杨军笑眯眯的看着她。

    周建设这种人,不是她一个小小处长能报得了

    仇的,要想再进一步,只能投靠杨军了。

    “是。()?()”

    周红红着脸道:“当着您的面,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只要能报仇,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杨军闻言,点上一根烟。

    吐出口中的浓雾,幽幽道:“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

    “我为什么要帮助你报仇?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目前,我和周建设相处挺好的,他也挺听话的,我没理由帮你啊。”

    周红闻言,苦笑道:“我知道。”

    “我也没想过你一定会帮我的,我今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抱着一丝希望来的,也许万一成了呢。”

    说完,不等杨军开口,她接着道:“其实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会一直等下去。”

    “等……有一天,周建设不听话了,或者您对他厌烦了。”

    杨军闻言,笑道:“也许这一天会很快到来,也许一辈子都没有结果。”

    “我知道,可是我愿意等。”

    周红红着眼睛道:“除了等,我再也想不到还有其他办法了。”

    杨军闻言,思索了一下。

    拍了拍那份资料,道:“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对于这份人情,我不能给你任何回报,我只能告诉你,等吧。”

    “是,大领导,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周红道。

    杨军闻言,笑笑没有说话。

    随后,周红端着酒杯敬酒。

    “大领导,我再敬您一杯。”

    杨军摆摆手道:“够了,再喝就醉了,你自己喝吧。”

    “嗐,醉了就歇下呗,反正这里有睡觉的地方

    ,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杨军闻言,翻了翻白眼。

    “我警告你,少把你以前那一套用在我身上,这一套对我没用。”

    “还有,我和你爸是同事感谢,按关系,你该叫我一声杨叔的。”

    周红一听,立马道:“他不是我爸,我也没有那样的爸。”

    不过,说完,觉得说话有点重了,于是道:“不过,你要是愿意让我叫您一声叔的话,我还是很乐意的。”

    “杨叔。”

    说完,再次举起了杯子。

    杨军见状,摇了摇头,无奈的举起了杯子。

    喝了几杯后,杨军借不胜酒力就回了后院。

    在妮妮的伺候下,他一边品着香茶,一边吩咐红姐。

    “调动所有的关系,查一查这个周红。”

    “是,杨先生。”

    红姐应了一声,然后道:“杨先生,您看今晚要不要在这边过夜?”

    杨军闻言,翻了翻白眼:“怎么……不欢迎我啊?”

    “我哪敢啊。”

    红姐笑道:“我这不是怕您夫人过来查吗?”

    杨军闻言,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

    “做好你的事,不要多管闲事。”

    “是,杨先生。”

    红姐吓的连忙应是。

    “通知厨

    房,再上一桌酒席,今天我还没好好陪妮妮呢。()?()”

    “是,杨先生。?()_[(.)]?10?_?_??()?()”

    ……

    时间来到六月份,天气变得越来越热了。

    杨军在钓鱼台根本待不住。

    虽然有遮阳伞,但是四周都是水,太阳光通过水的折射,再加上水面蒸汽,连一刻钟都待不下去。

    杨军只能把钓鱼的地方重新搬回岸边。

    “哎,这才是钓鱼人的标配嘛。()?()”

    躺在树荫下,杨军感到浑身凉爽,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是啊,要是再配上一口老酒就更美了。()?()”

    杨军闻言,回头一看,只见孙招财这货正啃着烧鸭呢。

    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不仅杨军在钓鱼台待着受罪,他和丁二柱更受罪。

    现在搬回岸边,终于凉快了一些。

    “要不我让你给你送上一坛老酒?”杨军眯着眼睛问道。

    现在他一看到烤鸭就从心底反胃,也不知道这俩货的胃是什么做的,连吃半年都吃不够。

    “嘿嘿,要是能来一坛三十年的女儿红就更好了。”孙招财龇着牙道。

    “我给你一个大脚丫子,要不要?”杨军瞪眼道。

    “嘿嘿,大脚丫子就算了。”

    杨军叹了一口气,看着头顶炙热的太阳,摆摆手道:“通知后厨,准备一点下酒菜,再来坛三十年的女儿红,我陪你们喝一点。”

    “真的?杨叔。”

    孙招财一听,感觉不可思议。

    “要是再问,我就反悔了。”

    “别别别,我这就去。”

    说完,顿时感觉鸭腿不香了,往丁二柱怀里一丢,屁颠屁颠就跑开了。

    等他走后,傻柱嗡声嗡去道:“干爹,能不能多来点水果,我都快热死了。”

    “去吧,去吧。”杨军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那俩货就回来了。

    把旁边的矮桌一收拾,放上一张硕大的油纸。

    然后把一盘卤猪耳朵、一盘花生米、一盘卤牛肉、一盘黄瓜,大酱什么的往上一放。

    然后,几人就屁颠屁颠的吃开了。

    “杨叔,刚才我去后院的时候,婶子说让您少喝点酒。”孙招财道。

    杨军闻言,翻了翻白眼。

    “娘们家家的,爷们喝点酒也多嘴多舌的。”

    孙招财闻言,笑道:“杨叔,你就敢在我们面前说这些,要是婶子来了,您指定不敢。”

    “哼,那是你吧。”杨军翻了翻白眼。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男人天生自带舔狗属性。

    经过这几年的磨合,孙招财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喝醉酒动辄就打老婆孩子的那个孙招财了,现在也变成一条舔狗了。

    整天老婆长老婆短的,叫的那个亲热。

    还时不时的在外面炫耀自己的老婆,瞧我的老婆多漂亮,千里挑一,再瞧瞧你们,能带的出门吗?

    “嘿嘿,我在咱们家那是说一不二的,你以为我跟儍柱一

    样啊?()?()”

    说完,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翻了翻白眼,装作没听见。

    别的都可以吹,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

    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

    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有不积极的。()?()”

    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样啊?”

    说完()?(),

    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

    翻了翻白眼?()??@?@??()?(),

    装作没听见。

    别的都可以吹()?(),

    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

    有不积极的。”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样啊?”

    说完()?(),

    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

    翻了翻白眼()?(),

    装作没听见。

    别的都可以吹?()??@?@??()?(),

    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有不积极的。”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

    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样啊?”()?()

    说完,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翻了翻白眼,装作没听见。

    ?想看天青无尘的《四合院:霸道的人生》吗?请记住[]的域名[(.)]???♂?♂??

    ()?()

    别的都可以吹,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有不积极的。”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样啊?”

    说完,

    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

    翻了翻白眼,

    装作没听见。

    别的都可以吹,

    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有不积极的。”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样啊?”

    说完,孙招财撇了丁二柱一眼。

    丁二柱闻言,翻了翻白眼,装作没听见。

    别的都可以吹,唯独这方面不敢吹牛皮。

    别看他长的像人形坦克的,其实他怕老婆是出了名的,谁不知道他最怕老婆了。

    有时候,孙招娣一个眼神就能把他吓破胆。

    “你们聊你们的,干嘛扯上我啊。”丁二柱嘀咕道。

    “嗐,瞧你说的,聊女人还有不积极的。”孙招财笑道。

    “那是你姐,你尊重一点。”

    “我姐那也是女人啊,有什么不能聊的。”

    看着这俩货又顶牛了,杨军打岔道:“傻柱,我就弄不明白了,你说说你也是个大男人,论块头,论武力值,你都是天花板级别的,怎么就怕招娣了?”

    丁二柱闻言,讪讪不语。

    “说呀,为什么呀。”杨军催促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一看见她,我就打怵。”

    杨军闻言,咂吧咂吧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病。”

    “是病得治啊。”孙招财叫道。

    杨军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你去给他治。”

    “嘿嘿,我不敢,我也怕我姐。”

    “怂货。”

    孙招财两人听了,讪讪不语。

    一个是来自女人的压制,一个是来自血脉的压制,而且这种压制还来自同一个人。

    别看孙招娣整天闷不出声的,没想到还能制得住这世上最愣的两个憨货。

    爷仨坐在那儿吃着卤菜,喝着三十年的陈酿,好不自在。

    杨军手里拿着一根黄瓜条,

    蘸一口大酱,抿一口老酒,那滋味杠杠的。

    正在这时,伊秋水挺着个大肚子过来了。

    “喝一口?”

    杨军端着老酒正准备抿一口呢,见到伊秋水,莫名其妙的停住了。

    “不喝。”

    伊秋水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瞪了孙招财他们两个一眼,然后轻声道:“你过。”

    杨军闻言,放下酒碗,起身过去。

    这一幕被那两货瞧在眼里,以为杨军也是怕老婆的主,所以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

    “什么事?”

    两人来到阴凉处,杨军问道。

    “秋月后天就结婚了,你这个当姐夫的怎么没一点动静啊?”伊秋水白了他一眼。

    “要什么动静?新郎又不是我。”杨军耸耸肩道。

    伊秋水闻言,扬着小粉拳做出一副要打他的模样。

    “胡咧咧啥呢,当姐夫的没个当姐夫的样。”

    杨军叹气道:“该给的都给了,嫁妆也没落下,还想让我怎么样?”

    伊秋水闻言,皱眉道:“还是上次的事,四家汽车厂,一百个加油站……”

    杨军闻言,就感到一阵头疼。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只是小姨子,又不是我闺女,再说了,嫁妆什么的也不该我给啊。”

    杨军很讨厌伊秋月贪心不足的样子。

    给了她一大笔丰厚的嫁妆还不满足,还想再要他四家汽车厂和一百个加油站,简直是痴心妄想。

    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竟敢狮子大开口,哪怕孙招娣和杨成六她们几个干闺女,杨军也没陪嫁那么多的嫁妆。

    四家汽车厂哪个不是过亿的,而且现在汽车行业蓬勃发展,后劲十足,傻子都知道将来的发展前景非常远大。

    再说了那一百家加油站更过分了,不要城市的加油站,还非要告诉路两边的加油站,试想一下,这一百个加油站得多少里路啊,就算全国加油站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吧。

    “可是……她昨天又提出来了。”伊秋水皱着眉道。

    之前,冷落她,以为这事过去了,谁知现在又提了出来。

    “甭管她,想要嫁妆,自己赚去。”

    杨军梗着脖子道:“再说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一个二婚带娃……”

    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一疼。

    伊秋水白了他一眼:“你好歹也是姐夫,这种话怎么能说的出口?”

    “嘿嘿,这里又没别人,我怎么就不能说了,再说了,你也不会告诉她。”

    “哼,谁告诉你我不会告诉她的?”

    “嘿嘿,你不会。”

    伊秋水闻言,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现在她又提出来了,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啊。”

    “不给。”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69535/455360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69535/455360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