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被当枪使

推荐阅读:茵绝遥红楼群芳谱强横废太子流氓神捕三国,在下姓刘,皇家的那个刘残王爆宠嚣张医妃谍战:这剧本给你你要不要?天衍仙途抗战:黄埔签到三年统领百万炮兵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一间茶馆。

    苏牧花费几枚灵石点了一壶上等岩茶。

    随后又叫小二上了一份茶点,一边品茶一边吃着小食,悠哉游哉的模样,丝毫不像是出来打探消息的。

    不过……在茶馆这等地方,就算自己没想知道些什么,都会有人上赶着告诉自己。

    天底下最为八卦的地方,便在此地了。

    不出苏牧所料。

    隔壁桌便谈论着近日两仪都戒严一事。

    桌上共三人,皆身披华服,显然是世家子弟。

    这类人最闲了。

    “哎!二位如何看待两仪都戒严一事啊?咱们都城可是上百年未曾如此过了,上头贴出告示,说是为了防范大荒万族……不过我可不信这般说辞,你们可都有什么小道消息?快快说来听听!”

    “我今日方才闭关出门,没成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倒也是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事儿,竟能让阴阳圣教如此紧张?”

    “嗐……这件事说来也简单,可知那万剑山的苏牧?”

    “这谁人不知啊?当初剑问魔皇阁,杀到一处圣地闭锁山门,这是何等的风采?莫不是这件事与他有关?”

    “速速道来!速速道来!”

    “前些日子,苏牧于开元城遭遇了刺杀!”

    “什么?遭到了刺杀?怎么会?是谁竟敢有这样的胆子?!”

    “是啊,那人莫不是脑子坏了吧,连苏牧这等存在都敢招惹,八成是活腻歪了!”

    “谁说不是呢!现在这伙人的真实身份还没人知晓,但隐隐有人传闻,是咱们阴阳圣教干出来的事。”

    “真的假的啊?!咱们阴阳圣教应该不至于如此愚笨吧?刺杀苏牧对于咱们有什么好处?”

    “就是说啊!”

    “不仅如此……其门下弟子肖浅,几日前也遭遇了这伙黑袍人的刺杀,几近陨落,现在也不知情况如何!诸多那时受他庇佑的百姓曾言……刺杀他者,与咱们阴阳圣教的圣子别无二样!”

    “什么?!难不成这事儿真是咱们阴阳圣教做的?不会吧,如此有什么好处啊,平白无故招惹祸端出来!难怪两仪都戒严了,我等要不今日便赶紧跑吧!”

    “放心吧,苏牧虽杀伐果断,但是非曲直心中有数,不会妄开杀戒,刺杀他的人不是我们,害他弟子的人也与我等无关,咱们只要不往上凑,他也没有这个闲工夫找我等的麻烦。”

    “既如此……我也放心了。”

    “……”

    三人聊了半个时辰。

    苏牧在一旁听着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心中无名怒火升起。

    好一个阴阳圣教啊。

    不想着赶紧找内奸、蛀虫,反而开始防范自己打上山门?简直可笑之极!

    苏牧从茶馆离去。

    傍晚倚着斜阳。

    清风徐徐而来。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吆喝声、谈笑声。

    炊烟袅袅,万家灯火。

    “如此光明正大地暴露身份,那些人恐怕也是想着我能够杀上阴阳圣教,搅个天翻地覆吧?”

    “他们欲要拿我当枪使啊……”

    苏牧叹息一声。

    可心中又咽不下这一口气。

    他奶奶的!

    ——

    阴阳圣教。

    倒悬山。

    四象殿。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道大阵笼罩主殿。

    殿内。

    数十位老者来回踱步,似乎在商讨着什么,脸色焦急。

    “门主,咱们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不若学着魔皇阁,直接封闭山门如何?”

    “呵……好笑!我阴阳圣教屹立于北斗不知多少岁月,如今听闻一位小辈的名字,便要吓到封锁山门了吗?如此行径若是被先祖得知,怕是要死了也要气活了吧!”

    “那你说该如何是好?难道不知魔皇阁如今的惨状吗?是要步入魔皇阁的后尘不成?”

    “我等又没做错什么?难不成坊间传闻是我们阴阳圣教动的手,便当真就是我等干的不成?他苏牧若是没有证据,就是杀上山门也不占理,届时天下群起而攻之,就算他不惧,其背后的万剑山呢?”

    “是啊!针对他苏牧,对我们阴阳圣教有何好处?我想苏牧也不是蠢材,如今北斗危局降至,若不想我等倒戈异域,他可得好生考虑一二!”

    “你这是什么混账话?!倒戈异域,你是要被天下人戳脊梁骨吗!”

    “我不过是这般说一下罢了,何必如此上纲上线?”

    “……”

    大殿内争论不休,语出惊人。

    主位上的掌门,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都给我闭嘴!”

    门主大喝一声。

    他猛拍一下椅把,道道灵力波动翻涌。

    殿内瞬间沉寂一片。

    “以苏牧的性子,势必要打上山门,我等绝不能步入魔皇阁的后尘,保存阴阳圣教的战力是重中之重的一点。”

    “诸位想想法子,如何能够止戈才是。”

    “都别给我放大话,也别给我提苏牧不敢同我等动手,那家伙连魔皇阁阁主都敢杀,还有什么事儿是他做不出来的?”

    门主语气中的急切都快要溢出来了。

    他可不想成为继魔皇阁阁主之后,又一位死在苏牧手上的圣主!

    “掌教,不若……我等以丰厚的资源为代价,让苏牧就此离去?”

    一位太上长老开口。

    他也是想不出什么好法子了,遇上苏牧这等存在,着实让人头疼。

    虽不是大圣、亦非至尊……但处理起来,比他们还要难对付。

    那神鬼莫测的空间之力,便是他们最为忌惮的手段。

    你又杀不死他,等他成长起来,他却可以挥手将自己给灭了,这换谁谁受得了?

    “丰厚的资源?那你说说,我等给予他什么好处,这家伙方才能罢休?”

    门主神情阴翳。

    “不可!万万不可啊!”

    几位主战派的太上长老闻言,当即急匆匆的站出来说道。

    他们阴阳圣教什么时候需要以这种方式讨好他人?

    简直就是耻辱啊!

    致使先祖先辈蒙羞啊!

    “你们几个先闭嘴,苏牧此人暂时得罪不起,非是我阴阳圣教怕了他,只是如今……北斗危局将至,我等得从大局考虑!”

    “此时万不是争勇斗狠之际!”

    门主深深叹息道,为自己找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家伙显然是被吓怕了。

    生怕自己下一刻便步入魔皇阁阁主的后尘。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79898/455370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79898/4553702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