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尾声

推荐阅读:征战无限历史唯一真魔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玄幻:开局圣子,我能融合万物绝天剑帝盗墓实录,从被卖开始华娱璀璨时代我是演技派农村女婿资助贫困学霸,让我身家百亿

    {)}

    林迁隔着透明舱门,看着一群惊惶失措和一个呆若木鸡的人。。

    惊慌失措的是参与这个项目的其他研究员,这是他们第二次从第11维交错点置换来生物,第一次置换来的是一只蚊子。刚开始他们不明所以,把它放出来观察,后来发现这种生物居然吸食人血,吓得他们魂都要飞了,那个被吸血的研究员还胆颤心惊做了全身检查,就怕沾染上什么疫病,好看的:。

    不过经过鉴定,那是一只吸了林迁的血的蚊子,对此罗格非常兴奋,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这次大家看到舱里面那个东西会动、似乎体积还比较庞大的时候,首先忙着做好防卫措施,准备一旦发现这生物有攻击性就立刻释放毒气。

    罗格是距离实验舱最近的研究负责人,所以他是最先看出那个人是谁的。那一刻,他差点就泪洒当场了。

    “林迁?”罗格哆哆嗦嗦,“你是林迁吧?你你你知道我是谁不?”

    林迁眨了眨眼,听到罗格的问话,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是……自以为能够拯救世界,所以在宿舍里只穿内裤的……罗格?”

    “哥们啊!”罗格打开舱门,猛扑上去。

    “……我回来了?”

    “是的!你回来了!”罗格抱着林迁的脸就是一通狂亲,“你回来就意味着,老子终于可以拿到伊苏拉最高科学奖了!一千万米拉的奖金啊!木啊!木啊!哥们我爱你!”

    “我回来了……”林迁尚未回神。

    罗格猛拍他后背:“是的,你回来了,我成功了,总算能给莫加中将一个交待了啊!”

    林迁四下张望:“莫加呢?”他想见他,立刻就想见到他!

    罗格摸摸鼻子:“唔,莫加中将他没来,不过李铭则中校就在实验室外面,我通知过中将之后,他就派中校过来了。”

    林迁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为什么不亲自来?是不方便么?还是已经忘了我呢?太多问题,但他说出口只剩一句:“他这六年……过得好么?”

    罗格看他沮丧,知道他多想了,连忙道:“他很好,哦不,很不好。你不知道,前面好几十次我都以为能把你拽回来,然后通知他后他立刻就赶过来了,可是最后都失败了,他……莫加中将他,居然崩溃了,我、我都吓傻了好吗。哎等等,六年?不是三年吗?”

    林迁愣了愣:“啊,是嘛。我那里已经过了地球的六次公转周期,这里的纪年方式跟地球差不多,大概是因为时空交错,有点时差吧。”

    罗格刷刷地记录下来这些讯息,为论文做准备:“哎,总之回来就好,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莫加中将!”

    林迁拦住他:“别,既然他不来,那我就给他一个惊喜吧。”

    林迁打开实验室的门,就看到李铭则站在外头。他比以前清瘦了一些,显得眼睛更亮。两人打了个照面,仿佛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脸上绽出喜悦的笑容。

    李铭则待他走近,打开市民环,点开那个双狮炽六星标记,开始一字一字地照着念:“fa106902,林迁,星辰历3700年出生,星辰历3723年于内战纳齐战场奋力抗敌,后下落不明,记一等功,追封中校衔……”

    然后,他抬头笑着看他:“星辰历3726年,林迁中校载誉而回,我谨代表莫加中将麾下十三师四团,欢迎团长归来。。”

    林迁哭笑不得:“这几个意思?”

    旁边的实验室走出一个人:“意思是,你从一名烈士,变成了团长。”

    “南达尔?你怎么也在这儿?”

    “还不是给你那个老同学拖来的。”南达尔朝着罗格那边扬了扬下巴,“说是让我给分析一种吸血昆虫体内的血液基因。”

    “我早说你可以走了啊,其他书友正在看:。”罗格抱怨道,“自己有那么大个实验室,赖我这儿干嘛。”

    南达尔笑笑不说话,他绝对不会承认,他是给那个新域的变态孔尼勒烦得不敢出门。

    林迁无奈了,好吧,所有人都在,就莫加不在。那他也不急着去见他了,何必拿自己热脸去贴人冷屁股呢。

    于是就在莫加不知道的情况下,好不容易回来的林迁和李铭则、罗格、南达尔三人一起,开了个小小的庆功会。

    几杯酒下肚,罗格提议:“我们来玩个拼图游戏吧。”

    “拼图游戏?”

    “对啊,我们试试看把林迁的经历完整地拼起来怎么样?一人拼一部分,看看能拼成什么样?说实话,我至今没有想明白他这人是怎么回事。”

    林迁干笑:“不用了吧,我自己都搞不清楚。”

    南达尔对此很感兴趣:“不过是个游戏,我们说着玩玩而已。”

    李铭则不置可否,罗格兴头上来了:“那我先来。”

    罗格拼上第一块:所谓的古地球末日,其实是第11维交错造成的毁灭性打击,两个膜世界的交错,使得伊苏拉的空间挤压向了银河系。

    南达尔拼上第二块:林迁,你的精子保存下来,缓解了西蒙的杜维尔衰竭症,但可能有些副作用,比如,带来了部分林迁的记忆和人格。

    李铭则想了想,拼上了第三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那时候你与莫加中将的基因融合度还很低,你们配对的可能性很小,但你应该还是加入了军校。

    南达尔:大概之后你们两人产生了感情,我出于好心或者迫于无奈,利用返璞研究改造了你的基因,使之与莫氏匹配度达到了99%。

    李铭则:我在莫加中将那里看到过两段影像,比较两段影像的不同之处,我猜测,你至少有过两次通过第11维交错从伊苏拉回到古地球的经历。第一次,你在纳齐区被俘,在疯女莫妮卡的实验中被覆盖了大脑的记忆皮层。你逃跑,在关于伊苏拉的记忆完全被抹杀前留下了那段影像。

    罗格接道:你回到那个膜世界的地球,恢复成了原本的“林迁”。之后是你人生的重复,你捐精,遭遇末日,依靠精子在伊苏拉重生。

    南达尔插了一句:莫加一直说你有战术预测的天赋,我想可能是因为后来的你和莫氏的悯序列匹配过,所以有一些战术预测能力也是可能的。

    李铭则:然后是第二次经历时空交错,但出于某些原因,也许你产生了抗体,总之你这次没有被覆盖记忆,再次回到平行时空的地球后……

    林迁觉得没有再拼下去的必要了,自己做了总结:“我带着在这里的记忆又重新在地球活了六年,直到罗格把我拉回现在的时间轴。呵呵,真是个具有科幻色彩的故事。”

    罗格同情地拍拍他:“姑且就当做是造物主对于你这个银河系末裔的馈赠吧。。”

    李铭则摇头:“好复杂,这里面有太多推测,我们这样也只能算是拼凑一个故事出来,真实情况如何,也许没人会知道了。”

    林迁豁达地叹了一声:“按照你们的说法,我像是经历了几辈子的事情,其实对我来说怎样都无所谓,能回来就好,还能记得这里就好。”

    几人此时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沉默良久,南达尔忽然道:“你带着这里的记忆在重复的人生里过了这些年,你……绝望过吗?”

    林迁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能相信,这世上还有一个人需要我的想念,其他书友正在看:。无论他在哪里、在哪个时空里,我都不会忘记他,终有一天,我会扬着朝圣的长旗,前去找他。”

    李铭则饮尽了杯里的酒,眼中明润,不再说话。

    据说莫加在他失踪之后就搬出了公爵府,在李铭则的指引下,林迁坐着公交车到了莫加的新住处。

    那是个很平凡的居住区,在王都星上不算穷酸也不算富裕的地方,不知怎么的,林迁想起了他最开始的那间房子,在比格纳星球上的那个小公寓。想来想去,竟是那个地方拥有的回忆最单纯也最安稳。

    快到那座楼栋的时候,林迁看见小公园里有个孩子一个人玩着秋千,正想着这孩子荡得真高啊,没大人保护,也不怕摔下来,就看见那孩子荡到最高点的时候,手不小心滑了一下,整个人跌飞出去。

    林迁来不及多想,赶紧往那里奔去,这么小的孩子,这样摔下来还得了。可他毕竟离得远,还没到近前,那孩子就掉了下来。只见他在半空微转身体,非常灵活地调整好姿势,蜷在地上翻滚一圈做缓冲,手掌和脚尖一撑,平安落地。

    林迁瞠目结舌,嚯,这孩子身手真不错啊。

    还没夸完,那孩子扁了扁嘴,抬起手腕瞅了瞅——扭伤了,肿起来一大块。看起来挺疼的,那孩子眼圈都红了,林迁以为他要哭了,谁知他只是气呼呼地坐在那儿,自己嘟起嘴吹着,那小模样,看着特别可怜。

    林迁终究没能止住自己的脚步,走到小男孩跟前蹲□:“小宝贝,你还好吗?手腕疼不疼啊?”

    小男孩把手背到身后,倔强道:“没有事,我一点也不疼。”

    见他这样,林迁起了逗弄的心思:“我看到你的手都肿起来啦,肯定很疼吧?你不用忍着,哭出来也不要紧哦。”

    “哭有什么用,我才不要哭!”小男孩继续逞强。

    “你是小孩子,你只要一哭,就会有人来看你了,要不然谁也不知道你受委屈了。”

    “我不要别人来管我。”小男孩嘟着嘴说,“父亲说了,男子汉不能在人面前哭,能哭的地方只有自己的被窝和……和……”

    “嗯?”

    “和爸爸的怀里。”

    林迁忽然愣住了:“那……你的爸爸呢?”

    “我爸爸他、他还没有回来……”小男孩低头踢着小腿,“他去环游太空了,我在这里等他回来。”

    “要是他不回来了呢?”

    “不会的,爸爸才不会丢下小耀的,要是他迷路了回不来,小耀就开微舰去找他。”

    林迁压下鼻尖的酸涩,摸了摸这孩子的头,把他抱起来:“傻孩子,爸爸回来了,走吧,爸爸带你回家。”

    小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小脑袋呆愣愣地搁在林迁的胸口,听到那熟悉的心跳声,忽然瞪大了眼睛,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林迁一下下拍抚着他的后背,小耀把肿了的手腕伸到林迁面前,可怜兮兮地说:“爸爸吹吹,呜呜呜,好疼……”

    林迁敲门,莫加打开门。

    他笑着站在门口对他说:“莫加,我捡到一个奶娃娃。”

    ——“莫加,我捡到一只白狸猫,。”

    像是时光一瞬间倒流,他们回到最开始。

    那种简单的、满足得不得了的笑容,一如当初。

    好像他怀里抱的,眼里看的,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

    一年后。

    这是个有点凌乱但很温暖的小家。自从林迁回来后,被莫加收起来的全家福重新挂了起来,到处都是生活的气息。

    “小耀!说了多少次了,玩过的玩具不要乱放!回头给我好好收拾!”

    “莫加!你的袜子怎么会在沙发缝里,连清扫机器人都找不到了好嘛!”

    “小龙!你还未成年,怎么能喝酒?你这是要死啊!”

    林迁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又给这群家伙烦得头大,不由得发起了飙。

    莫加用眼神示意谁也不要惹他,然后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走吧,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我们先去看他,其他的回来再说。”

    林迁给小耀穿戴好衣服,临出门前还是踌躇了:“莫加,我不敢见他这一面,为什么他一定要这么做?”

    “没事的。”莫加沉稳的声音给了他安慰,“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只要好好地完成他的心愿就好了。”

    李铭则的杜维尔衰竭症发作了。

    其实借助南达尔的医学研究,昙族的杜维尔衰竭症已经可以得到很完善的治疗,林迁就是一个最成功的例子,南达尔给他做了一系列的预防措施后,表示他有生之年都不用再担心这个定时炸弹了。

    可是李铭则拒绝了治疗。

    今天,从南达尔那里传来消息,李铭则病危了。

    病床上,李铭则消瘦了很多,可是他的眼睛依然明亮。他抚摸着趴在身边的大狗,对林迁说道:“我没什么别的心愿,腊狗子是他捡回来的狗,我没法再照顾它了,就麻烦你们代为关照一下。”

    腊狗子似乎知道主人要离开他了,乖顺地舔了舔他的手心,依依不舍。

    林迁还是忍不住问:“为什么非要选这条路呢?活着不好吗?”

    李铭则笑了笑:“活着很好,真的很好,我没有想过要刻意寻死,不过既然期限到了,也没什么理由继续赖着一条命。”

    “你怎么这么固执。”

    “不是我固执。只是因为在这场生命里,已经没有需要我想念的人了。”李铭则叹了口气,“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而我已经坚持得……筋疲力尽了。”

    日子还是这么一天一天过着。

    这天晚上,阿白死命挠着主卧室的房门,没反应,阿白挠完了阿黑挠,还是没反应。任他们怎么挠,里头的人就是不开门。

    小耀受不了了,揉着眼睛走出自己的小房门,代替父亲和爸爸借了通讯,奶声奶气道:“罗格叔叔你好,我是莫耀。”

    “小耀啊,你父亲和爸爸呢?”

    “他们在打架啊。”

    “打架?”罗格一愣,这两人闹什么矛盾了?

    “是啊,这个时间他们不理人,肯定是脱光光在打架啊,这种时候连我都不能吵他们呢,叔叔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吧,好看的:。”

    “咳咳,是嘛,看来他们很忙啊。”罗格尴尬地咳了两声,“那你就帮叔叔转告他们,最近会有一场来自交错时空的流星雨,很壮观的,你们一家都可以来看看哦。”

    “好的,我会告诉他们的。”

    ……

    “不去。”莫加对什么彗星什么流星雨之类的都很反感,“有什么好看的。”

    “我要去我要去!”小耀撒泼打滚。

    “别胡闹!”莫加皱眉。

    小耀往他爸爸那边缩了缩,冲他父亲扁扁嘴:“那我不跟你们去,我跟皇子叔叔去,皇子叔叔说要来接我的。”

    “去看看吧。”林迁倒是不以为意,“也不知道这次是来自哪个膜世界,不过那些流星看着很像是虔诚的信徒吧,它们来这里,也许是来找寻自己真正的人生呢。”

    莫加看了看他淡然的脸,紧紧拥住他:“好,那就去吧。”

    没有什么距离是遥不可及的,只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我去想念……

    那么无论他在哪里、在哪个时空里,我都不会忘记他。

    终有一天,我会扬着朝圣的长旗,前去找他。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后记:

    《来自星川彼岸》是“光阴似贱”系列的未来篇,其构思来源于科学纪录片《与摩根一起穿越虫洞》,个人觉得里面关于宇宙形成的“膜理论学说”很有意思。

    本文没有什么中心思想,纯粹是汉子想写一部轻松的、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生活调剂品,正如文案所说,是篇狗血的马桶读物。

    唔,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它的主题大概是:

    除了主cp,没人能把“我爱你”或者“我喜欢你”这句话说全!!!【丧心病狂脸

    林迁对张索没有说全,张索对林迁没有说全,梅里欧对李铭则没有说全,格雷和卡莲压根没说过……总之你们谁也别想表白成功呵呵哈嘿!

    咳,不开玩笑了,主题是——跨越时间与空间的坚持。坚持去爱,坚持去等,哪怕再也不能相见,也不让自己放弃。

    可是实在没想到,本书居然撞上了百年不遇(?)的拖延症。每天都有无数的怪物阻止我更新,即使更新了也无法达到我期待的进度,我跟早|泄的预告君一样绝望。

    折腾了大家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能有惊无险地完结,我也很欣慰。

    接下来的计划是一部与《当年离骚》轻微相关的古风文,什么时候开坑还没决定。(我发现自己的古风文和现代文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怎么回事orz)

    虽然生活一直在强|奸我,但我的灵魂不会屈服,等我爽够了就回来。

    江湖再见。

    献菊感谢()——

    雨诗、雨萱2、阿s1n、何妨。的地雷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

本文网址:https://www.wvsk.com/book/89665/373019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wvsk.com/book/89665/373019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