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79章

推荐阅读:至尊狂婿都市医神狂婿青云直上:重返1998父皇偷听我心声杀疯了,我负责吃奶年代:从魔都译制片厂开始结婚你不同意,离职你哭什么隐龙狂少绿茶美人在恋综杀疯了娇娇贵女一红眼,禁欲王爷折了腰你陪男闺蜜,我放手你后悔什么?

    日子一天一天过,毕业班的生活很充实。

    林迁在这段时间里一直有些恍惚,关于伊苏拉的事,他明明记得那么清楚,他跟莫加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真实。他还能时常想起战场上军用舰四处纵横的画面,可他现在,居然在参加高考。

    这份高考卷,他看着也很熟悉,虽然毕业多年,又经历了末日、到“异世界”走了一遭,当年的一些题目仍然印象深刻,他木然地填写做过的卷子,木然地等待考试结果,木然地看着张索向他挥舞着录取通知书:

    “兄弟,咱俩都被录取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来,庆祝一下!哎你怎么不高兴?你放心,哥们进了大学一样罩着你,走啦,喝酒去!”

    “好,喝酒去……”

    分不清了,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还是众人皆醒我独醉。像是张索说:“他家的扎啤口味超正!”莫加也在他的耳边说过:“尝尝看这家酒吧的瓦林卡之泪。”

    两边都是真实,能触摸得到的真实,篆刻在脑子里的真实。

    林迁忽然眼前一阵模糊,抱着头蹲在地上。

    为什么全部都要记得?

    如果只有一个是真的就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乱七八糟的人生?

    一个人的心里,怎么能装下那么多的人和事?

    “林迁,林迁,你怎么了?”

    张索拉起他,却见他泪流满面,登时有些手忙脚乱,“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啊,你是高兴啊还是难过啊,你、你跟我说啊……”

    林迁双眼无神地坐在地上,无声地喝酒,无声地落泪,张索轻轻拍抚着他的背脊。

    “没事。”良久,林迁嘶哑地说,“没事,我只是……醉糊涂了。”

    两个月后,他们进了jlg大学,国内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系。

    林迁像所有大学新生一样,军训、上课、逃课、打篮球、玩游戏,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注意到有点异常的,是跟他同宿舍的张索。

    张索很奇怪,不知道林迁为什么突然对天体物理感兴趣了,只要一有空,林迁就会钻进图书馆,从来不看自己专业方面的书籍,专找一些什么相对论啊,弦理论啊,宇宙发展演变史啊之类的书看。

    每周末,林迁都会去一趟市里的天文台,霸占着天文望远镜一直看一直看,直到有工作人员来驱赶他,他才会眨着酸痛的眼睛,依依不舍地离开。

    终于有一天,张索瞅着他熬红的眼眶,忍不住问他:“兄弟,你到底怎么了?魔怔了还是怎么的?你再看这些东西也上不了外太空啊。”

    林迁揉了揉睛明穴:“你别管我,这是我的课外兴趣不行吗?”

    “有你这么折腾课外兴趣的吗?”张索掂了掂自己的飞直升机模型,“我这个才叫课外兴趣,没事儿的时候玩玩,不拼命,不像你这么痴迷,好歹最后还能看到个成果,你说你盯着河外星系看半天,能看出花儿来么?能看到嫦娥姐姐么?能……”

    “你别管我!”林迁猛地吼道,通红的眼中近乎癫狂。

    宿舍里一阵静默。

    林迁对被吓到的张索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说完他摔门而出,一口气跑到了顶楼。

    城市的灯光太亮,他看不到满天繁星,只是单纯地仰着头,站在黑色的苍穹下,想着某个人,像在看一场梦。

    最绝望的是什么呢?

    是你明知道那是再也回不去的时空,却仍然止不住想念。

    如果不记得就好了,林迁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他什么都不记得的话,不过重新再活一场,就像喝过一碗孟婆汤。

    ——godletus,godletus,遇见

    ——thengodletus,godletus,听见

    ——有条河流在你我之间

    ——它比那季节更长

    ——比天空还远、很清冽

    ——只有时间能穿越……

    莫加所率领的那支舰队出其不意,撕开了撒尼尔的后方的一道口子,伊苏拉的后续部队很快将研究基捣毁,傀儡军团像是一下子断了供应链,前线战场乱成一团。

    为了嘉奖莫加这次的功勋,约萨君王有意让他恢复原职,但被莫加拒绝了。他主动退出形势一片大好的前线战斗,只带着那一小队舰队,日夜不停地在太空中搜寻。

    名义上是搜寻失踪人员,实际上对他而言,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一些流落荒星的士兵陆续被找到,但依然没有林迁的下落。

    有人说,他们曾在银河系附近看到一个巨大的波动层,还有一颗诡异的深红色巨陨星,然而那些星体突然就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留下。

    莫加去问了罗格,罗格说:“没错,那就是第11维交错的现象,如果林迁当时真的出现在那里,很可能、很可能……”

    莫加没有听他说完就走了出去,他不会放弃,那个人,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造物主把他送来,又把他收回去了吗?

    日复一日的搜寻,还是没有林迁的踪影。

    战争结束了。

    终于,他不得不承认,他把自己最重要的人,弄丢了。

    南达尔的返璞研究成果愈加显著,所得到的实验数据也越来越精确。在彻底解析了林迁的诺亚序列之后,他被迫得出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结论。

    招来那只螺旋桨通讯器,他打给了莫加。

    “喂?”莫加的声音透着沉郁。

    “我跟你说件事,跟他有关的。”南达尔开门见山。

    “你说。”

    “如果罗格刚发表的第11维交错正确,他可能……不止一次来到过这里。

    “他身上较为异常的基因,是因为我曾为他改造过。在那个过去式的时间轴,研究返璞效应的我,亲手给他改造过,为了让你们两个的基因融合度能够达到99%。

    “莫加,没有天生就与你是一对的人,说到底,不过是你太幸运,有人愿意为了你,完全地改变自己。只是我们谁也没能留住他,他还是和那颗‘初耀’一样,离开了。”

    为了那架直升机模型,张索制作了好多个螺旋桨,林迁拾起最后一个他做了一半的螺旋桨,替他安装好剩余的零件,拧紧螺丝。

    “张索,张索?要吃点什么吗?我给你带回来。”林迁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又给他贴上一块退烧贴。

    张索咳了两声,有气无力:“随便……”

    “行,那我给你买随便去。”

    “哎兄弟,帮我把那份关于多巴胺的实验报告写了成不?我实在不想动了。”

    “行,我拿你做实验,做完了给你写30页的报告。”

    “没问题呀,来吧,我为科学献身!”

    张索作势要掀被子,林迁一巴掌拍他肚子上:“睡你的吧!”

    林迁披上羽绒外套,出去给张索买吃的。外面飘着雪,北风吹在人脸上微微发疼。嘎吱嘎吱地踩在雪地上,林迁忽然想起那年自己干过的事。

    那时候他很喜欢张索,趁着他发烧,就给他来了一针据说有催情效果的多巴胺,还故意脱了上衣逗他玩,结果张索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只好蔫蔫地去给他买饭。

    嘎吱嘎吱,这声音像是走在老旧的螺旋阶梯上,自己似乎还站在那一点上,往下看,却发现已经兜转了好多圈,再也不是当时的路,再也不是当时的心境。

    跟那时候一样,林迁被张索传染了,又吹了冷风,病得比张索还重。

    可怜张索刚刚康复,又要忙着照顾林迁,又要把那份还没写完的多巴胺实验报告补完。瞪着那份报告,还有那最后一针多巴胺,张索嘿嘿嘿笑得荡漾。

    林迁吃了药,正睡得天昏地暗,张索偷偷摸摸给他来了一剂,接着就趴在床沿观察他的反应。林迁都烧糊涂了,哪里会有什么反应,只是因为高烧,呼出的气都是滚烫的,脸颊烧得绯红。张索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心里一热,一股强烈的冲动吓得他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买了饭菜回来,看着睡得安稳的林迁,那股冲动仍是没有消减下去。

    像是被迷惑了一般,张索凑上去,吻在林迁的唇上,轻轻的啮咬,偷偷地试探。

    林迁“唔”了一声,张索趁机钻进他口中,舌尖舔过他的上颚,感受着那灼热的气息点燃自己内心的小火苗,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他感觉到林迁迟缓的回应,登时一喜,抬头看到他半睁的眼睛,里头水光潋滟,如同无言的邀请。张索颤抖着手指,抚摸他的眼角,刚想张口唤他,就听一句极软的呢喃:

    “莫……加?”

    张索没听清,一脸茫然。

    林迁又说了一声:“莫加,莫加……我回来了?”

    张索猛然直起身,面容有瞬间的扭曲。

    莫加?莫加是谁?咱学院没这号人啊。林迁这是怎么回事?是喜欢人家?暗恋人家?他心里有人了?他心里……没有他吗?

    不知是不是那一针多巴胺的缘故,林迁梦见莫加吻他。

    那场景很朦胧,似乎是在瓦林卡酒吧,他们接吻、纠缠、做|爱,像两个快乐的傻瓜,那时候,他也许是西蒙,也许是林迁。

    醒来时,烧已经退了,林迁看见张索在奋笔疾书,赶着那一份半半拉拉的实验报告。

    屋顶是宿舍的屋顶,世界是地球的世界。

    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他自嘲地笑了笑。

    ——我怀疑了一整夜

    ——你的甘甜还在唇边

    ——在离开后第七百个拂晓

    ——潮起了、蔓延……

    星辰历3726年。

    林迁失踪已有三年,这三年里,伊苏拉和平安宁,莫加、格雷他们这一届的军校研究生都毕业了,莫伦公爵卸下了军职,本想把爵位世袭给莫加,奈何莫加拒绝接受,他只好自己留着这个虚名。

    莫加保留中将军衔,有权直接参与军部高层议事,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莫氏不想再在军政中牵扯过深,所以莫加很少发表军事意见。要说这几年他特别关注的,倒是星体物理学的研究,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去一趟罗格所在的研究所,有时候还会自动请缨,帮助研究所去太空搜集星体资料。

    罗格自从开启了第11维交错的研究领域之后,开始专攻两个膜世界的信息交换。他相信,既然“初耀”可以出现在这里,林迁可以消失于太空,那么他们一定能找到某种手段,来打通两个膜世界之间的隔阂。

    这一日,罗格又一次急急火火地把莫加找来,跟他说:“这次的模拟环境更加精准了,上次我们不是带回了那个膜世界的物质了吗?现在可以做初级定位。”

    “你能定位到林迁?”

    “呃……不一定,但是林迁身上带有我们这个时空的磁场,运气好的话,也许是可以找到他的。毕竟古地球也就那么点大,筛选工作不算太复杂。”

    “好,那就试试吧。”不能怪他反应冷淡,失败的次数太多,莫加对于这些实验的结果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他只是惯性地期待奇迹的发生。

    ……

    实验依旧失败了,没有人被带回来,模拟舱中只有一个黑匣子。

    众人小心翼翼地取出黑匣子,生怕里面突然飞出个什么异世界生物。最后什么也没发生,那只是个普通的飞行器记录仪,还是他们这世界制造的。

    对于这种东西,莫加很熟悉,他轻而易举地取出了存储于里面的信息,在看到画面的一瞬间,他全身僵住了。

    那是林迁留给他的最后的画面,他曾经看到过一个版本,但这个版本更加鲜活,更加真实,他甚至可以看清林迁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莫加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他,手指穿过了虚空的影像。

    影像播放完毕,实验室里一片寂静。看着莫加中将空茫而痛苦的神色,很多人目露不忍。罗格什么也不敢说,恭恭敬敬地把这个战利品送给莫加。

    那天夜里,莫加也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分别,他梦见自己和林迁跳的第一支舞。那时候,林迁坚持要跳男步,他只好跳女步,一、二、三,一、二、三……

    梦里,林迁在他的耳边轻声说:“我爱你,莫加。”

    地球正常公转着,这六年对于林迁来说,平淡如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像脑子里的东西太多,没什么能再引起他的注意。

    研究生舞会前夕,张索现是提议他们各租一个舞伴,林迁摇了摇头,张索又说:“要不咱们俩凑合着跳吧。”

    林迁还是摇头:“我不会。”他只记得伊苏拉的舞步了。

    “我教你啊,我跳舞很好的。”张索兴致勃勃。

    “你会跳舞?”林迁疑惑了,那时候张索不是跟他说他不会的吗,还缠着要他先学会了再教给他,怎么,他骗他?

    “我会啊,来来来,我教你吧。”

    “不用了。”林迁婉言谢绝,“没有合适的舞伴,我不想跳。”

    张索定定地看着他:“合适的舞伴?”

    “嗯,他来不了。”

    最后张索还是花钱租了个舞伴,林迁吃了点东西,走到会场外,在无人的角落静静待了会儿,一个人踏起了空舞步。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疯了,为了一个虚妄的想象,疯了。

    ——godletus,godletus……

    ——流失了结局,游不出情节

    ——时间漫长记忆也遥远

    ——缘分多深多浅、何年何月

    ——沧海已浸透河崖边的桑田

    皇室为弗里嘉皇子举办了生日舞会,莫加没有出席,四岁的莫耀被公爵夫人带了去,大家欢声笑语时,莫加却在看着那两段影像。

    他看了太多遍,可以看出明显的不同之处。

    林迁说的话是一样的,但他的精神状态大不相同。第一段影像中,他的瞳孔有些发散,意识似乎不甚清楚,他猜测,可能那次他在逃离的时候,被注射了莫妮卡所交代的“神经阻断药剂”,而这一次却没有。

    罗格的实验再次失败了,他把这项实验戏称为“拽人”实验,这次他什么也没拽过来,为了缓和气氛,他故作轻松地一摊手:“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

    话语卡在了这里。

    因为他看见莫加蹲在了地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他说:“罗格,不要再叫我过来观看你的失败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罗格给吓得差点厥过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这名曾获得许多荣耀的莫氏中将,这个出奇冷硬的全民偶像,在他的面前,崩溃了。

    这次林迁犹豫再三,还是捐了精,不为筹钱,只是想要留下一点希望。他还强迫张索也去捐精,张索问为什么,他回答:“因为你的精子可以救活一个人的命。”

    张索给搞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照做了。

    末日的降临仍是突如其来。

    林迁神色淡淡地看着那颗深红色的巨陨星,像是早就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那一刻,张索正在对他说:“林迁,我喜……”

    一切都结束了。

    最后的时光,林迁明白了很多事。

    他明白了,他和张索终究要错过的。

    夙愿之所以一直无法达成,不怪天时地利,只是没有遇上对的人。

    世界一片飞沙走石,到处都在坍塌。

    林迁蓦地站起来,冲向外面的废墟中。

    各种各样的粉末从天空降落,像在下雪,又像是无数星辰的陨落。

    ——五月天飞雪荼縻花也凋谢

    ——我们没有誓言

    ——没有告别没有相约再见

    ——风能不能怀念

    ——你会不会出现

    ——当我开始浅浅吟唱

    ——你是否会在来的路上

    莫加的日记写到了最后一页。

    他用最朴实的纸质材料和硬笔,把他们相识相遇的每一天记录了下来,从林迁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

    喂,你醒了吗?

    醒了,但是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你。

    莫加用硬邦邦的语言描绘着那一天的夕阳,林迁用一个淘晶板车把他拖回家,帮他逃避追杀,那个人,明明胆小怕事,却招惹了满身的麻烦。

    后来他被他强行带到布兰德去上军校,承受他苛刻的训练。林迁这个人一直都很被动,典型的推一步往前走一步,不过,他们还是相爱了,举行婚礼,共同战斗……

    再后来,小龙孵化,小耀诞生。

    那些激烈的战争场面都淡如烟尘,他记的最清楚的,都是他的模样。

    一直到,那段影像的最后一个画面。

    莫加放下了笔。

    林迁,我记性很好,我能记得我们以前的每件事,我可以分毫不差地把它们记录下来。

    但我的想象力很差,我无法想象出我们以后的生活。

    这不是战术预测,“军临”的能力一点用也没有,所以,你回来吧,我在等你。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输了。

    巨陨星的出现,给地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对于林迁却是一场救赎。

    莫加抬头看向一无所有的星空。

    一场风吹起来,日记哗啦啦地翻过。

    从开始,到结局。

    ——风能不能怀念

    ——你会不会出现

    ——当我开始浅浅吟唱

    ——我知道你在来的路上

    注:以上歌词选段来自《比天空还远的季节》。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尾声:终有一天,我会扬着朝圣的长旗,前去找他。

    献菊感谢()——

    6258529的地雷

    闲言碎语:

    再说一遍端午快乐。

    其实到这里就能写上“完结”俩字了,这菊花般开放的结局,很符合我的文艺范有没有?【滚远点!

    但是我有预感,可能会有人要喂我吃热翔馅的粽子,所以还是再写一章吧。

    说好的he,哎……

    日子一天一天过,毕业班的生活很充实。

    林迁在这段时间里一直有些恍惚,关于伊苏拉的事,他明明记得那么清楚,他跟莫加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真实。他还能时常想起战场上军用舰四处纵横的画面,可他现在,居然在参加高考。

    这份高考卷,他看着也很熟悉,虽然毕业多年,又经历了末日、到“异世界”走了一遭,当年的一些题目仍然印象深刻,他木然地填写做过的卷子,木然地等待考试结果,木然地看着张索向他挥舞着录取通知书:

    “兄弟,咱俩都被录取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来,庆祝一下!哎你怎么不高兴?你放心,哥们进了大学一样罩着你,走啦,喝酒去!”

    “好,喝酒去……”

    分不清了,是众人皆醉我独醒还是众人皆醒我独醉。像是张索说:“他家的扎啤口味超正!”莫加也在他的耳边说过:“尝尝看这家酒吧的瓦林卡之泪。”

    两边都是真实,能触摸得到的真实,篆刻在脑子里的真实。

    林迁忽然眼前一阵模糊,抱着头蹲在地上。

    为什么全部都要记得?

    如果只有一个是真的就好了,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乱七八糟的人生?

    一个人的心里,怎么能装下那么多的人和事?

    “林迁,林迁,你怎么了?”

    张索拉起他,却见他泪流满面,登时有些手忙脚乱,“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啊,你是高兴啊还是难过啊,你、你跟我说啊……”

    林迁双眼无神地坐在地上,无声地喝酒,无声地落泪,张索轻轻拍抚着他的背脊。

    “没事。”良久,林迁嘶哑地说,“没事,我只是……醉糊涂了。”

    两个月后,他们进了jlg大学,国内首屈一指的基因工程系。

    林迁像所有大学新生一样,军训、上课、逃课、打篮球、玩游戏,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注意到有点异常的,是跟他同宿舍的张索。

    张索很奇怪,不知道林迁为什么突然对天体物理感兴趣了,只要一有空,林迁就会钻进图书馆,从来不看自己专业方面的书籍,专找一些什么相对论啊,弦理论啊,宇宙发展演变史啊之类的书看。

    每周末,林迁都会去一趟市里的天文台,霸占着天文望远镜一直看一直看,直到有工作人员来驱赶他,他才会眨着酸痛的眼睛,依依不舍地离开。

    终于有一天,张索瞅着他熬红的眼眶,忍不住问他:“兄弟,你到底怎么了?魔怔了还是怎么的?你再看这些东西也上不了外太空啊。”

    林迁揉了揉睛明穴:“你别管我,这是我的课外兴趣不行吗?”

    “有你这么折腾课外兴趣的吗?”张索掂了掂自己的飞直升机模型,“我这个才叫课外兴趣,没事儿的时候玩玩,不拼命,不像你这么痴迷,好歹最后还能看到个成果,你说你盯着河外星系看半天,能看出花儿来么?能看到嫦娥姐姐么?能……”

    “你别管我!”林迁猛地吼道,通红的眼中近乎癫狂。

    宿舍里一阵静默。

    林迁对被吓到的张索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说完他摔门而出,一口气跑到了顶楼。

    城市的灯光太亮,他看不到满天繁星,只是单纯地仰着头,站在黑色的苍穹下,想着某个人,像在看一场梦。

    最绝望的是什么呢?

    是你明知道那是再也回不去的时空,却仍然止不住想念。

    如果不记得就好了,林迁不止一次地想,如果他什么都不记得的话,不过重新再活一场,就像喝过一碗孟婆汤。

    ——godletus,godletus,遇见

    ——thengodletus,godletus,听见

    ——有条河流在你我之间

    ——它比那季节更长

    ——比天空还远、很清冽

    ——只有时间能穿越……

    莫加所率领的那支舰队出其不意,撕开了撒尼尔的后方的一道口子,伊苏拉的后续部队很快将研究基捣毁,傀儡军团像是一下子断了供应链,前线战场乱成一团。

    为了嘉奖莫加这次的功勋,约萨君王有意让他恢复原职,但被莫加拒绝了。他主动退出形势一片大好的前线战斗,只带着那一小队舰队,日夜不停地在太空中搜寻。

    名义上是搜寻失踪人员,实际上对他而言,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一些流落荒星的士兵陆续被找到,但依然没有林迁的下落。

    有人说,他们曾在银河系附近看到一个巨大的波动层,还有一颗诡异的深红色巨陨星,然而那些星体突然就消失了,消失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留下。

    莫加去问了罗格,罗格说:“没错,那就是第11维交错的现象,如果林迁当时真的出现在那里,很可能、很可能……”

    莫加没有听他说完就走了出去,他不会放弃,那个人,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造物主把他送来,又把他收回去了吗?

    日复一日的搜寻,还是没有林迁的踪影。

    战争结束了。

    终于,他不得不承认,他把自己最重要的人,弄丢了。

    南达尔的返璞研究成果愈加显著,所得到的实验数据也越来越精确。在彻底解析了林迁的诺亚序列之后,他被迫得出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结论。

    招来那只螺旋桨通讯器,他打给了莫加。

    “喂?”莫加的声音透着沉郁。

    “我跟你说件事,跟他有关的。”南达尔开门见山。

    “你说。”

    “如果罗格刚发表的第11维交错正确,他可能……不止一次来到过这里。

    “他身上较为异常的基因,是因为我曾为他改造过。在那个过去式的时间轴,研究返璞效应的我,亲手给他改造过,为了让你们两个的基因融合度能够达到99%。

    “莫加,没有天生就与你是一对的人,说到底,不过是你太幸运,有人愿意为了你,完全地改变自己。只是我们谁也没能留住他,他还是和那颗‘初耀’一样,离开了。”

    为了那架直升机模型,张索制作了好多个螺旋桨,林迁拾起最后一个他做了一半的螺旋桨,替他安装好剩余的零件,拧紧螺丝。

    “张索,张索?要吃点什么吗?我给你带回来。”林迁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又给他贴上一块退烧贴。

    张索咳了两声,有气无力:“随便……”

    “行,那我给你买随便去。”

    “哎兄弟,帮我把那份关于多巴胺的实验报告写了成不?我实在不想动了。”

    “行,我拿你做实验,做完了给你写30页的报告。”

    “没问题呀,来吧,我为科学献身!”

    张索作势要掀被子,林迁一巴掌拍他肚子上:“睡你的吧!”

    林迁披上羽绒外套,出去给张索买吃的。外面飘着雪,北风吹在人脸上微微发疼。嘎吱嘎吱地踩在雪地上,林迁忽然想起那年自己干过的事。

    那时候他很喜欢张索,趁着他发烧,就给他来了一针据说有催情效果的多巴胺,还故意脱了上衣逗他玩,结果张索一点反应也没有,他只好蔫蔫地去给他买饭。

    嘎吱嘎吱,这声音像是走在老旧的螺旋阶梯上,自己似乎还站在那一点上,往下看,却发现已经兜转了好多圈,再也不是当时的路,再也不是当时的心境。

    跟那时候一样,林迁被张索传染了,又吹了冷风,病得比张索还重。

    可怜张索刚刚康复,又要忙着照顾林迁,又要把那份还没写完的多巴胺实验报告补完。瞪着那份报告,还有那最后一针多巴胺,张索嘿嘿嘿笑得荡漾。

    林迁吃了药,正睡得天昏地暗,张索偷偷摸摸给他来了一剂,接着就趴在床沿观察他的反应。林迁都烧糊涂了,哪里会有什么反应,只是因为高烧,呼出的气都是滚烫的,脸颊烧得绯红。张索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心里一热,一股强烈的冲动吓得他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他买了饭菜回来,看着睡得安稳的林迁,那股冲动仍是没有消减下去。

    像是被迷惑了一般,张索凑上去,吻在林迁的唇上,轻轻的啮咬,偷偷地试探。

    林迁“唔”了一声,张索趁机钻进他口中,舌尖舔过他的上颚,感受着那灼热的气息点燃自己内心的小火苗,越烧越旺,越烧越旺。

    他感觉到林迁迟缓的回应,登时一喜,抬头看到他半睁的眼睛,里头水光潋滟,如同无言的邀请。张索颤抖着手指,抚摸他的眼角,刚想张口唤他,就听一句极软的呢喃:

    “莫……加?”

    张索没听清,一脸茫然。

    林迁又说了一声:“莫加,莫加……我回来了?”

    张索猛然直起身,面容有瞬间的扭曲。

    莫加?莫加是谁?咱学院没这号人啊。林迁这是怎么回事?是喜欢人家?暗恋人家?他心里有人了?他心里……没有他吗?

    不知是不是那一针多巴胺的缘故,林迁梦见莫加吻他。

    那场景很朦胧,似乎是在瓦林卡酒吧,他们接吻、纠缠、做|爱,像两个快乐的傻瓜,那时候,他也许是西蒙,也许是林迁。

    醒来时,烧已经退了,林迁看见张索在奋笔疾书,赶着那一份半半拉拉的实验报告。

    屋顶是宿舍的屋顶,世界是地球的世界。

    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他自嘲地笑了笑。

    ——我怀疑了一整夜

    ——你的甘甜还在唇边

    ——在离开后第七百个拂晓

    ——潮起了、蔓延……

    星辰历3726年。

    林迁失踪已有三年,这三年里,伊苏拉和平安宁,莫加、格雷他们这一届的军校研究生都毕业了,莫伦公爵卸下了军职,本想把爵位世袭给莫加,奈何莫加拒绝接受,他只好自己留着这个虚名。

    莫加保留中将军衔,有权直接参与军部高层议事,只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莫氏不想再在军政中牵扯过深,所以莫加很少发表军事意见。要说这几年他特别关注的,倒是星体物理学的研究,每隔一段时间他都要去一趟罗格所在的研究所,有时候还会自动请缨,帮助研究所去太空搜集星体资料。

    罗格自从开启了第11维交错的研究领域之后,开始专攻两个膜世界的信息交换。他相信,既然“初耀”可以出现在这里,林迁可以消失于太空,那么他们一定能找到某种手段,来打通两个膜世界之间的隔阂。

    这一日,罗格又一次急急火火地把莫加找来,跟他说:“这次的模拟环境更加精准了,上次我们不是带回了那个膜世界的物质了吗?现在可以做初级定位。”

    “你能定位到林迁?”

    “呃……不一定,但是林迁身上带有我们这个时空的磁场,运气好的话,也许是可以找到他的。毕竟古地球也就那么点大,筛选工作不算太复杂。”

    “好,那就试试吧。”不能怪他反应冷淡,失败的次数太多,莫加对于这些实验的结果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他只是惯性地期待奇迹的发生。

    ……

    实验依旧失败了,没有人被带回来,模拟舱中只有一个黑匣子。

    众人小心翼翼地取出黑匣子,生怕里面突然飞出个什么异世界生物。最后什么也没发生,那只是个普通的飞行器记录仪,还是他们这世界制造的。

    对于这种东西,莫加很熟悉,他轻而易举地取出了存储于里面的信息,在看到画面的一瞬间,他全身僵住了。

    那是林迁留给他的最后的画面,他曾经看到过一个版本,但这个版本更加鲜活,更加真实,他甚至可以看清林迁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莫加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他,手指穿过了虚空的影像。

    影像播放完毕,实验室里一片寂静。看着莫加中将空茫而痛苦的神色,很多人目露不忍。罗格什么也不敢说,恭恭敬敬地把这个战利品送给莫加。

    那天夜里,莫加也做了一个梦。

    梦里没有分别,他梦见自己和林迁跳的第一支舞。那时候,林迁坚持要跳男步,他只好跳女步,一、二、三,一、二、三……

    梦里,林迁在他的耳边轻声说:“我爱你,莫加。”

    地球正常公转着,这六年对于林迁来说,平淡如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像脑子里的东西太多,没什么能再引起他的注意。

    研究生舞会前夕,张索现是提议他们各租一个舞伴,林迁摇了摇头,张索又说:“要不咱们俩凑合着跳吧。”

    林迁还是摇头:“我不会。”他只记得伊苏拉的舞步了。

    “我教你啊,我跳舞很好的。”张索兴致勃勃。

    “你会跳舞?”林迁疑惑了,那时候张索不是跟他说他不会的吗,还缠着要他先学会了再教给他,怎么,他骗他?

    “我会啊,来来来,我教你吧。”

    “不用了。”林迁婉言谢绝,“没有合适的舞伴,我不想跳。”

    张索定定地看着他:“合适的舞伴?”

    “嗯,他来不了。”

    最后张索还是花钱租了个舞伴,林迁吃了点东西,走到会场外,在无人的角落静静待了会儿,一个人踏起了空舞步。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疯了,为了一个虚妄的想象,疯了。

    ——godletus,godletus……

    ——流失了结局,游不出情节

    ——时间漫长记忆也遥远

    ——缘分多深多浅、何年何月

    ——沧海已浸透河崖边的桑田

    皇室为弗里嘉皇子举办了生日舞会,莫加没有出席,四岁的莫耀被公爵夫人带了去,大家欢声笑语时,莫加却在看着那两段影像。

    他看了太多遍,可以看出明显的不同之处。

    林迁说的话是一样的,但他的精神状态大不相同。第一段影像中,他的瞳孔有些发散,意识似乎不甚清楚,他猜测,可能那次他在逃离的时候,被注射了莫妮卡所交代的“神经阻断药剂”,而这一次却没有。

    罗格的实验再次失败了,他把这项实验戏称为“拽人”实验,这次他什么也没拽过来,为了缓和气氛,他故作轻松地一摊手:“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

    话语卡在了这里。

    因为他看见莫加蹲在了地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他说:“罗格,不要再叫我过来观看你的失败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罗格给吓得差点厥过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这名曾获得许多荣耀的莫氏中将,这个出奇冷硬的全民偶像,在他的面前,崩溃了。

    这次林迁犹豫再三,还是捐了精,不为筹钱,只是想要留下一点希望。他还强迫张索也去捐精,张索问为什么,他回答:“因为你的精子可以救活一个人的命。”

    张索给搞得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照做了。

    末日的降临仍是突如其来。

    林迁神色淡淡地看着那颗深红色的巨陨星,像是早就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那一刻,张索正在对他说:“林迁,我喜……”

    一切都结束了。

    最后的时光,林迁明白了很多事。

    他明白了,他和张索终究要错过的。

    夙愿之所以一直无法达成,不怪天时地利,只是没有遇上对的人。

    世界一片飞沙走石,到处都在坍塌。

    林迁蓦地站起来,冲向外面的废墟中。

    各种各样的粉末从天空降落,像在下雪,又像是无数星辰的陨落。

    ——五月天飞雪荼縻花也凋谢

    ——我们没有誓言

    ——没有告别没有相约再见

    ——风能不能怀念

    ——你会不会出现

    ——当我开始浅浅吟唱

    ——你是否会在来的路上

    莫加的日记写到了最后一页。

    他用最朴实的纸质材料和硬笔,把他们相识相遇的每一天记录了下来,从林迁跟他说的第一句话开始。

    喂,你醒了吗?

    醒了,但是为什么,我没有看见你。

    莫加用硬邦邦的语言描绘着那一天的夕阳,林迁用一个淘晶板车把他拖回家,帮他逃避追杀,那个人,明明胆小怕事,却招惹了满身的麻烦。

    后来他被他强行带到布兰德去上军校,承受他苛刻的训练。林迁这个人一直都很被动,典型的推一步往前走一步,不过,他们还是相爱了,举行婚礼,共同战斗……

    再后来,小龙孵化,小耀诞生。

    那些激烈的战争场面都淡如烟尘,他记的最清楚的,都是他的模样。

    一直到,那段影像的最后一个画面。

    莫加放下了笔。

    林迁,我记性很好,我能记得我们以前的每件事,我可以分毫不差地把它们记录下来。

    但我的想象力很差,我无法想象出我们以后的生活。

    这不是战术预测,“军临”的能力一点用也没有,所以,你回来吧,我在等你。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输了。

    巨陨星的出现,给地球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但对于林迁却是一场救赎。

    莫加抬头看向一无所有的星空。

    一场风吹起来,日记哗啦啦地翻过。

    从开始,到结局。

    ——风能不能怀念

    ——你会不会出现

    ——当我开始浅浅吟唱

    ——我知道你在来的路上

    注:以上歌词选段来自《比天空还远的季节》。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尾声:终有一天,我会扬着朝圣的长旗,前去找他。

    献菊感谢()——

    6258529的地雷

    闲言碎语:

    再说一遍端午快乐。

    其实到这里就能写上“完结”俩字了,这菊花般开放的结局,很符合我的文艺范有没有?【滚远点!

    但是我有预感,可能会有人要喂我吃热翔馅的粽子,所以还是再写一章吧。

    说好的he,哎……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89665/373019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89665/373019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